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障幼儿游戏权

  1989年的《儿童权利公约》(以下简称《公约》)规定,儿童有权参加适合其年龄的游戏和娱乐活动。这是第一个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国际协议,旨在保护儿童的游戏权。 1990年,中国签署了…

  1989年的《儿童权利公约》(以下简称《公约》)规定,儿童有权参加适合其年龄的游戏和娱乐活动。这是第一个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国际协议,旨在保护儿童的游戏权。 1990年,中国签署了该公约。在过去的30年中,保护儿童的游戏权已成为中国政府和整个社会不可回避的责任。游戏权是儿童的基本人权之一,幼儿园是保护儿童游戏权的重要执行机构。但是,许多幼儿园仍然缺乏保护游戏权的意识和能力。    儿童的四项游戏权利尚未得到充分保护。结合国内外相关法律法规,游戏权可以归纳为游戏实施权,游戏自治权,游戏开发权和游戏安全权。从一些幼儿园的现象可以发现,四项游戏权没有得到充分的保护。首先,游戏时间和空间不足,儿童缺乏实施游戏的权利。幼儿园应为儿童提供足够的游戏时间和空间,以确保他们在平等的基础上进行游戏活动。但是,就游玩时间而言,幼儿园经常由于接待任务而取消儿童游乐活动。在游戏空间方面,幼儿园仍然存在诸如室外游戏空间不足和室内游戏空间不足等问题。关于游戏机会,《公约》提出:确保所有儿童都有机会实现游戏权。但是,在一些幼儿园中,教师经常歧视少数儿童,并且没有为儿童提供平等的游戏机会。其次,教师高度控制游戏过程,儿童缺乏游戏自主权。游戏自治主要包括表达意见的权利和自由选择的权利。关于表达意见的权利,《公约》指出:缔约国应确保具有独立能力的儿童有权就影响到他们的所有事项自由发表意见。但是,某些幼儿园目前存在一些问题,例如由老师主导的儿童游戏活动,或者由于班级秩序或其他原因而选择忽略儿童建议的老师。关于自由选择权,一些教师经常控制游戏的过程和发展,或者实际上是在游戏的幌子下进行知识和技能的学习,这不符合游戏权的基本精神。第三,材料的质量和指导被忽略,儿童缺乏游戏发展的权利。游戏发展权是指儿童在游戏过程中的身体,认知和情感发展。但是,实际上,由于缺乏足够的游戏资料,单一的游戏类型,简单或过于复杂的游戏活动,教师的过程指导不足以及教师无法关注识别和反应,经常会限制儿童的游戏发展。第四,缺乏严格的维护和检查,幼儿缺乏玩耍安全的权利。游戏安全权主要包括人身安全,心理安全和隐私安全。首先,在人身安全方面,《公约》建议应尽可能保护儿童的生命,生存和发展。缔约国应确保负责照料或保护儿童的机构,服务和设施符合主管部门制定的标准,特别是安全,健康,工作人员人数和资格以及有效监督的标准。目前,一些幼儿园仍然存在诸如玩教具不符合设备标准的问题,游戏过程中的安全性以及游戏设备的维护不足等问题,从而导致频繁的游戏安全事件。其次,在心理安全方面,《公约》规定国家应对参与游戏过程的大众媒体提供控制措施,以确保儿童获得适当的信息。但是,在某些幼儿园中,在选择图片和录像等游戏材料时,会发生对儿童的心理伤害事件,因为这些事件没有经过严格筛选。最后,在隐私安全方面,《公约》规定,不得任意或非法干涉儿童的隐私。实际上,幼儿园的老师有时会未经他们的许可“检查”儿童建造的游乐场,或者随意登录儿童的电子游戏的密码和帐户,这会损害儿童的游戏隐私权。    担保 保护儿童的游戏权是幼儿园教育的重要功能。保护儿童权利是幼儿园教育的重要功能。负责任的实体,例如学校管理人员,教职员工和父母,应形成对儿童游戏权的尊重。通过实际行动保护儿童的游戏权。一是加强对幼儿园的管理,切实落实儿童的玩耍权。园区领导要完善不合理的管理制度,为保障游乐权利提供条件。在游戏时间方面,领导者应打破单一的固定时间系统,为教师提供灵活的课堂活动安排空间,并减少因时间造成的儿童游戏过程的中断。在游戏空间方面,严格遵循《幼儿园人员配备标准(暂行)》的规定,控制班级规模,增加游戏空间分配资金,充分利用走廊,阳台,屋顶等扩大游戏空间,并提供多样化的游戏空间。游戏场,以满足儿童在不同领域的学习空间和设备的需求;在游戏开发方面,定期组织游戏教学与研究活动,讨论游戏活动的组织,游戏材料的发布,对游戏过程的观察,对游戏结果的反映以及对游戏活动的组织和实施。关注儿童发展;在游戏安全方面,加强游戏设备的正确使用说明和示范,并遵守有关安全管理的规定,建立游戏教学辅助检查制度,并进行教学和运动游戏设备的维护,检查,保养和维修工作。其次,提高教师的能力,科学提高游戏活动的质量。教师是保护幼儿园儿童游戏权的直接对象,他们应不断提高自身素质,科学地理解和保护儿童游戏权。教师应认真研究和执行保护儿童游戏权的法律法规,掌握儿童游戏权的内涵和主要内容以及保护儿童游戏权的方法和途径。此外,教师应增强保护儿童游戏权的专业能力,提供足够的游戏时间和空间,将游戏目标与教育目标紧密结合,并根据儿童的年龄,成熟度,能力和发展水平以及使用目的组织游戏活动游戏使儿童积极参与学习,积极观察儿童在游戏中的行为,为儿童提供个性化的指导和游戏建议,并在反思游戏材料的适用性的过程中不断更新和完善游戏材料。其次,开展家长教育,建立共识,保护游戏权。幼儿园在没有父母支持的情况下不能保护儿童的游戏权。然而,在“善于勤奋,在野外玩耍”的传统社会文化生态和现行口号“不能输在起跑线上”的煽动下,更多的父母仍然坚持“功利主义”教育的价值取向。强调知识和技能导致一些幼儿园为了保留学生来源而进行“小学”教育,这严重挤压了儿童的游戏时间。幼儿园应通过讲座,政策学习沙龙等方式向父母提供相关教育,以增强父母保护儿童玩耍权的意识,与幼儿园达成共识,并积极支持幼儿园开展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的教育。最后,培养孩子的意识,增强他们的自我保护能力。对儿童权利的意识是儿童对自身利益和自由的感知。作为儿童游戏权的主体,其主观权利意识的觉醒是保护儿童游戏权的重要内在力量。幼儿园应该通过各种教育活动,在儿童心中种下“权利”的种子,例如分享和讨论与儿童游戏权有关的法律和法规,听取儿童关于“小学教育”的想法以及设计游戏活动以帮助孩子们实现了自己的享受权,是通过模拟情景练习获得的玩耍权,以维护自己的玩耍权,从而增强孩子的自我保护意识和能力。 (作者单位: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基础教育研究所)《中国教育报》 2020年6月14日,第3版

作者: 网站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