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一流高校必须调动全体师生的积极性

  【摘要】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高等教育发展取得了明显成就。但是,如果中国大学想成为世界一流大学,他们不仅要注意专业建设,人才引进和项目奋斗,还​​必须注意最基础的教育,教学,文化和…

  【摘要】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高等教育发展取得了明显成就。但是,如果中国大学想成为世界一流大学,他们不仅要注意专业建设,人才引进和项目奋斗,还​​必须注意最基础的教育,教学,文化和制度,最重要的是要付出注意充分激发和发挥大学师生的积极性。

  关键词:一流大学;师生的热情;系统

  纵观国内外高等教育发展的历史和一流大学的发展经验,所有教师都必须具有崇高的教育理想和先进的管理理念,具有优秀专业和专家的大学以及适合当地情况的教学和研究方法。对学生而言,就学校目标和教育理念达成共识是最重要和最基本的。蔡元培融合了古代,现代,中西文化教育思想,提出了“包容与包容”的教育主张,仍具有借鉴意义。但是,如果没有北京大学全体师生的认可和回声,北京大学很难形成良好的学习风格和良好的学术氛围。优秀的学校素质。从清末到“五四”时期,“西学”进入主流,“中学”的教学研究明显下降。如果没有黄继刚,徐守柏,胡适,梁漱ming,陈独秀,李大钊等人,革命者以及大多数后进者对教育思想的认识和回应,北京大学将很难竞争。在中国近现代高等教育中已有一个多世纪的历史。在发展史上,中西文化也得到了弘扬,领导者地位得到了牢固树立。

  “大学”这个名字是真实的,它不仅历史悠久,而且它所关注的目的和目标也很明确,即主体是教师和学生,主要是使用正确的方法和路径。 “学习”而不是被约束模式或框架受到限制或约束,遵循主体的思想来完成任务不是被动的,被动的和应付的。所谓的“学习”,比起从西方引进的大学理念,中国大学的传统更适合中国师生理解和实践。它包括学习的层次,方法和途径,例如“学习事物,理解,真诚,正直和自我修养”。 ,齐家,治国,平天下”(八项),“学习,审问,刻意,洞察和实践”(五种方法)等,还包括“明德,亲民,停步最佳”(三个计划)以及对大学价值和功能的其他理解。所有这些不仅是各级管理人员的要求,也是大学所有师生的基本意识。如果没有良好的政策和理想,动员领导者和管理人员的热情就不会受到师生的响应,无论大学有多么好的政策和理想,它都很难成为“一流”的大学。

  一流大学的教学必须能够调动所有师生的热情

  大学的价值和功能主要通过大学的基本功能(教学,科研和服务)反映出来。只有通过全体师生的共同努力,才能最大限度地发挥这些职能的作用。近年来,高等学校的教学水平受到了广泛的关注,并进行了一些尝试来促进“教学型教授”的建立。但是,高校教学探索中确实存在很多问题,需要引起足够的重视。

  首先,我们必须注意研究和反思教学。在我国的大学中,教学研究尚未得到足够的重视。教师的教学素养远比专业素养弱。有些老师无法区分教科书和专着之间的区别。教学方法基本上是“全教室”教学方式。学生学习该方法与高中没有什么不同。甚至许多研究生的教学都是基于教师的讲座,学生笔记,考试记忆和排名。长期以来,上大学一直被戏称为“高(高)(高)四,高五,高六”;否少数课程是人为填补或延长到一个学期,这对老师来说很困难 和学生在精疲力尽的教学中有时间进行独立学习和探索。根据作者的理解,由于缺乏研究和对教学的反思,北京的一些大学在整个课程中遇到了普遍的失败。他们只抱怨学生水平低下,却很少反思教学问题,也没有什么改善。不合格率高达10%。

  第二,我们必须给教师足够的激励。高校中主要从事教学工作的教师大多是普通教师(占90%),但很难获得足够的激励。多年来,学校领导授予了教育领域最高的教学成就奖,超过70%。在评估中,大多数评估是根据文章或报告进行的。真正从事教学改革的教师很难获得相应的激励。在奖励,职称,各种“奖学金”,任务和津贴方面,普通教师的机会相对较少。这不仅加剧了大学的过度管理和教育腐败,而且还影响了教师在科研和教学中的积极性和主动性。

