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性犯罪一票否决制、对校园霸凌单独立法、加重严重虐童者刑责……这些未成年人保护引发热议!

  在这两次会议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和全国政协委员就保护未成年人的权益提出了许多建议。两次会议的代表和成员都关注未成年人保护的哪些方面?截至5月26日,北京青年法律援助研究中心…

  在这两次会议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和全国政协委员就保护未成年人的权益提出了许多建议。两次会议的代表和成员都关注未成年人保护的哪些方面?截至5月26日,北京青年法律援助研究中心对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提出的近40项建议和建议进行了整理,并按照修订后的《未成年人保护法》草案进行了修改。家庭保护,学校保护,社会保护,网络保护,政府保护和司法保护六个部分概述如下:

  一

  与家庭保护有关

  建立防止未成年人遭受性侵犯的家庭教育机制

  提案代表:方岩(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陕西省律师协会副会长)

  方岩代表建议加快建立针对未成年人的家庭性侵害预防教育机制,这可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的“监护职责”第十四条第四款中找到。 (草案)增加了一个新部分,“对未成年人进行与年龄相称的性健康教育,并提高其自我保护意识和预防性侵犯的能力。”新增加的资金将称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草案)》第14条第5款。

  同时,方彦代表还提出实施“强制举报制度”。她建议应明确规定强制性报告的管辖范围。此外,关于未成年人遭受性侵犯后的精神损害赔偿问题,方彦代表建议增加有关的精神损害赔偿机制。她认为,可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护未成年人法(草案)》第八章“法律责任”的第114条中增加一段:“对未成年人的性侵犯构成犯罪,应当依法追究民事责任,并赔偿精神损害赔偿,其他法律,法规,解释等与本条规定相抵触的,应当依法追究民事责任。 ,则以本条的规定为准。”

  父母需要持有证书才能工作

  提案成员:徐红玲(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天津市南开区政治协商会议副主席)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天津南开区政治协商会议副主席徐红玲建议在社区举行家长班。为学龄儿童的父母建立“家长教育指导工作室”,并聘请具有教育经验的第三方或志愿者担任教师。对即将上小学的父母进行相关的课程教育,并颁发“合格父母”工作许可证,以记录学生的档案。在学校里建立一个“家长学校”。探索“父母教育”之路的建设,特别是对于那些有问题的学生的父母,建立有针对性的一对一教学计划,以解决实际问题。通过定期讲座,案例研究和现场模拟的形式来授课,以在监护人中建立正确的家庭教育概念。

  加强法律普及教育,为未成年人的成长撑起“保护伞”

  提案代表:赵洪涛(全国人大代表,河南新乡市第一中学数学老师)

  赵洪涛代表建议应加强对未成年人父母和家庭成员的教育,将《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的研究列为未成年人父母的法律义务,对于未成年人的保护应予以巩固。同时,有必要加强对幼儿园和中小学《未成年人保护法》的学习,教育和实施,特别是在家庭与学校之间的沟通与合作中,应特别注意一群学生保护未成年人。与日常教育和教学紧密结合。街道,社区,乡镇,妇联等组织和团体应加强对未成年人父母的教育,培训和监督,全社会应共同努力 为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创造良好的环境。

  二

  与学校保护有关

  通过实施一票否决制度,可以严厉打击教师的性犯罪

  提案委员:朱永新(十三届全国政协常委,常务副秘书长,民主进步中央委员会副主席)

  朱永新委员建议,一方面,应加强教师的基本道德操守。对教师性犯罪实行一票否决制度,并严格处理。另一方面,我们必须注意学生的安全意识。必须培养学生的安全意识,预防意识和生命教育价值观,以使学生知道如果老师做了他们不应该做的事情,他们可以使用哪些方法来应对。

  关于校园欺凌的单独立法

  提案代表:李亚兰(全国人大代表,黑龙江龙淀律师事务所主任)

