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教育空间的全域教育时代已经到来

           本报新闻:“既要摆脱在线教育和线下教育的二元思维,也要摆脱在线教育和线下教育的简单融合,更加深刻地理解和理解对未来发展的认识学校教育方向。” 5月24日,全国…

  

  

  微信图片_20200527201024.jpg

  本报新闻:“既要摆脱在线教育和线下教育的二元思维,也要摆脱在线教育和线下教育的简单融合,更加深刻地理解和理解对未来发展的认识学校教育方向。” 5月24日,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教育政策研究所常务理事长张志勇接受了《中国教育报》“两届电子政务记录”的录像链接。关于“后流行时代”记者采访的“在线教育的价值是什么”。

  随着中小学继续重返校园继续上课,学校如何评价和反思在此期间进行的在线教育?张志勇说,这种在线教育实践的最大启发是打破了传统学校教育,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的界限。 “当学生学习和生活的物理和虚拟空间完全开放时,可以说学校教育空间中的整体教育时代已经到来。”他指出,特殊时期的在线教育实践迫使学校重新思考和重建家庭教育。与学校教育的关系,学校教育与社会教育的关系;重新思考学校教育的价值和学校教育的存在。

  张志勇认为,在此期间,中小学人力资源的组织发生了重大变化,从最初的教师“个体劳动”到“集体团队”,以及各种跨地区的教学和研究活动,学科在线集体教学和研究,以及学科教师团队教学等形式,“我称之为集体教育时代的到来,这是集中所有人的智慧,形成一种新型的教育,以解放个别教师的教育生产力。”

  这种在线教学实践改变了教师的角色和身份,同时也使教师可以考虑如何重建未来的教育和教学生态。张志勇提出“五种重构”:一种是重构教师的专业观,另一种是重构教师的课程观,第三种是重构教师的教学过程,第四种是重构学生的学习组织,第五是重构学习的技术过程。

  “在这种在线教学实践中,许多老师的课程意识被唤醒。这是一个可喜的变化。”张志勇说,学校缺乏的不是课程资源,而是教师的课程观,课程意识和课程再造。能力,以及老师更有效地组织学生学习的能力。他指出,未来的教师应该扮演课程开发者的角色,学生学习指导者的角色以及形成学生学习社区的角色。

  可以预见,在后流行时代,开放的在线学习将成为常态。关于未来教育的前景,张志勇用四个关键词来概括它,即人文主义,开放性,智慧性和创新性。张志勇说,学校朝着未来迈进的步伐越多,就越重视教育的人文本质,道德建设,教书育人以及每个人的尊重和成就。他提出人机协作是未来教育的规范,教育将进入“人机协作时代”。

  采访还采访了Jobbang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侯建斌。侯建斌认为,随着AI(人工智能),大数据,AR / VR(增强现实/虚拟现实),5G和8K高清视频等新技术的兴起,技术将在未来的教育中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越来越成熟。并得到更深入,更广泛的应用,必将给整个教育行业带来变化,大大提高学生的在线学习体验和效率,并使高质量的个性化教学服务成为现实。面向未来,技术变革将进一步推动教育达到数字化,智能化,个性化和包容性的新水平。

  (《人民教育》记者韦谦董晓婷)

  《中国教育报》 2020年5月26日,第3版

作者: 网站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