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本科教育中的管理主义

  摘要:在建设一流大学的过程中,管理主义开始通过国家主导的工程项目和评估体系进入大学。在绩效考核和效率与竞争原则的影响下,学生为了在竞争中取胜,取胜和评价,结果,相关的教育资源已…

  摘要:在建设一流大学的过程中,管理主义开始通过国家主导的工程项目和评估体系进入大学。在绩效考核和效率与竞争原则的影响下,学生为了在竞争中取胜,取胜和评价,结果,相关的教育资源已经转向以考试为目标,并对学生的整体合理规划大学生涯改变了本科教育目标与评估方法之间的关系。

  关键词:管理主义;本科教育;教育管理

  管理主义始于1970年代后期。在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的领导下,英国政府发起了新公共管理运动,并提出了重要的3E管理主义标准,即经济,效率和有效性[1];美国里根政府也开始推动国内公共管理改革,其基本思想是政府应像大公司那样组织和管理,公共和私营部门都必须根据相同的经济参数进行评估和管理原则[2]。随着一流大学建设中对教育质量和效率的重视,管理主义已开始进入大学,基于管理主义和所养成习惯的教学管理管理也悄然改变了本科教育。

  新中国高等教育中管理主义的兴起。

  与西方大学在成立之初就关注诸如神学之类的非世俗问题不同,新中国的高等教育在初始阶段就建立了自己强大的政治和经济定位。高等教育的概念和实践与国家政治和国民经济密切相关。 1990年代后,国家推动的一流大学建设项目在大学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由于一流大学对教育质量和办学效率的重视以及对项目管理的需求,管理主义已开始扎根于大学,并逐渐成为高等教育中必不可少的规范化工作原则。

  1.新中国成立初期:政治和经济定位的建立

  教育的政治性质在新中国成立之初就已确立。与民国时期的“为了教育而进行的教育”这样的表述相比,新中国的教育目标从来都不只是自我修养或知识。钱俊锐在1950年指出旧教育观念时指出,新中国的教育是人民的教育,中央的政策是“服务于工农”,服务于人民经济的恢复和发展,即,服务于生产和建设[3]。同年,第一届全国高等教育大会的报告阐明了新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方向,即“培养高水平的文化水平,掌握现代科技成果,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层次的国家建设人才” [4]。

  这一目标还体现在“将教育与生产性劳动相结合”的持久性上。 1958年,卢定义提出教育的目的是使学生拥有更广泛的知识并成为通才,但这不同于旧社会中的“通识教育”,后者强调书本知识,以便能够满足“社会需要或自己的爱好”。 ,从一个生产部门转向另一个生产部门”,这样一来,国家就可以在社会中出现某种需求时合理地分配生产力而不会引起社会冲击,因此,教育和生产劳动相结合是“唯一的方法” [5]可以看出,教育与国家需求和计划经济安排紧密结合。

  2. 1990年代:教育质量与项目管理

  改革开放后,受市场经济体制改革和全球化浪潮的影响,对教育目标进行了相应的调整。 “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已成为教育改革与发展的新方向。无论是服务于现代化还是增强国际竞争力,教育质量都是一个关键问题。在市场经济效率原则的影响下,教育质量开始与办学效率相结合。这种变化使保证质量和效率的教育管理成为教育现代化的重要环节。

  1993年, 国家在《中国教育改革与发展纲要》中提出,要提高高等教育的质量和效率,在新世纪之初,一批高等教育机构将达到世界更高水平。教育质量与管理[6]。同年,中央政府开始以工程项目的形式协助高等教育的发展。由此产生的项目管理需求加速了高等教育现代管理的实施。 1998年,于瑜对“ 211工程”进行了阶段性总结时,他特别强调了项目管理的必要性:“国家制定了几种管理方法。这是因为作为国家重点建设项目,必须有管理方法。 “绝对不是要控制所有人,而是要使该项目有一个轨道和基础来帮助所有人实施计划” [7]。随着更多项目的实施,高等教育管理逐渐发展成为一个庞大的现代管理体系。