  李亚兰代表建议,关于校园欺凌的特殊法律法规的制定应进一步完善“数量”标准,以解决当前模糊的校园欺凌法律概念,定义不明确,无法明确确定特定行为是否构成校园欺凌的问题;以及许多校园的欺凌行为本质上是极其恶劣的,但是伤害的后果没有达到残疾识别标准中对轻度或重度伤害的“数量”要求,并且不能对欺凌行为追究责任。

  三

  社会保障相关

  未成年人不得从事“过度”的商业活动,例如儿童模特儿

  提案人:全国革命委员会

  在这两次会议上,全国革命委员会中央委员会提交了“关于加强商业活动中未成年人权益保护的建议”。因此,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革命委员会中央委员会在提案中建议在《未成年人保护法》修正案中增加保护未成年人在商业表演中的权益的有关规定,并明确指导其他有关立法,以“最大程度地提高儿童的利益”为原则。同时,加快专门立法的研究和出台,先尝试制定区域行政法规等,试点成功后再升级为国家一级的立法。同时,建立未成年人从事商业活动的行业规范。根据未成年人参加商业活动的内容和特点,制定身体条件,义务教育,学习成绩等方面的入学标准;从雇佣合同,工作时间,工作强度,工作环境,工作内容和违反法规的方面监督和监督业务。在处罚方面已作出具体规定。确保未成年人参加商业活动符合儿童的年龄特征以及身心发展的规律。

  为应对父母造成的监护权滥用,中国革命委员会中央委员会建议对法人代表的指导,监督和评估机制进行多元化。引导法律代表尊重未成年人的意愿,不得强迫工作,暴力对待,经济剥夺或减少受教育权。同时,通过相关法律法规,建立监督评估机制,以衡量监护权是否被滥用以及滥用程度。此外,在撤销监护权之前,增加了限制监护权行使的法规,并建立了从轻到重的多元化惩罚机制,以更好地保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

  该法律明确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烟草制品和电子烟

  提案代表:齐国彦(全国人大代表,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

  齐国彦代表建议,在法律修正案中应明确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烟草制品和电子烟。烟草制品和电子烟经营者应设立标志,禁止向处于显着地位的未成年人出售烟草制品和电子烟。如果确定他是否是成年人,则应要求他出示身份证明。违反法律,法规的经营者,由市场监督管理部门给予警告,责令限期改正,或者由卫生行政部门给予警告,可以处以罚款。

  火车票 折扣不再基于身高加乘火车青年票

  提案委员:胡伟(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上海民主进步委员会专职副主席)

  胡伟委员建议,儿童的豁免条件应修改为6岁(含)以内,不再以身高为依据。由于实施了第二个孩子政策,应允许一名成人携带两个免费孩子。儿童半价票改为未成年人半价票。半价票的条件是6至16岁(含),高度不再是标准。添加火车青年票。不受时间限制,乘坐火车旅行的16-22岁(含)的年轻人可以以票价的70%折扣购买车票。保留学生上学或返家的半价优惠票,并且原始条件仍然适用。

  修订《保护未成年人法》,增加严重虐待儿童者的刑事责任

  提案成员:黄锡琴等45名成员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广东省新社会阶级联合会主席黄锡钦最近与45名成员一起提出了“改善有关法律法规和加强对遇险未成年人的保护”的提案。 ”。 《保护法》完善了现行的未成年人监护干预条款,并建立了国家监护制度。建立未成年人保健中心是国家履行监护人职责的重要位置。探索建立监护权补偿制度,严格调查虐待儿童的刑事责任。

  建立有关未成年人性侵害信息的数据库,实现全国联网和公开

  提案代表:刘锡娅(全国人大代表,重庆谢家湾小学校长)

  刘希亚建议,应建立预防和检测未成年人性侵害的机制,以预防未发生的问题,建立对未成年人性侵害的信息数据库,并实现全国联网和公开。不得雇用与未成年人有关的工作。记录有性侵犯罪的人员,应当加强对未成年人的性侵害预防教育,普及有关预防性侵害的法律知识。

