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进基础研究高质量发展

  本报新闻(记者于跃坤张震)“掌握原始基础研究意味着掌握创新发展的主动权。”全国人大代表,中山大学校长罗军认为,原始的基础研究要以国家的战略需要为指导。罗军建议,首先要增强国家需…

  本报新闻(记者于跃坤张震)“掌握原始基础研究意味着掌握创新发展的主动权。”全国人大代表,中山大学校长罗军认为,原始的基础研究要以国家的战略需要为指导。罗军建议,首先要增强国家需求的牵引力。为了促进基础研究的高质量发展,有必要针对世界科学技术前沿,面向国家战略需要,“高高望远”。在学科布局方面,计划围绕主要国家战略需求的学科部署许多基础研究平台;在功能定位上,进一步强化了平台的基础研究属性,明确了平台的国家目标和任务;在区域布局上,进一步加强西部地区和粤港澳大湾区的战略部署。二是加强科学政策支持。通过科学的政策和系统设计,“放松双手”的科学家。尊重不确定的科学探索规律,并在政策和资金层面为从事基础研究的科学家提供长期稳定的支持。接下来是建立正确的评估标准。要评价建设国家重大科技创新基础研究平台的成效,必须坚持国家目标取向。一方面,我们必须将接近国家目标和完成国家任务作为基本评价标准;另一方面,我们必须突出中长期目标定位。加强团队考核,适当延长青年人才的考核周期。中国教育报,2020年5月27日,第6版

作者: 网站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