  3. 21世纪:规范管理

  随着教育质量重要性的不断提高,源自工程项目的现代大学管理已成为21世纪初的正常工作。在《 2003-2007年教育振兴行动计划》中,国家提出实施“高等教育质量和教学改革计划”,建立完善的高等教育教学质量评估和保障机制,实施国家五年周期高等教育教学质量评价体系要规范和提高学科专业的教学质量评价[8]。在2006年普通高校本科教学工作评估交流会上,周济强调,教学评估是提高教育教学质量的关键措施。必须在2007年对130多家尚未参加评估的大学进行评估。各大学的校长在讲话中还表示,学校建立了自己的质量保证和监督机制,以促进长期,制度化和标准化。评价和建设工作[9]。该国的评估标准变得更加全面,大学管理逐步扩展,已成为控制全局的规范化任务。

  回顾上述历史,管理主义在大学中的地位与一流大学的建设密不可分。由于高等教育的世俗化取向,大学目标与国家目标紧密相关。一方面,在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过渡中,市场竞争和效率原则,市场行为以及公司管理衍生的管理理念和体系对高校的管理产生了重要影响。另一方面,一流的国家得到了提升。大学建设项目的目标和管理要求也促进了大学的管理主义实践。随着一流大学建设的不断进行,管理主义的影响将不断加深。

  管理主义在本科教育中的表现

  北京大学1993年教学改革研讨会明确确立了建设“一流大学”的目标作为1990年代的发展和改革目标,并力争在建国之初成为“世界一流的新型综合社会主义学院”。 21世纪。除了教学和科研质量外,管理水平还必须与世界著名大学相媲美。为此,有必要特别强调严格教育的观念,克服需求和管理不严的现象,在教学过程中树立竞争观念,提高办学效率[10]。值得注意的是,北京大学在1990年代的管理方法是“坚持到底”,即通过对辍学标准提出更严格的要求,例如降低辍学必修课程的学分,从而提高淘汰率。加强竞争。这与当前促进竞争的手段本质上不同,后者涉及管理者的两个不同角色,反映了管理主义的影响。

  1.教育管理的变革

  教育管理一直是教育机构的重要任务,学校需要履行其维护教学秩序和校园安全的责任。但是,管理主义所要求的绩效原则使新经理的形象得以体现。 与前一个不同。它强调使用科学合理的计划和安排,以更低的成本更好地实现效率目标。相比之下,传统的管理者形象具有更多的道德内涵,而新的形象具有更多的经济内涵。前者强调维持底线,并通过行政手段惩罚跨界行为,而后者则侧重于提高上限,并通过资源激励奖励获奖者。根据竞争原则,前者更倾向于“消除劣等”,而后者则侧重于“选择最好的”。

  与管理者形象的差异相比,更重要的是这种差异引起的管理与教学关系的变化。由于教育者同样关注学生的成长,特别是对潜力的激发,因此可以更好地匹配管理和教育。实际上,两者之间的联系越来越紧密。学校需要通过竞争获得许多教育资源,而竞争的主要标准是学习成绩,以调动学生的学习热情。这是竞争原则和绩效原则在管理主义中的体现。对于管理者来说,重要的是提供学生认可的教育资源,并更好地分配这些资源。在这个过程中,教育需要管理手段,而管理必须诉诸教育目标。很难区分教育者和管理者。结果,教育管理的变革带来了教育本身性质的变化。

  2.教育性质的变化

  管理主义下的教育的重要变化在于其宣传性的下降和其排他性的增强。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这种变化,传统课堂教学中的教育更加偏向于“俱乐部商品”,即在一定范围内显示公共商品的属性。同一专业学生获得的教育资源基本相同,彼此之间没有资源导向的关系。竞争关系。区别在于,由于需要发挥竞争和绩效的作用,本科教育开始更多地关注专有的“私人物品”,并且强调了获得更多教育资源的重要性。结果,出现了许多学位课程(双学位,未成年人,名誉学位等),国际交流课程,实践实习课程,各种学科竞赛和商业竞赛。它们不再只是补充或扩展传统教学的“第二课堂”,而是被认为是全面发展和个性发展的必要条件,甚至某些资源也被视为通往未来的必要垫脚石。但是,并非所有学生都能平等享受。他们的分配应尽可能遵循效率原则,并且通过将资源分配给获胜者,他们可以最大化收益并刺激竞争。

