陈海仪:帮四百失足少年走向新生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陈海义法官​​利用母亲的照料帮助悲惨的年轻人重生。”这句话出现在今年两届最高人民法院的工作报告中。报告称赞的法官陈海怡是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少年家庭法庭庭长。…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陈海义法官​​利用母亲的照料帮助悲惨的年轻人重生。”这句话出现在今年两届最高人民法院的工作报告中。报告称赞的法官陈海怡是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少年家庭法庭庭长。她正在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身份审查报告。 “非常荣幸能代表许多帮助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少年司法人员被纳入最高人民法院的工作报告。”陈海怡无法掩饰自己的兴奋和激动。少年审判是刑事审判工作的一个特殊领域。 20多年来,在这个情绪,理性和法律冲突最为激烈的领域,陈海怡充分利用正能量来教育和使青少年犯罪成为可能。她已尝试了5,000多个案例,并帮助400多个失误重返学校。在她的帮助下,一些失误已成功进入大学并结婚。她也被亲切地称为“法官母亲”。陈海怡注意到,今年最高人民法院的工作报告中有很大一部分专门论述“保护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最高人民检察院的报告中讨论了预防和治疗校园性侵犯的问题。 “这充分表明《最高法》和最高人民检察院为保护和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做出了巨大努力。”同时,最高人民法院的工作报告还提到,应加强对无人陪伴儿童的保护。贵州等地法院专门制定文件,保护农村留守儿童的合法权益,使每个孩子都能在法治的阳光下沐浴。加强学校欺负行为的防治,结案4192例。与教育部等合作,完善校园安全事件处理机制,依法惩治涉及“学校骚扰”的犯罪。 “三万多名检察官是中小学法治的副校长,法治教育的实施始于婴儿。”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中的这一句话给陈海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目前是三所学校法治的副校长。她认为,建立法治副校长将有助于促进法治的实施,并促进对年轻人的法治教育。 “目前正在进行的主要工作包括参加校园规章制度的建立,开设校园安全讲座,及时处理校园安全隐患等,并做好智囊团和工作人员的工作。”陈海毅认为,在未来学校法建设中,法治副校长应发挥更好的作用。最大的作用是改进系统设计,明确法治副校长的职责和权利,并进一步融入学校的决策过程中,以保护学生的健康成长。我们的报纸,北京,5月27日,《中国教育报》,2020年5月28日,第3版。

作者: 网站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