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后在线教育路该怎样走

  ■两次会议都关注这样一个事实:在“停课而不停学”期间,有超过2亿学生涌入在线教学平台,这使在线教育曾经被视为辅助角色。随着防疫形势的改善,复课和复学的步伐加快了。在线教学会“退…

  ■两次会议都关注这样一个事实:在“停课而不停学”期间,有超过2亿学生涌入在线教学平台,这使在线教育曾经被视为辅助角色。随着防疫形势的改善,复课和复学的步伐加快了。在线教学会“退潮”吗?在今年的两届会议中,在线教育去向的话题引起了代表和委员会成员之间的激烈讨论。在线和离线集成是一种趋势。在流行病期间全面的在线教学取得积极成果之后,离线教育会被在线教育取代吗?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浙江省教育厅副厅长韩平回答“否”。 “经过三个多月的实践,可以发现在线和离线教育都有自己的优势。例如,离线教育交流更加紧密,在线教育时间和空间更加灵活;离线教育组织关系更加稳定和清晰,而网上教育和教学科目则更多。”韩平说。在谈到网络教育的发展方向时,他说流行之后,网络教育将不会被排除在外。教育的未来发展方向是线上线下一体化教学的转变。在流行期间,网络教育作为教学改革的重要起点的价值得到了强调。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上海大学副校长王小凡在今年的两届会议上提出了“关于使用大规模在线教学作为促进高等教育改革的机会的建议”。 “在流行病中探索之后,在线教学取得了积极的成果。许多老师不再坚持“只有在教室黑板前教学才是课程教学”的概念。高校应该借此机会加快改革进程教学。”同样,人大苏州大学代表兼校长熊思东也认为,在线教育拓宽了教育空间和课程设置能力,应该成为一种新型的高等教育方式。 “这不仅是大学发展的内在需求,也是国际高等教育的新趋势。”抓住新基础设施建设的契机,促进教育信息化建设。由于网络环境和应用程序终端的不平衡匹配,一些地区还出现了在雪地和悬崖上的在线课程。根据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敏静的说法,互联网技术可以将最好的老师的课堂教学推向所有学校,这样弱势学生也可以享受高质量的课堂教学,这有助于减少教育。分开,促进教育公平。 “但是从某种意义上说,各地的信息建设存在差异,在线教育的效果也大不相同,这可能导致新的不公平现象。”倪敏静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安徽省委员会副主席,省教育厅厅长李和平还指出,“非流行期间的“停止学校停学”暴露了在线教育的许多缺点。网络和平台问题只是一方面。其他问题包括终端太多,高质量资源太少;技术对教师的信息素养具有很高的门槛和要求;与在线教育兼容的学生管理和教学评估缺乏基本经验。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建议“加强新基础设施的建设,开发新一代信息网络,并扩展5G应用。”许多代表和委员会成员呼吁抓住“新基础设施”的战略机遇,以解决网络访问,平台稳定性和连通性,在线教育资源的整合以及在线教育平台缺乏互动功能的问题。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副会长关培军指出,在后流行时代 因此,在线教育的深入发展和大规模应用是必然趋势。在国家一级,当务之急是解决“道路”和“汽车”的缺点。 。他建议加快专用教育网络的建设,建立无处不在的在线学习空间,为教育和教学提供快速稳定的网络保证,并支持高质量教育资源的开放共享。人工智能给在线教育带来了更多期望。在一些公司推出的在线教育产品中,智能技术被用来分析学生的行为并准确地推动教育内容进行个性化培训,从而使每个人都学到不同的知识,这已初步实现。在技​​术的飞速发展的基础上,与会代表特别期望在线教育中包含智能和个性化教育的可能性。 “将人工智能技术纳入教育过程后,教师可以准确地掌握每个学生的学习情况,并在分配作业或教学知识点时进行有针对性的安排。这些新技术将导致整个教育的变化。”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中国民主同盟上海市委常委,副主席丁光宏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上海市教育,科学,文化,健康和体育委员会副主任胡伟预计,将来,在线教育可用于管理学习行为和评估学习效果;利用互联网大数据来分析学生的行为,以实现对教育内容的精确投资,个性化地培养学生。 “未来的教育应该为不同类型,年龄和个性的人提供不同的学习空间和学习机会。基于此,未来的学生也将有很多选择。”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说。中国教育报,2020年5月27日,第6版

作者: 网站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