  建立近年来关于未成年人性侵犯的犯罪数据的特殊信息数据库,并在全国范围内实现跨省,跨区域的联网和实时更新,从而实现跨区域的犯罪记录查询,并解决诸如犯罪嫌疑人在不同地方的流动。有关部门将完善性犯罪者的姓名,照片和犯罪事实信息数据库,并向各类幼儿园,中小学,学费机构,培训机构以及与未成年人有密切联系的其他单位或部门开放。 。该单位知道并查询。

  四

  网络保护相关

  建立网络游戏分类系统,防止未成年人沉迷

  提案委员:朱永新(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中央副主席)

  委员会委员朱永新建议建立网络游戏分级体系,通过面部识别等技术对未成年人登录网络游戏的时间和持续时间进行监督和分级,以防止青少年沉迷网络游戏,并建立网络游戏分级。在在线游戏类别,认证,期限和充值系统方面,游戏公司必须实施,并由文化和新闻部门进行审查和监督。

  涉及未成年人的互联网和社会犯罪频繁发生,建议履行平台责任

  提案人:甄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参事,原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副总检察长)

  甄真专员针对社交网络上的青少年犯罪现状提出了四点建议:

  首先是改善立法。在目前正在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和《防止少年犯罪法》中,增加了对社会平台上非法和犯罪内容进行治理的特殊法律规定,并制定了部门法规和详细通过了《互联网未成年人保护条例》,改变了社交平台的内容审核义务,解决了这一问题。 高层法律中关于社交平台内容治理的职位空缺。

  第二个建议是,在将要制定的公益诉讼条款中,《未成年人保护法》草案明确将不履行社交平台内容管理义务作为法定类型的公益诉讼包括在内。甄珍认为,既然最高人民检察院提议“主动,安全”地进行公益诉讼中的“等待”调查,这是一个可以探索的方向,可以将轻微犯罪纳入社交网络平台。

  第三,建议加大执法监督力度。涉及未成年人的刑事案件应比成人犯罪更为严格,监督标准应更为严格。 “加强对互联网平台上未成年人内容的监督,特别是对隐蔽性很强的内容,应当予以监督。”甄珍建议。

  第四,巩固在线社交平台的主要责任,建议起草的《未成年人保护网络条例》履行在线社交平台对内容审查和未成年人保护的主要责任。 。应该强制关闭并排功能,这些功能不能重复治疗,但会播放未成年人的色情内容,并诱使未成年人结识陌生的朋友。

  未成年人对在线游戏的防沉迷引入了生物识别技术

  提案代表:杨金龙(人大代表,杭州技师学院老师)

  杨金龙代表建议,在游戏注册,登录和付费中,应引入当前成熟的生物识别技术,例如人脸登录和人脸支付,并建立相应的系统来监督游戏平台,以加强对游戏的后期管理。防止未成年人使用父母帐户注册并登录,以避免出现“实名身份验证”问题。此外,杨金龙代表还建议,如果未成年人玩网络游戏进行充值,相关游戏公司应简化退款程序。

  有关未成年人在线奖励的建议,包括面部识别和立法监督

  提案代表:柴慧恩(全国人大代表,河北省定州市西关南大街小学副校长)

  柴慧恩代表建议,在线实况转播和在线游戏发展迅速,未成年人沉迷于互联网的现象引起了广泛关注。也有未成年人为在线游戏或在线直播平台支付大量费用以充值和“奖励”。纠纷。她建议,我们应继续通过升级技术手段来加强管理和控制,平台应在注册和奖励期间及时进行人脸筛查,同时增加对奖励的人工审查,对在线奖励不予接受。未成年人。

  探索电子竞技,直播和其他情况下的年龄分层标准

  提案委员:于新伟(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广州政治协商会议副主席)

