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欧美新民粹主义思潮右转的危害

  这种观点提醒我们,重视国际新民粹主义的趋势及其对策研究,认识其实质,有助于解决经济全球化的负面影响,增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战略决心。在新时代。动力与发展之路。自21世纪初以来,…

  这种观点提醒我们,重视国际新民粹主义的趋势及其对策研究,认识其实质,有助于解决经济全球化的负面影响,增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战略决心。在新时代。动力与发展之路。自21世纪初以来,民粹主义在世界上呈现出新的兴起。特别是在欧美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中,民粹主义最为突出,而且有集体右转的趋势,成为对世界有害的国际思想潮流。在经济全球化的过程中,这种新的民粹主义思潮与经济民族主义,种族主义,本土主义,单边主义,保护主义和其他意识形态思潮融合在一起,在经济全球化的过程中引起了动荡和复兴。重视对国际新民粹主义思潮和对策变化的研究,并认识其实质,将有助于解决一个世纪以来世界未见变化的情况下经济全球化的负面影响,并增强社会主义的战略决心和决心。具有新时代的中国特色。发展道路。自21世纪以来,新民粹主义的民粹主义反映出世界正在经历一个世纪以来未曾见过的变化。首先,世界格局发生了巨大变化。苏联和东欧的急剧变化就像打开了“潘多拉魔盒”。资本主义一体化的联系效应引发了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向民粹主义转变的内部政治生态。从中欧和东欧大部分地区的多党选举(政治体制已发生转变)开始,流行的“街头政治”被用来建立民意并颠覆主流政党在现有政治体系中的地位,民粹主义继续向西移动,两极分化。政治已经成为欧美的主流。特别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南欧左翼民粹主义的兴起,西欧和北欧右翼民粹主义的强烈出现以及美国经济民族主义的诞生。在2016年大选中,它分裂为桑德斯。左派和特朗普右派的民粹主义者之间的对抗。其次,新自由主义助长的经济全球化的不平衡,一方面是资本全球化的好处,另一方面,欧美国家之间的贫富差距加大,经济不平等加剧。第三,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2008年金融危机对欧美的政治格局产生了广泛而深刻的影响。西方的传统政党和政治局势具有不平衡的信任和失败的治理,西方世界为自由民主制度感到自豪。面临“合法性危机”。第四,社交媒体已迅速成为政党在“民主合法性”危机中的新平台。 “特朗普现象”首次出现在社交媒体上。西方传统媒体的权威被人民肢解甚至被抛弃了。许多政治极端事件都与社交媒体平台的参与有关。这种现象正在改变西方民主政治格局。欧美新民粹主义的盛行愈演愈烈,与各种社会思想交织和碰撞,具有明显的时代特征和危害性。首先,新民粹主义左翼和右翼两极分化的同时出现,凸显了民粹主义在西方具有广阔的社会基础,其内在的深刻矛盾。另一方面,右翼民粹主义倾向于种族主义和民族主义。它在内部优先考虑白人的利益,在外部优先考虑民族主义的利益。它毫不犹豫地诉诸政治两极化,通过反全球化夺取国家的经济利益,并反对移民。在经济和文化价值上对西方的影响。其次,新的民粹主义席卷了欧洲和美国,反映出西方中心主义社会价值观的下降以及强大的社会心理的扩散以维持白人的优越地位。民粹主义的大规模爆发表明,在经济全球化时代,西方人强烈怀疑和不信任以西方文化价值观为核心的民主制度,但他们害怕失去传统的社会心理。第三,新民粹主义是 各种社会思想。在欧美社会中,新民粹主义将民主思想作为其制度的理论支持。它是新自由主义的变种,并且正在成为使用民粹主义登上舞台并粉饰和平的新政客。在欧美社会之外,民粹主义以民族主义和文化社区的共同价值观为价值观取向,并表现出强烈而一贯的民族情感。从那以后,民族主义成为民粹主义的最佳伙伴,这导致了民粹主义权利的两极分化,对世界和平与发展构成了威胁。第四,新民粹主义和互联网的相互渗透是这一轮民粹主义的突出特征。互联网的普及已渗透到政治进程中的许多环节,例如政治宣传,政治动员和选举,从而为民粹主义的兴起提供了适当的土壤和空间。通过分析欧洲和美国百年历史的民粹主义历史,民粹主义的兴起通常与三个背景有关。