  第三,我们必须确保教育质量不下降。在高等教育大众化的过程中,虽然学生人数的增加是值得承认的,但如何防止质量下降也是一个需要认真考虑的问题。例如,在我国历史稍长(40至50年)的大学最初设计的规模是6,000至7,000名学生。扩招后,学生人数通常增加了3至4倍。除了为学生宿舍和食堂提供基本保证外,图书馆(包括学校和部门),自修室,咨询室和活动室也远远不能满足需求。此外,大多数高校只是将大学的前两年定位为“普通教育”,而将剩余的不到两年定位为“专业教育”。难以实现质量改善。

  第四,我们必须关注人文和社会科学的重要功能。近年来,在社会服务方面,经济,金融,贸易,影视等大专院校似乎比较有效,但人文,社会科学,教育等专业应提供更重要的社会服务。带来更多的社会影响尚未引起足够的重视。作为提高国家和民族意识,道德和人力资本素养的指南,大学应发挥的重要作用尚未得到充分证明。

  一流大学必须有一个所有师生都认可的制度

  大学文化和制度建设需要适当的程序,程序的公正性可以保证制度本身的公正性,制度具有良好的社会基础。作为一流的大学,文化和制度的建设应以全体师生的利益为出发点,并激发全体师生的积极性。如果系统改变或所谓的“改革”仅使少数人受益,并且仅给少数人提供便利,而使绝大多数人看不到未来,那么这种探索就值得怀疑。

  首先,该系统不能缺少最基本的人文关怀。近年来,在高校的教育和教学中,经常出现一些矛盾,例如学生或教师受到惩罚,但缺乏有效的申诉渠道;一些学校(学院)级的领导者和老师争夺荣誉,头衔,主题和资源。某些系统设计得过于僵化,任意和方便管理人员,问题会加剧冲突。所有这些使大学中的各种关系过于紧张,因此有必要寻找更好的管理模式和方法。按照常识,学校制度是学校的法律,在制度面前人人平等。但是,如果该系统本身有问题或不完善,并且缺乏应给予普通师生的人文关怀,则该系统不是“好的法律”系统,需要及时进行调整和完善。但是,目前在一些高校中,仍然很难输入一些好的和积极的内容,而一些僵化和消极的规定限制了师生的积极性和积极性。例如,学校和大学两级教师工会可以进行民主监督和评估。工作五年的老师应该享受一半 一年的假期。对于师生不平等和不公平待遇的投诉,应该有专门的机构和系统的支持。

  其次,该系统必须得到所有师生的认可。中国现代大学的制度建设在许多方面都远远超过了过去。但是,有必要使大学的主体—所有师生都同意相应的制度,并了解制度建设的“初衷”,本质和基本原则。努力一点师生必须真正感觉到该系统是为了“我们”,学校的根本利益以及国家和民族的未来。只有这样的制度才能有活力,才能真正唤起全体师生的热情和公义。能源。

  第三,在制度的制定和实施中必须强调师生的权利。在过去的十年中,许多高校都制定了自己的公司章程。原则依据不能背离《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高等教育法》等国家政策法规。非常需要探索和实践。例如,一些高校明确将“学生权利”和“教师权利”放在公司章程的最前列,突出了学校的特点和目标,并明确阐述了教学法的基本原理。非常有用的尝试。更重要的是,如何在学校的特定制度和实施过程中贯彻和贯彻上述法律法规和公司章程的精神,而不是让它们在具体工作中肤浅而空谈。例如:近年来,在高等学校的师生管理中,数字化,程序化和模块化的问题引起了师生的普遍反感。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减少了,取而代之的是数字,数据和冷淡。系统。从表面上看,尽管它有利于管理并减轻了管理人员的负担,但由于存在更多的“部门”,不利于解决和改进问题,并且某些本来很小的问题也会导致严重的情况。 。在这方面,这个问题应该引起大学管理者的高度重视。