  尽管校园内教育的多样性有所增加,但其开放性却有所下降。近年来,北京大学通过开设面向全校的专业课程,试图打破专业障碍的水平限制,并为学生提供更多的教育选择,以满足个性化发展的需求。但与此同时,也正在建立教育资源的垂直障碍。由于先前的资源积累将在下一轮竞争中积累优势,因此教育资源将像市场资源一样集中。这种垂直封闭会干扰水平多样性。多样化的选择让位于“最佳路径”计划。 “水道”的流行是一种典型现象。当不同的老师和不同的部门同时开设同一门课程时,教师的评分方式和功课的压力水平成为调查的重要因素。这就要求通过私有资源获取计划来消除开放性背后的教育的普遍价值。

  3.调整评估方法

  为了使资源分配发挥应有的作用,有必要确保系统的公平性和开放性。因此,必须建立一套合理,透明和令人信服的标准。作为一个广为接受的量化指标,学术表现需要朝着更加精确和合理的方向进行改革。

  从2008年本科生开始,北京大学修改了本科学分制等级点计量模型,取代 以前的“段-点等级积分转换”方法与“点-点等级积分转换”方法,使100点制得以体现等级积分更加精细,北京大学设置了极好的速率限制以确保分数分布尽可能符合正态分布[11]。这是基于统计定律的先验判断。据信,在正态(正态)条件下,学生之间的知识程度符合正态分布(正态分布)。如果没有限制,则可能导致学习成绩加速“通货膨胀”,并降低得分的客观评价意义和对学生的激励作用。这个模型一直延续到今天。 2019年,北京大学学术事务部再次规定,课程的精品率一般不应超过30%[12]。

  学术表现点使不同的个人能够以定量标准进行准确的测量和比较。但是,加权平均数之后的确切数字具有模糊的统计含义,这模糊了专业课程和非专业课程之间的差异,还消除了不同课程的任务负荷和难度上的差异,尤其是在比较不同专业时。更是如此。实际上,学业成绩已成为一个相对独立的指标,与具体的学业成绩并没有太大关系,而与学业总体规划和应对评估的策略有关。

  对北京大学本科毕业生的一项调查证实了上述判断。就评估和评价的态度而言,该调查发现,大多数学生(超过85%)重视评分并追求卓越的评估,并且学生普遍意识到他们在课堂上很认真学习并不意味着上述目标已经实现。实现。 67%的学生认为“好的学习并不意味着考试的成功”,并将为考试做更多的准备。

  由于评估的相对独立性和资源获取的重要性,基于评估的合理计划已成为大学阶段的重要任务,因此,应将评估链接作为一种手段,而将其变成了目标。卡特尔的倒置对本科教育,特别是优胜者,具有重要影响。许多人表现出管理主义特征。下一章将通过分析典型案例来揭示这种复杂的影响。

  案例研究:管理主义对本科教育的影响

  舒同学是北京大学的社会科学系学生。在学校期间,他获得了经济学双学位,并参加了一系列实习和科学研究项目。将来,他将去一所著名的海外学校学习经济学和管理学硕士学位。在四年大学的自我报告中,他可以看出他进行了精心的计划和不懈的努力,这使他最终实现了自己希望的“卓越目标”。

  1.计划放弃主业

  舒同学的大学生活计划反映在选择上。在选择专业时,他放弃了偏爱于理论的利基专业。由于选择了经济管理专业本科生的选择标准,他认为这是不得已的选择:

  “还有不到十年的候选人在一个部门,所以有什么暂时先用我的?我可能甚至不能够排名10%。然后,当选择了研究生……如果你是文科,你必须至少是前5%。”

  基于同样的逻辑,经济学双学位的重要性远比主修学位重要。对他来说,“双修课程必须是第一要务,数学课程必须是第一要务”,而专业只有“专业课程不能落伍”。

  在功课计划中也需要权衡取舍。在比较他的大学第一年和以后的学习状况时,他激动地说:

