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行招聘教师简章 – 聚焦目标,让教师反思有迹可循

反思是教师专业成长中的必备素质,它是教师以教学活动为思考对象,对自己的教学策略,以及由此产生的结果进行审视和分析的过程。但由于当前幼儿园年轻教师多,专业素养参差不齐,很多教师进行教…

反思是教师专业成长中的必备素质,它是教师以教学活动为思考对象,对自己的教学策略,以及由此产生的结果进行审视和分析的过程。但由于当前幼儿园年轻教师多,专业素养参差不齐,很多教师进行教学反思时,因为缺少事实依据,反思往往流于形式,并没有真正成为一种促进教师专业发展的行为。


为提高主题教学质量,提升教师专业能力,借助幼儿园进行课程评价研究的契机,我们以“聚焦主题活动目标的嵌入式评价”为突破口,积极寻找有效的评价工具,努力探索契合主题活动的评价方式,并将评价贯穿于幼儿园主题教学活动的整个过程,为教师反思提供支架,让反思有迹可循。


评价初期 


成果导向,反向设计


聚焦目标的嵌入式评价,是以OBE(基于学习产出的教育模式)为理论基础,以幼儿的学习成果为导向,以儿童为中心,将评价嵌入在教学过程中,它也是以目标的达成作为评价内容的形成性评价。其评价宗旨是“心中有目标,眼中有儿童,评价促发展”。因此,我们首先将教学目标转化为可观察、可评测的幼儿学习结果,而连接教学目标和幼儿学习结果之间的桥梁就是评价量规。


评价量规是将活动目标转化为可观察、可测评的有等级的评价标准,它包含评价指标、评价等级和等级说明三要素。量规确定的依据就是主题教学的目标,而教学目标制定时既要考虑主题教学的领域指向特质,还要链接《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聚焦幼儿的纵向发展。


以中班“我是社区小主人”主题背景下的社会实践活动“我是社区宣传员”为例,我们确定了三个教学目标:选择自己喜欢的宣传项目,并能制作简单的宣传单;能合作完成宣传任务,大胆介绍自己的宣传单,愿意和成人交流;能积极参与进入社区的宣传活动,初步培养幼儿成为社区小主人的意识。


基于社会领域教育的核心经验,我们抽取“能主动并有礼貌地向社区人员介绍宣传单的内容”作为评价教学目标是否达成的指标,并分成A、B、C三个等级,从而实现教学目标向评价内容的显性转换。具体的评价分级为:A级——能主动并有礼貌地向5人及以上的社区人员介绍宣传单的内容。B级——能主动并有礼貌地向3—5个社区人员介绍宣传单的内容。C级——能在教师陪伴下向1人介绍宣传单的内容。


在评价量规的指标设计中,我们采用数量递增的方法来体现层级。在确定评价量规时,根据不同领域的特点,还可以从幼儿学习思维的具体到抽象、行为的单一到多点等角度来进行分级。


评价量规的确定在教学活动实施之前,使得教师能够在教学过程中有明确的目标意识和评价任务,并根据评价任务反向设计合理的教学策略,让评价在教学过程中切实可行。这样既能有效帮助幼儿获得新经验,也有助于教学目标的达成。


评价中期 


学评结合,支持随行


评价中期是评价嵌入的具体实施阶段。嵌入式评价最重要的特征就是评价和幼儿的学习紧密结合。它需要通过教学设计,诱发幼儿更多可供观察、测评的行为表现,因此需要教师在活动中安排特定的表现性任务或练习。要让评价内容直观可见,就需要借助一定的评价操作工具,比如幼儿的观察记录表、学习操作单、学习任务自评表等。它们既是幼儿学习的内容,也是教师嵌入评价的节点。设计适合的评价操作工具,让评价和教学有机结合,让幼儿的学习结果可视化,是实现嵌入式评价的关键。


例如,在“我是社区宣传员”实践活动中,为了达成教学目标,让“能主动并有礼貌地向社区人员介绍宣传单内容”转变为幼儿的新经验,教师在教学活动的引入和分享环节中,就嵌入了评价操作工具——幼儿的学习任务自评表。


学习任务自评表的应用,可以使幼儿在活动前期对学习结果有所预期,同时了解自己的学习任务:能主动向社区里的人介绍自己的宣传单,如果能向5位成人介绍,就能得到三颗星。因为幼儿是带着任务进入社区的,他们在学习中也表现出了较高的学习积极性和参与性,因此,在实践活动中很多幼儿都完成了目标任务。在学习后期,教师也可以让幼儿借助任务自评表对自己的表现作出客观评价,从而使幼儿成为评价的主体。


对教师而言,评价的是教学目标的达成度。教师在教学过程中既要对照评价指标进行观察,又要帮助幼儿获得新的学习经验,使他们能积极主动地向社区里的成人介绍自己宣传单。比如,教师发现有两个幼儿不敢去和成人交流,于是就上前鼓励他们。幼儿在教师的引导和陪伴下,向小区的保安师傅介绍宣传单,完成了宣传任务。在观察、与幼儿互动及幼儿的自评过程中,教师完成了聚焦教学目标的嵌入式评价。


正是这种可视化评价工具的设计和嵌入,促成教师形成了一种新的教学范式。教师会在教学过程中努力为幼儿提供更多合作、体验、表达、表现的机会,让幼儿的学习和发展看得见。同时,教师也需要不断反思评价工具的可视性和可操作性。


评价后期 


取证科学,举证有迹


嵌入式评价的最大优势在于,它对幼儿的评价是从真实的学习情境中取证的。幼儿在活动过程中的操作单、自评表,以及图画表征、绘画作品、语言录音等都是真实可见的,不会太多受到教师自身专业水平的影响。因为有了前期的实证材料,教师的反思也就不像以往那样空洞了。


在反思中,教师首先会陈述评价结果,记录每一个评价等级的人数和幼儿姓名(或学号),这样教师对教学目标是否达成就有了真实的判断。教师在反思环节中,会根据评价结果重新审视自己的教学策略,反思教学过程中的成败得失,对目标达成度低的活动提出后续改进思路。更重要的是,对个别能力较弱的幼儿,教师可以在后续的活动中给予更多的关注和个别化指导,这样才能真正体现以儿童为中心、持续改进的评价理念,实现以评价促进幼儿发展的宗旨。


例如,在写“我是社区宣传员”活动的教学反思时,教师写道:“此次共有21个幼儿参与了进社区宣传实践活动,获得A级的有15人,B级4人,C级2人。在活动后,幼儿能对自己的表现进行自评,还能对同组的伙伴作出评价。有幼儿说:‘下次能再到社区去就好了!’对于1号和14号幼儿,以后需加强和他们的互动交流,完成小组任务时可以为他们搭配能力强一些的同伴。”


聚焦目标的嵌入式评价,对幼儿而言是一种学习经验,对教师来说因为伴随着评价量规而成为一种评价工具。这种评价方式带给教师一种全新的教学思维,实现了教学范式的转变,重塑了教师的儿童观和教育观。


嵌入式评价从时间上来说,是贯穿于教学整个过程的,它包括教学前的评价设计、教学中的评价实施以及教学后的评价反思。评价的过程也是教师以成果为导向,以儿童为中心,给予儿童及时指导与支持,不断反思、持续改进的过程。在整个过程中,教师需要随时审视目标制定的合理性、量规确定的科学性、教学策略的有效性,从而也使自身的教学设计能力、观察评价能力及反思改进教学能力得到了提升。


(作者单位系浙江省宁波市启文幼儿园)

《中国教育报》2021年05月16日第2版 

作者: 网站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