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发展乡村文化教育助力脱贫

                                      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榕水苗族自治县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的重点县,是云南,贵州,贵州石漠化地区的一个县。它是…

  

  

  

  

  

  

  

  

  

  

  

  

  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榕水苗族自治县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的重点县,是云南,贵州,贵州石漠化地区的一个县。它是尚未在我国戴上帽子的52个国家级贫困县之一。任务很艰巨。近日,中国教育新闻媒体集团走访了荣水县红水乡直洞村,并邀请了县教育局红水乡直洞村第一书记刘长忠,常委。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广西艺术学院院长郑俊立就如何在贫困地区办乡村学校,振兴乡村文化进行了对话。

  广西榕水苗族自治县红水乡直洞村是一个贫困严重的村庄,距县城108公里。它管辖着两个自然村庄,志东和志子,拥有774户3359人。截至目前,志东村仍有32户119人没有摆脱贫困。茶产业是志东村的主要经济支柱产业。到2019年,全村茶叶连续种植面积2080亩,带动401户2005人,其中209户贫困户1045人。融水是全国扶贫开发的重点县之一,是广西20个严重贫困县之一。自2016年以来,该县已实现89个贫困村和115,800名农村贫困人口摆脱贫困。贫困发生率从2015年底的28.53%下降到1.63%,在消除贫困方面取得了明显的成果。

  如何解决留守儿童的教育问题

  刘长忠:志东村的大多数中青年人在外面工作。一些孩子与祖父母住在一起很长一段时间,成为留守儿童。没有父母的照料,他们容易学习疲倦,觉得学校学习相对无聊,并且成绩趋于下降。同时,在没有父母指导的情况下,他们很难树立崇高的理想,因此他们想离开山上打工赚钱,不能放心学习。所以我想,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开一些厌倦学习的留守孩子的思想,让他们了解阅读的重要性以及知识改变命运的可能性。

  郑俊立:农村地区的大多数老年人识字率较低。留守儿童终年与祖父母同住。他们必须受过较少的教育和文化影响。我们必须加强留守儿童的教育,使他们能够真正欣赏文化的力量。

  让我给自己一个例子。 1974年我下乡加入该团队后,我继续学习,这为我以后的高等教育生涯奠定了基础。如果我不学习,就不会有后续发展。您必须向他们灌输必须读书的想法。阅读书籍后,您可以在大城市工作,发展自己的家庭和职业。如果没有文化,那么几代人可能就住在农村地区,都在偏远的山区,而且没有办法改变现状。因此,我们必须向他们表明,知识可以改变命运。下一步,我们必须加强联系,并组织一些成功的年轻学者向孩子“展示和解释”阅读的意义和对未来的帮助。

  刘长忠:我们村的小学有68名学生和5名老师。没有专职音乐,体育和美学老师。美育能力很弱。如何加强对孩子的审美教育?

  郑俊立:您可以向上司汇报,并组织专业老师进行有关音乐,体育和美容的巡回演讲。孩子们天生喜欢唱歌,跳舞和绘画。对他们来说,分享教育改革和发展的红利,并获得机会展示自己和发展兴趣非常重要。现在,城市中的儿童在学校内外学习音乐,艺术和舞蹈很普遍。在蓝天下,对农村地区儿童的培训必须跟上。我以前去过融水,融水是艺术家经常去乡下收集风俗的地方。我们学校可以组织学生下山,收集风景并同时教孩子们,并且 缓解了智东小学文化艺术教育的困难。这是完全可以实现的。

  如何将文化发展与茶旅游业相结合

  刘长忠:将来,我们村将主要发展茶观光旅游项目。下一步如何在茶旅游业中注入文化内涵并增强其吸引力。

  郑俊立:我们必须深入挖掘历史,讲好故事。广西和云南均为少数民族地区。云南的旅游业比我们的旅游要好,文化宣传是一个重要原因。为了弄清您的茶的特性,赤东茶和其他地方的茶有什么区别?茶园的水和土壤有什么区别?有机耕种如何完成?要求专家进行挖掘,查找一些故事和要闻以进行宣传。如果故事讲得很清楚,宣传工作已经完成,游客自然就会来。

  无法挖掘当地的历史典故和习俗。凭空想象是不可能的。您应该请相关专家深入您的生活,根据您的当前情况进行现场调查,编写报告,制定计划,然后大力推动。

  刘长忠:茶的命名很重要。我们的茶质量很好,但是这个品牌不太受欢迎。您对我们有什么建议吗?

