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助力乡村全面振兴

  今年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取得决定性胜利和与贫困进行决定性斗争的一年。 《中国教育报》于5月5日在江苏省徐州市发表了有关课程改革的报告,以提高农村教育质量。徐州农村教育事业量大,其…

  今年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取得决定性胜利和与贫困进行决定性斗争的一年。 《中国教育报》于5月5日在江苏省徐州市发表了有关课程改革的报告,以提高农村教育质量。徐州农村教育事业量大,其农村教育振兴经验值得进一步研究和反思。此版本从乡村振兴的角度着眼于乡村教育的发展,并邀请各个领域的领先专家讨论乡村教育的发展。 1.关键词农村教育的前线声音江苏省徐州市教育局研究员李云生:徐州市及以下乡镇的学校数量占全市基础教育阶段学校数量的73%。在过去的几年中,我们通过课程改革努力提高了农村教育的质量。徐州80%的农村教师对他们的工作感到满意,并愿意继续在农村工作。我们想更多地了解全国农村教育发展的现状,以便找到准确的定位和方向。权威链接刘立民教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教育部原副部长:国家十分重视农村教育。从社会发展的角度来看,教育是国家发展的基石。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全面建设社会主义国家最艰巨的任务在农村,最大的潜力和后劲在农村。农村教育在农村振兴战略中具有基本和全面的战略地位。在农村地区,教育既是基础项目,也是民生项目。农民热切期望良好地开展农村教育,无论生活有多么困难,他们都必须让自己的孩子上学。解决了“学习”问题,“好学”和“享受公平优质教育”已成为父母,党中央和国务院高度关注的问题。这个问题能否得到很好解决,关系到农村的长远发展,也关系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华梦的早日实现。从教育发展的角度看,农村教育是教育发展的“大头”。我国一半以上的学龄儿童在农村地区。为了提高整体教育水平和使教育现代化,我们必须加强农村教育。近年来,国家相继出台了一系列重大措施。 2011年,九年义务教育全面普及。 “十二五”以来,实施了一系列重大项目,其中包括弱势学校改造计划,义务教育营养改善计划,普通高中改造计划,弱势县普通高中建设等。教育基金会,以及教学站点中数字教育资源的全面覆盖。农村教育发生了根本变化,取得了显著成绩。 2019年,我国小学适龄儿童的九年义务教育普及率已达到世界高收入国家的平均水平。自中共十八大以来,我国农村教育取得了以下主要成就:一是办学条件明显改善,城乡差距逐步缩小。 2014年,全面启动贫困地区弱势学校办学基础条件建设项目,覆盖2600多个县,22万所学校,计划投资超过5000亿元,受益超过4000万元学生,并通过前所未有的努力减轻贫困。在该地区开办学校的条件。二是完善了保障机制,水平进一步提高。建立统一城乡统筹,以农村为重点的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进一步完善义务教育经费稳定增长的长效机制。按照国务院的要求,各地完善了每名学生的公共经费拨款制度。到2020年,标准将达到每名学生每年1000多元人民币。校长不再需要担心筹集资金,而且 可以为学校管理投入更多精力,并提高学校的办学水平。第三是制定总体计划和安排,提高教育质量。自2018年全国教育大会以来,党中央,国务院相继发布了学前教育,义务教育和普通高中教育的三份重要文件。 2019年7月,国务院召开全国基础教育工作会议,对包括农村教育改革与发展在内的基础教育进行了全面安排,标志着我国农村教育进入了全面提高教育质量的新阶段。但是,我们必须清醒地意识到,我国幅员辽阔,各地区发展不平衡,而且双重经济结构深刻地影响着教育的发展。农村教育总体水平落后于全国平均水平,农村教师总体水平不高,小型学校数量众多。这个问题仍然影响着农村教育质量的提高。 2.关键字乡村学校的第一线声音刘琴,江苏省江阴市长靖镇刘桥村村民委员会干部室:苏南经济发达地区的大多数农村地区都有多种产业,教学地点是合并为乡镇中央学校。如何在农村振兴战略中定位农村教育?农村教育的布局如何更合理?专家们从农村振兴的角度看待农村教育-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党国英专访本报记者杨贵庆:如果要治理“乡镇” ”,则必须查看“城市”。在当前的发展中,什么样的城乡格局最适合当前的发展?党国英:在2018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广东代表团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未来我国农村地区将有三四十亿人口居住,因此农村发展与城镇化应该相辅相成,相辅相成其他。按照预期比例,中国的城市化率应达到80%左右。农村振兴的成败主要面临未来城乡人口分布变化趋势和土地制度改革强度等问题。记者:您如何看乡思?党国英:目前,乡愁是一个具有“准政策”特征的名词。我把乡愁解释为一种“社会友谊”的感觉。人们由于城市中的问题而怀旧。记者:随着城市化的快速发展,如何解决思乡病?党国英: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必须改善城市。