  一流大学必须有一流的“大学生”

  在高校中,领导者和管理者的决策非常重要。甚至有人说,具有远见卓识,务实进取和有教育见识的校长是大学成为“一流”的重要保证。同样,“一流”的学院和大学离不开“一流”的师生。

  首先,注意大学中的“大学生”。改革开放后,我们一直在说:高校不仅要有建筑物,而且要有“主人”。如果只有少数几个将荣誉,待遇,地位,机会,条件和希望结合在一起的所谓的“大师”,那么教师的整体素质和水平就不会得到改善,大学的文化和氛围也就不会得到改善。高水平的柴火,“一流”的梦想很难实现。更重要的是,在大学中应该有不是“高中生”的“大学生”,即一群有理想,构想,抱负,专业以及独立学习和研究的学生。他们不仅需要负责任的老师的指导,并根据他们的才能教给学生,还需要学校给他们合理,自由和足够的发展空间。纵观国内外无数名人的历史,在“大学”阶段学习都是非常重要的。只要政策,环境和方法合适,许多学生就可以“胜于蓝”。反之亦然。为此,高等学校必须认真审查学校各种制度的现状,文化建设,教学评价,学生水平的判断,并了解其利弊以及其背后的原因,以便为学校提供良好而有力的支持。大学生的全面发展。

  第二,重视大学生的教育。在当今的高等教育“大众化”中,如何对待大学生的教育是一个值得认真考虑的问题。高等教育的“大众化”并不意味着高等教育的质量不可避免地下降,也不意味着“专业教育”应降级为“公民教育”,而“非专业化”则应 被认可。作者坚持认为,在高等教育“大众化”时代,重要的是改变教学思想和教学方法,将原来的“精英教育”模式转变为“大众教育”模式。需要有“低起点”,甚至“零起点”的智慧和方法。我国许多大学正在盲目地延续“高起点”的思想,再加上使用严格的教学和评估方法,使“质量下降”和失败者增加似乎是一个无法解决的问题。与国外先进大学相比,我们的“淘汰”是没有机会的真正的“淘汰”。其他国家采用了诸如保留“学分”,转移专业和校际学分认可之类的系统,因此,那些暂时学习困难的人仍然有机会完成学业。个人不仅避免了损失,而且大大节省并振兴了该国的高等教育资源。这是当前中国高等教育决策者和管理者应高度重视的问题之一。从这些方面来看,国内外不仅有许多成功的经验和案例,而且还表明我们的大学教学需要更加现实和解放思想。这就要求我们根据学校,专业和学生的实际情况寻求解决方案并探索合适的培训模式,从而使更多有机会进入大学的学习者能够获得真实,高质量的高等教育,而不会死板,死气沉沉。自我和自我价值无法在

  为了使中国的高等教育跻身世界一流大学之列,它不仅要注意专业建设,人才引进和项目奋斗,还​​必须注意最基本的制度建设,以及重视充分激发和发展大学师生的积极性。因为在专业和创新型人才的培养中,尽管计划和体系内的成功是主要方面,但由于许多师生的潜力和创造力是潜伏的和迟来的,如果方法,政策和管理适当,它将是计划和系统内培训的重要补充。如果这些师生得到充分的支持和照顾,就有可能真正形成一个理想的局面,人才众多,百花齐放,中国的高等教育将有根本的创新与发展。只有着眼于提高大学的基础水平,促进全体师生的健康积极发展,才有可能培养更多具有美德和艺术气息的“硕士”,而不是少数“胜利者”全力以赴。精致的利己主义使一流大学的建设更加真实可靠。

  简而言之,中国一流大学的建设不仅应着重于少数大师和建筑的建设,而且还应着重于帮助所有师生取得成功和成为人才,从而使所有师生都有信心成为最好的自己。中国大学不仅可以跻身世界一流水平,而且可以成为各国师生向往的地方。在硬件建设上,我们与发达国家之间仍然存在差距,更大更深的差距是我们的体系和文化建设,这是我们对全体师生的人文关怀和信心。 (作者:平城芳:单位: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

  《北京教育》杂志

作者: 网站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