  于新伟委员建议,在有关保护未成年人的立法中收集个人信息的背景下,应根据年龄对未成年人给予详细的保护。

  关于《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草案第63条,“通过互联网收集,使用和存储未成年人的个人信息的互联网产品和服务提供商应遵守国家有关规定,并通过未成年人及其于欣伟建议将其修改为“通过互联网收集,使用和存储未成年人的个人信息的互联网产品和服务提供商应遵守国家有关规定,收集和使用应遵守14岁。未成年人的个人信息,必须获得未成年人及其父母或其他监护人的同意。”

  此外,她建议,根据个人信息收集的年龄分层,我们还可以针对网络游戏,电子竞技,网络广播,在线社交网络和其他场景探索不同的年龄分层标准,并力争在编织未成年人保护网络。 。

  五人制

  政府保护相关

  将3岁以下婴儿的家庭教育支持服务纳入政府的公共服务

  提案人: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

  全国妇联党组书记,副主席,秘书处一秘黄晓伟建议: 一是在有关部门的参与下,建立三岁以下婴幼儿家庭教育支持工作机制,充分发挥各部门的组织和专业优势,开展多种形式的家庭教育支持服务。加强基层政府的家庭教育支持服务职能。第二是将3岁以下婴幼儿家庭教育支持服务作为城乡社区公共服务的重要组成部分,纳入基本公共服务项目清单,在中央彩票公益事业中采取专项财政支持,专项支出。资金,政府采购服务等,建立有社会力量参与的政府主导的家庭教育扶持资金保障机制。在当前实施的公共服务项目中,例如儿童教育,儿童营养和保健以及儿童保护,增加了针对贫困和残疾婴幼儿及3岁以下儿童的父母的科学育儿指南的内容。第三是完善托儿所的设立标准和管理规范,提高行业准入标准,提高员工的职业资格证书,完善注册,备案注册,信息公开和质量考核制度,加强行业自律,加强3岁以下的儿童托儿服务的监管。

  “健康中国”始于儿童和青少年的健康

  提案委员:程宏(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委员会副主席)

  程宏委员建议将健康教育纳入国家教育体系,加强以学校为基础的全民健康教育,并结合爱国健康运动,促进儿童和青少年从小就养成健康的生活方式。加强国家学生身体健康标准的实施和检查,建立科学的专项检查,随机检查和公告制度。修订和改进与新时代兼容的学校卫生工作规定。颁布了关于未成年人科学饮食和使用电子产品的限制性规定。

  此外,程宏专员还建议将学生体育教育纳入教育现代化的评估指标。全面开放体育课程,修订中小学体育教师的基本标准,场地和设备,并增加相关的财政投入;包括由卫生部门领导,教育部门组织的公共卫生服务系统中的儿童和青少年,以及医疗卫生机构的实施。建立全国儿童和青少年身体健康大数据平台,完善身体健康监测,预警和评估等综合管理机制,在此基础上提供精确的预防和控制干预措施,实现从关注治疗向治疗的转变。注重预防。

  建议在当地政府的评估中包括对妇女和儿童的购买,贩运者应负起生命责任

  提案代表:张宝岩(全国人大代表,“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主席)

  张宝岩代表建议,新发布的购买被绑架的妇女和儿童的案例应纳入地方政府的绩效考核目标,并与诸如晋升和任命领导人以及公务员的绩效薪酬等指标挂钩。例如,如果当地人积极地报告,干预和营救,则可以将分数添加到评估中;如果它等待外部报告或被警方救援,则应减少分数。如果发现被绑架的妇女和儿童已经在当地成功注册,“等于他们的身份合法化”,则需要对当地政府的相关人员进行责任追究。

  此外,张宝岩代表还建议,应建立贩运者终生责任制,以免因时效期限届满而未能追究责任。

  为未成年人的收养建立报告渠道,跟进并监督

  提案代表:方岩(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陕西省律师协会副会长)

