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退休工资有多少 – 职业体验,给未来一个期许

    用电锯将木板切割成一枚枚书签,在“密室逃脱”中体验一场红色之旅,为竞速车编程循迹“一带一路”地图,去录音棚高歌一曲向党献上祝福……6…

    用电锯将木板切割成一枚枚书签,在“密室逃脱”中体验一场红色之旅,为竞速车编程循迹“一带一路”地图,去录音棚高歌一曲向党献上祝福……6月30日,浙江省宁波市洪塘中学的八年级学生在老师的带领下,来到宁波市学生职业体验拓展中心,在“百年华诞书签制作”“红色记忆密室逃脱”“一带一路竞速创客”“礼赞百年歌曲录制”等职业项目体验中,发现职业兴趣,感受工匠精神。


    最近几年,各地陆续建起面向中小学生的职业体验中心。随着中小学校开展劳动与职业启蒙教育的需求猛增,职业体验中心备受各校追捧,受时空限制,体验中心的资源越来越无法满足日益增长的需求。如何解决供需矛盾,成为摆在各地教育部门面前的一道难题。


    谁在给孩子们职业启蒙


在大城市里,孩子们对于职业的概念,除了来自家长的职业身份外,很多来自社会上商业运作的儿童职业体验馆,如北京的比如世界、蓝天城、宝贝当家等,都曾经红极一时。在这些体验馆里,有模拟设定的社会规则和文化,有银行、消防局、警察局、医院等社会管理和服务系统,孩子们通过扮演成人的职业和角色,了解和接触真实的世界。从2008年全国首家儿童职业体验馆杭州Do都城开业到现在,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儿童职业体验馆虽然不复头几年的火爆,但在全国一、二线城市,仍然可以找到它的踪迹。


职业启蒙的另一个阵地是职业院校。宁波市学生职业体验拓展中心承办校宁波经贸学校副校长王刚告诉记者,宁波市早在2013年就开始职普融通育人模式改革试点,试点办法中明确提出,职业学校要帮助普通高中开展学生职业生涯和职业规划教育。到了2014年,在学考、选考、选修等教育教学改革的要求下,宁波部分高中学校开始主动寻找相应的职业启蒙资源。从2015年开始,宁波各中职学校通过形式丰富的校园开放活动,有序面向市民和中小学生开展职业认知、专业介绍等职业生涯教育。


最近几年,职业启蒙又有了新的主阵地——由政府出资建设的职业体验中心。2016年11月,宁波市学生职业体验拓展中心正式启用,这也是全国首家综合性学生职业体验拓展基地。在这栋建筑面积7710平方米的5层大楼里,学生们通过参与职业倾向测试、职业体验、职业培训拓展等一系列活动,接受职业启蒙。


在不久前召开的首届新时代劳动与职业启蒙教育论坛上,成都市教育科学研究院高喻指出,北京、上海、江苏等省市的职业体验中心建设已经走在全国前列。北京市东城区成立了中小学职业体验中心并在8个学区试点,丰台区职教中心面向全市中小学生建立了中小学职业体验中心;上海市从活动内容、组织过程、构建机制对职业体验中心进行整体设计和体系建构;江苏省则出台了中小学生职业体验专项文件,明确了职业体验的课程建设、场馆建设、活动设计、师资队伍建设等主要任务,认定了92个省级中小学生职业体验中心。


    职业体验受困资源不足瓶颈


以上职业体验模式哪种更加有效?王刚认为,三种模式都存在一定的不足。


儿童职业体验馆面向的是低龄段儿童,突出的是娱乐性,商业味过浓,而教育性相对不足。中职学校的校园开放活动,由于专业布局的局限,学生所接受的职业启蒙往往更多地聚焦在这所学校的特色专业群上,教育内容较为单一,而且学校的开放时间较为集中,中小学校时间选择有限,难以让学生深度体验和学习。职业体验中心最大的问题是空间有限,随着中小学校开展职业体验需求的迅速增长,职业体验中心的课程资源和师资资源都遇到瓶颈。


谈到职业体验存在的问题,杭州教科院副院长洪彬彬总结了三个方面,一是体系不健全,二是缺乏综合治理,三是资源结构性短缺。


据洪彬彬了解,美、日、德、英等国早已把职业体验纳入国家政策框架,并逐步融入国家教育体系。美国政府于1989年发布《国家职业发展指导方针》,明确了中小学生应该达到的职业能力,并通过学科教学和职业日活动来实施。英国政府于2009年颁布职业指导计划,明确提出要向中小学生提供必要的职业教育信息、职业体验机会及场所。日本重视职业启蒙教育,形成小学以参观为主、中学以职场体验为主、高中以职场见习为主的递进体系。“基于终身教育理念,形成一条从小学到大学,从职业启蒙到职业规划,融合普通教育、职业教育、成人教育的完整的职业体验教育生态链,已成为国际共识。显然,我们在这方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洪彬彬说。


    职业体验教育生态链如何构建


国内较早关注并研究职业启蒙的江苏师范大学陈鹏教授认为,开展职业启蒙,在职业院校和职业体验中心这些场所之外,中小学也是教育生态链中重要的一环。中小学必须在学科课程中渗透职业启蒙教育,在教材中深入挖掘职业启蒙素材,在活动课程中提供模拟环境,强化职业体验。


为了解决供需矛盾,宁波正在将职业体验中心升级,在原有教育功能之外,突出平台功能。王刚告诉记者,升级后的职业体验中心包括“四类教学岛”:中小学校本教学岛,通过“学科+职业启蒙”,为学生奠基“职业认知”;中心场馆教学岛,通过“体验+职业启蒙”,侧重“职业体验与指导”;中职学校教学岛,通过“专业+职业启蒙”,强化“职业体验”;实践基地教学岛,通过“岗位+职业启蒙”,理解“职业生活”。同时研制课程标准与教师专业标准,促成高质量课程资源和师资资源进入各教学岛。


“推进职业体验的重点在于整合区域内的优质资源。”洪彬彬说。她领衔的课题组将通过“三跨三融”(跨学段、跨类型、跨界域,普职融合、职成融合、产教融合)实现资源的整合。在这一过程中,要突破“三个壁垒”:突破年级学段壁垒,将幼儿、青少年与成人教育学段贯通一体,实现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跨学段”融合;突破类型壁垒,促进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的“跨类型”融合;突破校企壁垒,深化校企合作模式,将学校教学与企业运营实际紧密结合,构建校企实习共同体,促进学校与企业两种教学资源的“跨界域”融合。通过“三跨三融”,打造集职业启蒙、职业认知、职业规划、职场体验于一体的职业体验内容设计与实施的教育实践,最终促成每个学生个体实现“人职匹配,人人出彩”的目标。

《中国教育报》2021年07月13日第5版 

作者: 网站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