  郑俊立:梧州的六宝茶目前在广西广为人知,也得到了推广和包装。云南的普-茶做得很好,因为对普-茶的研究,所以选择了院士。只有深入挖掘才能赋予文化内涵。我们的茶也可以做得很好,但是必须有人来做,专家和学者们必须去做才能将其提高到更高的水平。

  摆脱贫困后如何做好农村发展

  刘长忠:大力实施国家有针对性的扶贫相关政策,积极发展特色茶产业,到2020年,志东村将没有问题。但是,摆脱贫困不是目的,而是新生活和新起点。斗争。接下来,我们如何在减轻贫困后的村庄发展中取得好成绩,并带领每个人进入小康社会。

  郑俊立:摆脱贫困后,我们必须进一步加强特色产业的发展,更加努力地把生产和产品整合起来。产品必须首先与文化有关。志东目前开发的茶树种植必须注意包装和宣传。产品准备好后,必须对其进行促销以使其被他人接受。这种包装非常重要。好的包装将在市场上产生更多的收入,因此请请设计专家来帮助您制作高质量的包装。我们学院有相关专业,我们将为您提供一些扶贫指导。

  刘长忠:继续促进综合扶贫与农村振兴的有效联系是村里工作的重要任务,振兴农村文化是我们村的重大困难。村民的日常文化生活相对单调。志东村目前组织一些少数民族跳舞和吹芦苇。如何继承和发展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实现乡村文化的振兴,人人缺乏想象力。

  郑俊立:原始的民族艺术非常好,需要继承和发展。传统技艺的提高要求在现有基础上整合国内外优秀的艺术方法,并将优秀的艺术家作品融入鲁生音乐中,自然丰富了内容。有了创造,人们就有了发展和进步的空间。下一步,志东村可以组织所有人参观我们的学院,看看现代艺术是如何完成的,并了解艺术与原始生态之间的区别。我们学院有一个民族音乐博物馆,里面收藏着许多民族乐器,也有很多民间大师。来学习和交流,您可以感觉到民族艺术具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和创造前景。随着经济的繁荣和生活的改善,我们必须改善我们的艺术美学和艺术创造力,并改变单调而简单的舞蹈姿势和曲调。 (报告小组:高一哲,欧金昌,黄鹏举,李可,贾文义,作家:黄鹏举)

  是减轻贫困,也是致富的领导者

  -记住广西荣水县红水乡致东村致富带头人魏小玲

  中国教育新闻媒体采访报道组

  “你可以买漂亮的苗族服装 一天的工资。您现在过着美好的生活吗?”广西荣水县红水乡直洞村村民魏小玲比较了过去春季茶季的收入。

  今年三月初,魏小玲和其他村民开始在芝洞茶园工作。 “在茶园里工作和采摘鲜叶一天至少可以赚到100元,更多的可以得到150元。”

  魏小玲曾经是志东村的贫困家庭。通过植茶,她在2017年实现了脱贫。谈到自己的生活变化,魏小玲的语气总是彰显自信。很难想象几年前她不堪重负。

  2008年,魏小玲从异国结婚到志东村,丈夫的家庭生活条件相对较差。 “当时没有人分开,一个18人的家庭住在一栋旧房子里,除了种水稻,没有其他收入来源。” 。

  为了谋生,魏小玲和丈夫还外出到广东等地打工,以养家糊口。魏小玲认为,这样的生活不是她无所事事而远行时所向往的生活,不得不将幼儿和老年人抛在身后。

  “但是,如果你不去外面工作,作为一个落后的女人,除了做农活,你将没有任何收入。”魏小玲说。

  2011年,志东村引进企业大力发展茶树种植。魏小玲认为这是摆脱贫困的好方法,于是她和丈夫辞职,通过土地转让回到家乡,与公司合作种植茶。 3英亩,后来发展到10英亩以上,收入也在增加。

  随着国家有针对性的扶贫政策的全面实施,魏小玲于2017年消除了贫困家庭的标签,她的生活越来越繁荣。

  摆脱贫困后,魏小玲不再独享茶叶种植的甜味。她了解到,志东人民不仅希望摆脱贫困,而且还希望找到可持续发展的产业,走上繁荣之路。

  一个人致富并不意味着富裕,但每个人的致富才是真正的致富。作为志东村党委书记,魏小玲积极参与村务公开,动员贫困人口通过土地流转种植茶,大力推行党和政府的工业扶贫政策,并向村民“露面”向群众说明利益。种茶。