  方彦代表建议,在被收养人与被收养人建立收养关系之后, 专门机构应长期监视孩子的生活状况,并定期拜访收养家庭,以了解孩子的状况并询问孩子的意愿。村委会,社区居委会和派出所可以承担最直接的监督职责。方彦还建议建立报告渠道。一旦发现孩子受到虐待或侵犯,并且不利于被收养人的身心健康,主管当局应暂停收养,并将被收养人与收养家庭隔离。

  建议立法禁止小手术

  提案代表:廖华格(全国人大代表,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廖华格代表说,从医学的角度来看,由于未成年人仍在发育,整形手术后颌骨的发育可能会被完全终止或激活以促进颌骨的发育,这将影响身体的正常发育。 。带来意想不到的结果。在这方面,应针对整容和年轻年龄的趋势采取有效的干预措施。建议立法可以对小型整形手术做出具体规定。例如,除了一些需要进行医学整形手术的先天性缺陷外,未成年人不允许进行整形手术并符合相关条件。那些确实需要整容的人也应该在父母的陪伴下。

  给“来自星星的孩子们”希望

  提案成员:黄琦(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律师)

  黄琦委员建议,首先要弄清主管部门和合作部门,建立与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相称的残疾儿童康复和救助制度。应澄清主管当局,应充分利用残疾人联合会和残疾人工作委员会的作用来澄清自闭症。对儿童康复服务的需求,社会康复服务的供应能力以及供求关系的变化趋势等,基本满足了救助残疾儿童的工作方式要求。黄琦委员还建议对自闭症儿童康复服务“协调员”系统进行试验。协调员的主要工作是为儿童及其家庭提供综合支持,并协调学校与父母之间的关系。入读普通学校的儿童提供学习支持。它还可以帮助儿童和家庭与康复服务提供者建立联系,例如协调各个机构和部门的服务措施,并减少服务重复和中断。

  大力培育社会组织,预防青少年犯罪

  提案代表:陈海怡(全国人大代表,广州市中级法院少年家庭法庭庭长)

  陈海义代表建议,大力培育和发展有关的社会服务组织,例如司法行政部门建设和发展预防少年犯罪的社会服务组织,民政部门建设和发展保护社会服务的组织等。未成年人,青年团委员会和妇女联合会。培养和发展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和预防犯罪进行研究的社会服务机构,并让各种青年(未成年人)社会服务机构帮助预防和控制未成年人犯罪,并有效保护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

  六

  司法保护相关

  降低刑事责任的最低年龄

  提案代表:肖生芳(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律师协会主席),谭平川(全国人大代表,重庆机场集团有限公司党组书记兼董事长),陈建银(副代表)全国人大代表,安徽Chu州大润发商业有限公司工会主席))

  肖胜芳代表建议,应以修正形式对《刑法》的有关规定进行修订,以将中国未成年人的刑事责任起点从原来的14岁提高到13岁。

  谭平川代表建议降低刑事责任年龄,将现行刑法中的最低刑事责任年龄从14岁降低到12岁,将完全刑事责任年龄从16岁降低到14岁。

  陈建银代表建议,全面犯罪的起点 在现行刑法中,责任应从16调整为14;刑事责任的相对起点应从目前的14岁调整为12岁,即“全面刑事责任的年龄应从目前的14岁调整为12岁。犯有故意罪行的四岁儿童。凶杀,造成重伤或死亡的故意伤害,强奸,抢劫,贩毒,纵火,爆炸或中毒,应负刑事责任。”

  提高性同意的年龄

  提案代表:朱烈宇(全国人大代表,广东国定律师事务所所长),蒋胜南(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赵万平(全国人大代表)人民代表大会,安徽省民主建设全国委员会主席,安徽省农业科学院副院长,徐玉辉(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上海港国际客运中心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公司)

  朱烈yu代表提议对《刑法》进行修正,将具有监护,师生和管理关系的人在信任关系中的性同意年龄提高到18岁;对于男女之间相爱不超过5岁的人,性同意年龄为14岁;对于其他一般条件,性同意的年龄提高到16岁。