  “例如,当我回顾以前的笔记时,我在大一那年真的很自由,笔记的详细程度和良好程度。因为那时您会问自己是否听不懂,但现在我感觉到了,哦“这有什么意义?”,您会认为,a,如果我不参加考试,我可以(这样做),然后算了。”

  可以看出,知识本身作为学习的主要业务,也让位于评估。一切都为最终目标服务,这是他看似非凡的计划背后的理性支持。明显的“放弃主要业务”实际上是基于对自己目标的清晰理解和清晰计划以及实现这些目标的途径。

  2.对 缺乏兴趣

  在很早就放弃了专业热情之后,取而代之的是冷静的思考和对未来的规划。无论是专业还是课程,这都是实现目标的必要手段。他可以做别人很难做的事情,但学习更像是他积累资本的过程,它与主体兴趣和知识兴趣没有密切关系。

  为了使跨专业研究计划更加顺畅,他计划了很多必修课程。他在大二学期的第一学期修了35个学分,因此生病时感到“非常奢侈”。但是这种“玩弄鸡血”的状态并不是出于兴趣,而是为了积累资金:“我已经收集了另一张我申请的优惠卡。是的,你会非常有动力去做。”

  这并不孤单。根据北京大学毕业生问卷调查中反映的情况,本科毕业后,专业兴趣的提升非常有限,远低于其他增长指标。可以参考的是,在清华大学的学生调查中,也报道了类似的情况。学生们在学习上投入了大量精力,但对专业的兴趣不大[13]。

  即使您没有强烈的兴趣,您仍然可以全身心投入。此图像类似于工作场所中敬业员工的图像。为了实现既定目标,人们充分掌握了福柯的时间计划和身体控制技术,并完成了有效的自律。

  3.没有友谊的伴侣

  他的计划和努力的目的是确保尽可能多地获得与他人的竞争优势,这直接影响他的人际交往。他说他的朋友没有一个和他同等级的。因为有些人存在直接的利益冲突,所以他真的做不到。

  “我的朋友基本上不在我自己的水平上。我希望我能避免与朋友这种积极的竞争。是的,所以我自己的水平上没有很多朋友。我的朋友都在下一年级或何时我当时在高年级或更远的地方,我很少和自己分享我的同学(是朋友),其中有些真的是假的。你不能面对面微笑,内心里是什么,对吗?”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没有广泛的社会关系。他希望了解更多相关专业的学生,​​以获取更全面的信息,例如可以在内部自由选择专业的远培学院和与经济和管理有关的光华管理学院。

  “因为袁培有来自各所大学的同学,所以您真的可以访问各种信息,因此您需要有很多袁培的同学以及来光华的同学。”

  教育资源的排他性将对学生群体产生疏远作用。当学生的成功不再主要依靠集体帮助,而是依靠强大的自我时,彼此之间的关系就会在竞争中变得微妙。

  4.缺乏内在的卓越

  在回顾北京大学四年制本科生时,舒说他一直想成为一个“优秀”的人。他不相信“卓越”是可以自定义的:“我从不相信卓越可以自定义。也就是说,今天起床后,你说我很棒。昨天我有所进步,所以我觉得自己很棒,我觉得你很有趣。”他的卓越表现依赖于客观的外部标准,并且缺乏内部维度。他说,他对未来的期望是体面的工作和中产阶级的生活,就像“体面”一词所显示的外部形象一样,内部也空洞。内在的缺乏使得不可能建立坚定的长期目标。在针对毕业生的调查中,回答“他们什么时候找到了他们的长期目标和方向”时,有很大一部分学生选择了“没有”。

  图.jpg

  从学生蜀的案例中,我们可以看到管理中外部标准的深远影响以及“竞争”和“计划”的管理文化对学生的影响。正如蜀国学生设定的“卓越”标准主要针对外部判断一样,教育对人类成长的内部影响已逐渐被教育为人类成长,教育管理带来的外部资源所取代。被颠倒了。

