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招聘网岳阳 – 黔东南州:“小幼连贯”赋能农村幼教

自实行“小幼连贯制办学”后,贵州省黔东南州锦屏县偶里乡赛村小幼连贯制学校的一些教师,不但能把小学的课上好,还能去幼儿园“客串”当教师了。“小学与幼儿园不能各自为政,只有联起手来,才…

自实行“小幼连贯制办学”后,贵州省黔东南州锦屏县偶里乡赛村小幼连贯制学校的一些教师,不但能把小学的课上好,还能去幼儿园“客串”当教师了。“小学与幼儿园不能各自为政,只有联起手来,才能给孩子创造更多有利的学习条件。”黔东南州锦屏县教科局班子成员欧隆藻说。


黔东南州是教育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贵州省少数民族学前教育提升项目”试点地区。接受试点任务后,州里以“小幼连贯制办学”为切入点开展研究,锦屏县被定为试点县。欧隆藻带着专家团队紧扣“小幼连贯制办学”中的“连”字,在作息时间、师资水平、活动开展、教学研究和督查评估等方面进行探究,成效明显。


“小幼连贯制办学,不但解决了偏远地区适龄儿童入园问题,还探索出一条因地制宜的农村教育改革发展之路。”黔东南州教育局党组书记、局长唐光宏说。


    探索“小幼连贯制办学”


天柱县凤城街道润松村小幼连贯制学校距县城13公里。因为办学持续向好,附近家长都把孩子送到小幼连贯制学校中的幼儿园,目前在园幼儿62人。


“我校在2018年1月拉开‘小幼连贯制学校质量提升项目’试点序幕,县里投入20万元改造并扩大校园,还投入20万元添置设施设备、教玩具、图书和游戏材料,初步搭建起了提升学前教育质量的平台。”校长王继宇告诉记者,尤其是把小学与幼儿园之间的围墙拆除后,“小幼连贯”就上升到了抓落实阶段。


记者在该小学一、二年级教室看到,室内布置与近在咫尺的幼儿园活动室差不多。“我们就是要让孩子升入小学后也能继续在玩中学、学中玩。”数学教师龙康竹说。


凯里市炉山镇中心幼儿园和炉山一小是小幼连贯制学校,小学与幼儿园的教师互相观摩学习并对教学问题进行了多次研讨。有一次,小学教师用游戏化方式给幼儿园大班孩子上一年级语文课,结果孩子们非常感兴趣。在场的校长感慨:“不是幼儿园孩子习惯不好,是我们小学教师教学方法太死板了。”


小学教师为此开始转变观念。现在,炉山一小低年级段学生学习兴趣很浓。黔东南州教育局基础教育科科长龙巧说,通过开展小幼连贯制或小幼衔接办学,让孩子们学得好、学得高兴的学校(幼儿园)还有不少。


“一个原本利用闲置校舍及通过开展放手游戏解决偏远地区农村孩子就近入园问题的项目,经试点探索后成为2019年全国基础教育优秀案例,这是我们没想到的。”龙巧说,截至目前,全州参与小幼连贯制试点的县(市)已从刚开始的两个增加到16个,试点学校达34所。全州创建小幼连贯制学校191所,在校(园)生共4.2万人。


到2020年秋季学期,黔东南州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到90.91%,与推进试点项目以前相比提高了3.83个百分点,更多偏远地区农村适龄儿童在家门口上了好幼儿园。


    小学向下研究幼儿园教学方法


“原来,小学一年级数学课也可以这样在玩中上!”看到凯里市炉山镇中心幼儿园教师张亚茜带着木棍、卡片等教玩具,给炉山一小一年级孩子上数学课受到热烈欢迎,炉山一小数学教师韩代香就慢慢沉浸在对幼儿园教学方法的探索中了,这就是“方法向下”。


黔东南州“小幼连贯制学校质量提升项目”专家、凯里市第八幼儿园园长罗钊介绍,“方法向下”就是指在小学低年级特别是入学初期,顺应孩子的学习特点,学习借鉴幼儿园“在游戏中学”的方式进行教学,让孩子在亲身体验和感知中学习并运用知识点,激发他们的学习兴趣。


为落实“方法向下”,凯里市组织民办园和优质公办园一起开展教研活动,并完善与相关小学“手拉手”、幼小结对等机制,研究双向衔接教育,让幼升小“接得好”。研究入学准备教育,让幼儿园“跟得上”;研究入学适应教育,让小学生“有信心”。


施秉县试点小学与幼儿园的教师互学《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与课程标准,幼儿园教师把数学、语言等内容融入幼儿一日活动各环节,并带幼儿到小学参观或活动。小学教师把学生带到幼儿园的区角或沙池上语文、数学课。


“通过在教学方法上的探索,幼儿园教师对学前教育的信心更足了,小学教师也更能理解幼儿园教师的工作了。”施秉县教科局学前办主任周松梅说,该县计划2021年逐步推广“小幼连贯制办学”,助力学前教育提质增效。


龙巧认为,教育部在印发《关于大力推进幼儿园与小学科学衔接的指导意见》的同时,还配发了《幼儿园入学准备教育指导要点》和《小学入学适应教育指导要点》,还就建立联合教研制度、完善家园校共育机制等作出明确要求,这将更加激发小学教师对“幼小衔接”工作的探索热情。


    完善“小幼连贯”顶层设计


2017年,黔东南州政府出台文件,提出积极探索小幼连贯制学校建设。2020年,黔东南州州委实施“小幼连贯制办学”工程,针对农村校点多面广的实际,在资源整合上把保留的村小或教学点向前延伸三年,变成小幼六年(学前三年+一至三年级)或小幼九年(学前三年+一至六年级)连贯制学校,整合利用闲置教育资源办好公办学前教育,实现居住分散山区学前教育全覆盖。


为让“小幼连贯制办学”更顺畅,黄平县将中心幼儿园园长列为乡镇中心小学校级领导班子成员,兼任中心小学副校长,负责管理辖区内幼儿园和小幼连贯制学校。并且,小幼五年连贯制学校编制以小教3个、幼教2个为常规数量进行核定,两类教师同属一个校长管理,从学校管理和学段捆绑上进一步推动小幼衔接,让两类教师业务进行融合。


“这能促进两类教师在教育理念和教学方法方面进一步互通。”黄平县教科局招生考试中心主任罗云召说。


为促进小幼连贯制学校在管理上形成共同体,锦屏县对小学、幼儿园实行综合管理,将小幼连贯制学校教研工作机制、教研工作成效、教师专业发展和教学质量提升等,纳入评价内容和年终考核,考核结果作为表彰奖励依据。该县还探索幼儿园教师持小学教师资格证、小学教师持幼儿园教师资格证的复合型教师成长道路。


在凯里市,全市179所公办及民办园都要与小学结对子。幼小衔接已从刚开始的幼儿园与小学低年级段衔接,转向与整个小学阶段的教育教学活动有效有序衔接。


目前,黔东南州从农村到城市(县城)已形成校中园、混龄班、校园相邻等多种“小幼连贯制办学”模式。“今后,我们将本着‘儿童为本,双向衔接,系统推进,规范管理’的工作原则,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赋能更多农村幼儿园。”唐光宏说。

《中国教育报》2021年06月13日第1版 

作者: 网站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