  “我不知道勇气从哪里来。我是一个外国daughter妇,他去了人民家从事思想工作,并动员了每个人来种茶。”魏小玲说。

  如今,志东村采用“政府+公司+农民+基地”的经营模式,促进人们摆脱贫困致富。到2019年,全村种植茶总面积2080亩,带动2005年人口401户,其中有1045人的贫困户209人。

  “将有越来越多的富有的领导人,例如志东的魏小玲。”荣水县教育局第一书记刘常忠驻红水乡直洞村介绍说,当前茶产业的发展是直洞村摆脱贫困的主要途径。 。 (报告小组:高一哲,欧金昌,黄鹏举,李可,贾文义,作家:黄鹏举)

  庙山深处的村民生活很好。

  -广西荣水县教育局第一书记刘昌忠进驻红水乡直东村

  中国教育新闻媒体采访报道组

  一路上美丽的风景令人耳目一新,高山,云雾和曲折的山脉,但每次在县城与志东村之间的山路上,驻扎在志东村的广西荣水县教育局第一书记刘长中,红水乡没有时间欣赏美丽。在山区深处,他在减轻贫困方面取得了绝对的胜利之年,还有许多重要而紧迫的事情要做,从而使志东山区人民摆脱了贫困。

  红水乡直洞村位于大庙山腹地,是一个典型的苗族村寨,是个贫困村,共有774户3359人。 2014年全村共有贫困家庭603户,贫困人口2827人; 2015年,准确识别贫困点低于62点的502户贫困人口2195人,贫困发生率高达61.7%。

  “贫穷的工业基础是其中之一 造成村民困难的主要原因。”刘长忠介绍,志东人均耕地面积只有0.22亩左右,都是山地开垦的小梯田。食物不足。油和盐的其他成本从何而来?” 2018年3月,荣水县教育局干部刘长忠走出大山,回到大山,成为村里第一位为人民担心柴火,稻米,油,盐困扰的书记。

  以前,刘长忠参加了贫困家庭的配对援助,还参观了志东村小学进行研究,但这是他第一次进驻该村。 “尽管任务艰巨,但仍有决心做好这项工作。”刘长忠留在村里后得知,志东村人均耕地不多,但全村森林面积为21800亩,人均6.1亩,具有一定规模。茶的种植具有资源优势。 “当地人仍然强烈希望摆脱贫困而致富。全年有900人外出工作,他们在人力资源上也有优势。”

  在县教育局,红河乡政府和两个村委会的积极支持与合作下,刘长忠找到了一种方法,带领志东人民摆脱贫困,致富致富,提升传统产业,扶贫济困。发展茶叶,香糯米,蜗牛,合花鲤鱼等。传统,短命和快速的种植和育种产业确保每个贫困家庭拥有一两个收入增加的产业。

  在志东村,到处可见新的高跷,有些人正在重建新房。刘长忠介绍,2019年,志东村登记备案的贫困户享受了127套危房改造,补助资金约427万元,全部搬入,全面改善了贫困户的生活条件。 “仅仅依靠补贴是不够的。村民们有收入重建新房子,使他们充满信心。”刘长中说。

  “我家今年的茶叶收入为1.7万元。”老榕是60岁以上的村民,他说他以前在城市打零工,收入很低。现在,在茶季期间,他在自己家门前的茶园里采茶。农民忙于种稻,孙子们在村子里的幼儿园和小学读书,赚钱,家庭也没有拖延任何事情。

  老榕提到的茶园位于元宝山以北的屯子附近的山上,平均海拔817米。它是广西海拔最高,面积最大的茶叶种植基地。目前,茶产业已成为志东村的主要经济支柱产业。截至2019年,全村茶总面积为2080亩。

  “过去,村民自己进行茶树种植活动,没有扩大规模。通过重点推进志东村水生态茶园有限公司的生态茶园建设,统一管理,有机经营。种植方面,志东村茶产业得到了很大的改善。”东村党支部书记介绍说,水源公司实行“公司+基地+农户”的工业化经营模式,通过支付集体土地出让金的年租金,聘请农民采茶,修茶来增加当地人民的收入。

  在茶园里,记者看到一块正在紧张施工的工地。 “那里正在建造的是茶厂的加工车间和接待中心。”刘长忠说:“我们的条件好转后,可以依靠元宝山旅游区加强区域游客的共享,发展志东村的茶旅游产业。那时,我们看到中途停下来的游客将继续到来。刘昌忠说。(报道组:高一哲,欧金昌,黄鹏举,李可,贾文义,作家:黄鹏举)教育新闻”(2020年5月27日第5版)

作者: 网站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