  徐觉辉代表建议将我国的性同意年龄从目前的14岁提高到16岁。蒋胜南代表建议将其提高到18岁。赵万平代表建议将性同意的年龄提高到至少18岁。

  建立青少年司法矫正的替代系统

  提案代表:陈海怡(全国人大代表,广州市中级法院少年家庭法庭庭长)

  陈海义代表建议,对于未成年未受到刑事处罚的未成年人,应建立替代性的少年司法矫正制度,以补充措施,命令未成年人的父母或其他监护人严格管教,增加法律强制力。顺序,避免过去的“一次性”情况。

  在具体操作上,负责社区矫正的司法行政部门将具体实施治安工作,与现有社区矫正部门的职能合并,赋予司法矫正和社区矫正同样的法律效力,并参照执行。社区矫正法。成人必须接受强制性的家庭社区纪律,戴上定位检测手镯,并同时对其父母进行义务的父母教育。

  然后,根据校正的效果,进行定期的评估和校正时间的调整。最短订购期限为18年,可以延长到25年,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延长。教养人员代表其父母进行的监督和教育评估的费用,可以由司法机关从其父母或其他监护人那里收回。

  在司法改正期间,如果违反司法改正的规定,可以考虑直接要求法院裁定是否认为必要,并决定接受并改正。或者可以制定新的保护措施来代替拘留和教育,并就其性质,具体适用对象,条件,时限,下限年龄,决策权和执行权做出明确的立法解释。

  法律必须阐明密封少年犯罪记录的有效性

  提案代表:吴明兰(全国人大代表,贵州省六盘水市实验小学老师)

  吴明兰代表建议,法律应阐明密封少年犯罪记录的效力,以解决现行法律(例如《刑事诉讼法》第286条)要求密封少年犯罪记录的问题。罪犯太简单了,没有提供密封的效力。显然,在司法执行中,有关单位和部门未能妥善处理因密封少年犯的犯罪记录造成的一系列问题。

  介绍未成年人恶性犯罪的“调查监护人责任”和“恶性增龄”的规定

  提案委员:杨立山(香港全国政协委员) 区,北京市政协常委

  杨立山委员建议,对于未成年人的不当行为,应要求其监护人代为承担侵权责任;情节严重,致使被害人死亡或者被害人家庭破裂的,除对肇事者进行处罚外,监护人还必须给予高额赔偿,例如没收监护人未来的合法工作生活收入不少于受害者家庭的20%。

  另外,鉴于少年恶性犯罪的逐年增加及其带来的不利影响,可以考虑“恶意增龄”法。例如,“恶意补充年龄”仅限于谋杀和强奸等严重犯罪,并且适用于极端恶意的案件。

  进一步执行针对未成年人的性侵犯案件的强制性举报制度,并明确主管机关为公安机关

  提案代表:方岩(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陕西省律师协会副会长)

  方岩代表建议进一步实施对未成年人进行性侵犯的“强制举报制度”,并建议应明确建立公安机关为强制举报的管辖范围。学校,社区,受托人,培训机构等,一旦发现未成年人遭到性侵犯的线索,就必须向公安机关报告,以防止发生侵权行为,并尽快取得证据。

  加快少年检察工作的整合

  提案委员:张云生(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常委,政法委书记)

  张云生委员建议应加快建立法律保护制度。积极促进对未成年人相关法律法规的修改和完善,构建与未成年人优先保护和特殊保护的概念,制度,方法和手段相适应的程序性和实体性法律,并形成全面,严格的结构,内部协调法律保护制度;统筹推进未成年人的综合建设,综合保护和综合保护,突破单一犯罪,涵盖刑事,民事,行政和公共利益诉讼的各个方面,形成“刑事,民事,行政和公共利益诉讼”。具备多项少年检察职能。

  同时,促进专业化和社会化,积极探索引进政府购买的服务,聘请专业人员,联合公益企业,关爱人民和社区志愿者参加或协助未查处案件,改善未成年人权利的保护。和预防犯罪。专业化水平促进形成较大的次要保护模式。

作者: 网站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