  结论:本科学院的探索

  面对管理主义下的上述教育困境,教育工作者试图打破现实。十多年来,通识教育领导者一直关注的“本科院校”就是上述努力的体现。

  2006年复旦大学毕业后 实行学院制后,北京大学元培学院和清华大学新亚学院都将学院生产作为通识教育探索的新手段。目的不仅是为通识教育与专业领域的争端寻找新的解决方案。空间关系到文化,生活,以及在共同生活中确保完全个性和真正自由选择的可能性。对于上升型本科学院来说,其建设的核心在于以下几个方面:

  1.建立大学社区

  加强学生,教师和学者之间的关系是大学社区的先决条件,也是当前的主要问题。社区中的教育摆脱了当前的“绩效”导向,而是更加注重内在价值的塑造而不是知识转移。例如,中国传统的学院强调“知识与行动的统一”,并强调言行。

  目前,由于受评估的科研和教学压力,教师难以摆脱困境,学者们也将主要精力投入到交易工作中。学生陷入个人主义的孤独之中,社区的传统纽带被切断。但是,在欧洲,美国,香港和澳门,相对成熟的大学本科案例为当前的本地化探索提供了宝贵的经验,例如大学实践课程,常驻导师和辅导员系统以及学生的自我组织。

  2.优化学生评价体系

  在学院的许多机构安排中,学生评估系统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与传统的个人绩效评估不同,学院的评估应该更加灵活多样,重点是个人以外的集体,绩效以外的兴趣和荣誉,并基于个性探索和个性发展来肯定学生的努力。赞扬学院内部团体的集体荣誉。

  3.塑造学院的文化传统

  人际关系的恢复以及对制度和制度的探索最终在塑造文化传统的过程中得以实现。它使个人能够找到超越自身的更高生存,与更深层次的积累和更广泛的背景联系起来,并不断地从中培养自己。这也是教育的目的,但仅靠课堂教育和绩效评估是无法实现的。

  重新审视一流大学建设中对教学管理的重视,为中国高等教育的空前繁荣做出了贡献,论文产出激增,入学率和入学率不断提高。但是,在繁荣之后,我们还需要警惕管理主义对本科教育的深远影响。这是哈贝马斯在高等教育中“生活世界的殖民化”的体现,也是代表着合理化和官僚主义的“系统”“入侵”到本来具有公共空间属性的本科教育中的表现。

  外部标准具有不可替代的合理性,但毕竟它不能替代内部价值的含义。哈贝马斯的理论也将为打破教育游戏提供灵感。当前,迫切需要建立一个真正开放教室内外的“公共领域”。在师生之间以及学生之间的公共交流中,应探索教育的内在含义,并应建立教育的价值基础以对抗“制度”。殖民化的风险来了,对本科院校的探索可能为此提供了解决方案。 (作者:周文杰,单位:北京大学教育学院)

  参考资料:

  [1]周毅。新管理主义视角下的大学青年教师学术产出分析[J]。北京教育(高等教育),2020(3):53。

  [2]陈振明。评西方的“新公共管理”范式[J]。中国社会科学,2000(6):55-58。

  [3] [4] [5]何东昌。中华人民共和国重要教育文献(1949-1975)[M]。海口:海南出版社,1998:17,41,822。

  [6]何东昌。中华人民共和国重要教育文献(1991-1997)[M]。海口:海南出版社,1998:3467。

  [7]何东昌。中华人民共和国重要教育文献(1998-2002)[M]。海口:海南出版社,2003:115。

  [8] [9]何东昌。中华人民共和国重要教育文献(2003-2008)[M]。海口:海南出版社,2010:334,1037。

  [10]王义秋。 探索新型综合大学:王义秋的教育选集[M]。 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2018。 [11]贾平。 关键词:大学学分制,GPA测度模型 中国成人教育,2018(11):45。 [12]北京大学学术部。 北京大学大学生绩效评估与记录方法[EB / OL]。(2019-06-23)[2020-04-15] .http://www.dean.pku.edu。 cn / web / rules_info.php?id = 12。 [13]石景焕。 走向质量治理:中国大学生学业状况调查的现状与发展[J]。 中国高等教育研究,2016(2):40。 《北京教育》杂志

作者: 网站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