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未成年人从事商业活动立规矩

  在今年的全国两次会议上,全国革命委员会提交了“关于加强对未成年人从事商业活动的权益的保护的提案”。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革命委员会中央委员会在提案中提出,建立行业许可标准,并通过对…

  在今年的全国两次会议上,全国革命委员会提交了“关于加强对未成年人从事商业活动的权益的保护的提案”。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革命委员会中央委员会在提案中提出,建立行业许可标准,并通过对劳动者的指导,监督和处罚,形成保护未成年人从事商业活动的综合机制。法定代理人的监护权。近年来,与儿童的生存,成长和发展有关的产业不断升级,从事商业活动的未成年人群体也相应地出现。这是进一步规范商业活动,有效保护未成年人权益起点的真实背景和逻辑。在这方面,应规范从事商业活动的未成年人市场,建立行业准入机制,并改善工作环境。应通过进一步的行政许可来规范,澄清和完善行业经营活动的具体条件,服务标准和程序规则,规范市场主体,公开基本信息,并严格控制资格,以建立健全和适当的准入制度;严格的退出机制。在改善未成年人工作环境的具体实施一级,有必要促进合同的签订,以明确经营者,未成年人和监护人的权利和义务;也可以考虑引入适用于子模型和其他行业的格式合同,以缩小不同工作环境中的差异。具体要求。有必要阐明禁止未成年人从事的行业和工作领域的类型,或者考虑使用排除法明确禁止未成年人从事行业或工作,或者建立预先批准程序,即有关部门将确定具体的次要业务。该活动必须事先获得批准和备案,并且只有在获得批准后才能实施。保护儿童的隐私。从事特定商业活动的未成年人应遵循公共秩序和良好习俗的基本概念,保护儿童的基本权利,例如隐私和健康,并禁止出现影响儿童身心健康的背书。此外,保护未成年人的工作环境。具体而言,未成年人的切身利益可以受到保护,免受诸如工作年龄,工作时间,工作强度和危险程度等多个方面的影响。我国现行法律法规从不同角度阐明了儿童享有生存,发展,保护和参与权等基本权利。为了实现这些基本权利,有几点需要特别注意。首先,未成年人的监护人应征求儿童对他们想要从事的工作的态度,并且不得强迫或掩饰儿童从事商业活动。例如,根据《民法通则》和其他法律,监护人应在孩子能够清楚表达自己的意愿时充分尊重孩子的意愿。对于不能清楚表达自己意愿的儿童,监护人还应遵循“儿童的最大利益”原则,并从儿童的健康成长角度研究从事商业活动的适宜性。第二是认真落实儿童的受教育权,并防止因商业活动而辍学。由于商业活动带来的高收入诱惑,一些监护人会直接或变相缩短子女的上学时间。如果学龄前儿童在没有正当理由的情况下没有被送往义务教育或辍学,则应按照《教育法》,《义务教育法》和其他法律处理父母或监护人。对于尚未接受义务教育的幼儿,还应敦促甚至迫使监护人实施教育机会。第三,要加强对未成年家庭的监督,指导亲子关系的和谐发展。真正要注意监护人在商业活动中是否有侵犯儿童权利的行为,其中应包括儿童的报酬权及其身心健康。此外,对于严重侵犯未成年人权益的侵权行为,应适时引入强制性举报制度和强制性父母教育程序,以增强力度。 从家庭和睦的角度看保护未成年人的权益。 (作者是暨南大学青少年与家庭法研究中心的教授兼博士生导师)《中国教育报》,2020年5月27日,第二版

作者: 网站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