首先,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等战争前夕,民粹主义在法国,西班牙,意大利,德国和其他国家的影响力急剧上升,甚至成为法西斯主义上台的工具。其次,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民粹主义的爆发在欧美国家经常成为流行的社会思想。第三,在资本主义国家内部,阶级矛盾的紧张和政治秩序的失衡常常滋生着民粹主义改革的浪潮。从21世纪欧洲和美国新民粹主义的演变来看,其实质是对新自由主义偏好的修改。左翼或右翼民粹主义的兴起尚未超出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范围。新民粹主义思潮的右翼有转向暴力和战争的危险。正如一些评论员所说,在经济全球化时代,“民族主义反映了各国的某种民粹主义趋势,而民粹主义则反映在国际关系中。民族主义将内部民粹主义延伸到外交就是民族主义。”在此基础上,要预测欧美新民粹主义发展的未来趋势,我们需要从欧美的国际和内部两个方面来把握它。在国际上,新民粹主义有传播和升级的趋势,在经济全球化时代,欧美的民粹主义社会心理的溢出效应直接体现为反全球化的发展。不能面对发达国家在以资本主义为主导的经济全球化中遭受的空前挫折,它严重地动摇了以前的文化和文明信心,日益消极的社会心理也转变为极端的怀疑。刺激了西方集中制夸大其社会地位文化化,从而对其他文明和文化进行超民族主义甚至种族主义的攻击。在客观事实对公众舆论影响相对较小的“后真理”时代,新民粹主义善于利用这一新的交流功能,以各种“阴谋论”,“陷阱论”和“威胁论”来抹黑全球化。 。在此过程中,新兴经济体,尤其是对口号上升的诽谤对崛起的中国的使用,不仅在西方社会的传统媒体和新媒体之间广泛流传,而且逐渐成为一种新的民粹主义政治判断和国家决策。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趋势中,面对欧美民粹主义右倾趋势加剧的趋势,中国必须坚决与时俱进。针对新民粹主义转移目标以转移内部矛盾的错误舆论,这一定是棘手的。坚决反击。根据美国《华盛顿观察报》的报道,一些美国政客正在根据“与完全不同的文明作斗争”的概念制定对华战略,并从文明冲突甚至种族主义的角度看中美关系。这与中国不符。美国和美国人民的利益不符合人类社会发展的法律。因此,在亚洲文明对话大会上,习近平主席提出的“文明对话理论”为美国的“文明冲突”提供了令人信服的选择。新加坡国立大学马凯硕教授在澳大利亚东亚论坛上发表的一篇文章揭示了 美国新民粹主义:“美国人需要问他们对中国崛起的反应有多大是出于冷静和理性的分析,有多少是非白人文明的严重不适?”从欧美民粹主义社会的角度来看,民粹主义作为欧美主流社会思潮,其实质反映了民族主义和民主社会思想的潜在社会影响力,因而构成了欧美社会思想的主流。 2014年《美国民粹主义百科全书》特别强调其“新”在于人民执政超越精英的能力,一些西方学者认为,在人民政治态度淡漠,机会均等的时代讨论过,我们不应该为世界范围内民粹主义的兴起而感到惊讶,只有掌握新民粹主义实际发展的规律性,它的风险才能上升更好地避免了负面影响。在人类进入“第三波”的信息时代,诸如互联网上社会思想的传播,群众迫切改变现状,主观化和非理性的社会心理的集中爆发等技术载体的全面发展。政治生态的现实驱动力,值得欢迎这里是新民粹主义的“后真相”时代。隐瞒真相并编造谎言的新民粹主义将带来巨大的政治风险,这是无法预测的。欧美新民粹主义的泛滥是对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经济困难,民主混乱,民生困难,安全困难和经济全球化困难的隐喻。怎么解决?欧美的回答是,民粹主义整体上已经转向正确并进入了政治主流。它的民族主义,民族主义甚至种族主义政策趋势将与经济全球化形成激烈对抗。它的反对不是朋友或敌人的想法会借用民族主义。它以它的名义提出了一些激进的主张,并操纵了公众舆论,很有可能最终将走向专制,导致民族民粹主义,并对世界和平与发展构成巨大威胁。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本文是北京社会科学基金会重点项目“新世纪以来外国社会流行思想研究”的成果[18KDA002])中国教育报,6月11日,2020年,第5版

作者: 网站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