城市规划还不够合理,因此人们会想念农村并找到使农村现代化的方法。关于城市是否可以进行乡愁,我国目前还不具备与城市生活形态有关的所有条件。必须改变城市生活形态,把城市建设成农村功能。我们还看到,农村住房形式也正在模仿城市,并朝着集体住房的方向发展。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农村的乡愁就会越来越少。记者:在农村社会,学校的布局如何更合理?党国英:总的来说,可使农村人口相对稳定的最小规模与支持优质小学生存的人口规模大致相同,约为8,000至9,000。如果它大大低于这一规模,将有人口迁移的压力,甚至可能缩小为小规模的定居点。从城乡人口分布的变化趋势来看,一般组织起来的乡镇政府所在地(近40,000个)适合建立相对有效的基本公共服务设施,包括小学,小学医院和污水处理厂。处理系统。学校的建设和布局必须面对投入和产出的问题,明确集中式学校的利弊,以积极的态度解决寄宿学校教育的问题。我们必须增加对教育的投资。为了解决教学质量差的问题,有必要提高教育质量。如果寄宿生有心理问题,则必须配备心理学老师,并且必须为寄宿学校老师提供补贴。如果寄宿生活条件不够好,我们必须设法改善 寄宿学生的生活条件,使学生可以在这里学习和生活。但是,由于某些寄宿学校存在问题,您无法停止寄宿。记者:在采访中,我们了解到江苏省徐州市遂宁县关山中学在2005年有1500名学生,十年后只有300名学生。学校通过课程改革提高了教育质量,在校学生人数达到1500多人。孩子不会被送走,父母也不会离开。这解决了为城镇企业招募工人的问题。这反映出什么样的社会功能?党国英:这个案子很重要。这不仅是成功的城市化示范,而且是农村振兴的反映。学校比较大。如果人们想住在小城市,我们可以给农村下一个定义。这样的“小城市”也是农村。在这个乡镇,人口布局正在发生变化,至少它不再是原始村庄。最初,这所学校只有三到四百人。现在有1500多人,周围的农民将被吸引。这样,这里的环境发生了变化,人口,设施等都发生了变化。 3.关键词:农村教师的第一线话语。甘肃省温县库头坝乡程家山村程家山村组长兼第一书记季璇:近年来,该国鼓励优秀的教师从物质和精神层面来农村授课。 ,农村教师的数量有所增加,但与城市相比仍然存在很大差距。农村振兴应着重于解决这一问题,并在可能的情况下着重于增强教师在农村文化建设中的作用。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专家联系研究员王明:农村教师是农村振兴的智力来源这一问题恰恰说明了农村教师在农村振兴中所发挥的独特作用。实施农村振兴战略,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全面建设现代社会主义国家的重大历史任务。农村教师是农村复兴的智慧之源。他们不仅是农村教育的支持者,而且是农村文明的继承者和农村社会进步的促进者。乡村教师是乡村教育的支持者。实施农村振兴战略,必须优先发展农村教育。教师是教育的基础和来源。目前,中国有3280万农村中小学生和290万农村教师。许多充满教育理想的人在贫穷而偏远的教学场所中挣扎了很长时间。他们扎根在脚下的一块热土上,利用知识激发了农场儿童的梦想。一方面,农村教师对农村教育的支持来自于他们的“本性”,他们可以根据农村生活经验和认知经验进行有效的教学,使学生互动并整合知识和环境。 “现代性”是指农村教师的视野,知识和思想都相对先进,可以利用互联网等教育资源开阔视野,增强能力,使学生进入梦想的另一端。乡村教师是乡村学校的中坚力量,也是农场儿童的梦想家。乡村教师是乡村文明的传承者。农村是燕和黄的后裔经过数千年耕种,劳动和繁衍生息的地区。许多传统美德已代代相传,形成了独特的乡村风格。从历史上看,农村教师一直被视为农村社会中的知识分子,促进了农村文明的传承。随着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发展,大量的农村人口迁移,农村学校作为“文化和教育中心”的地位下降,有些农村学校甚至成为农村的“孤岛”。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农村振兴道路,就必须立足于农村文明,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吸收城市文明和外国文化的杰出成就,进行创新改造和创新发展。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也是人类文明的传承者。作为知识分子 代表农村社会,农村教师要肩负着继承和发展农村文明的历史责任。农村教师是农村社会进步的推动者。新时期的农村振兴是全面振兴。必须加强党的建设,要统筹规划农村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和生态文明建设,以促进农业的全面升级,农村的总体进步和农业的全面发展。农民的全面发展。在这个过程中,有必要充分挖掘乡村的多种功能和价值,以实现乡村教育与乡村社会的深度融合。在农村,农村教师不仅应该是教育者,而且应该是名副其实的建设者。他们应该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教师,而应该承担起促进农村社会进步,播种文明和科学之火的更重要的责任。促进农村绿色发展,促进农村文化繁荣,建设新的农村治理体系以及创建新型的美丽农村地区,都离不开教育的影响和作用。可以说,充分发挥农村教师在教书育民中的作用,将极大地促进农村社会的进步。 4.遗忘儿童一线语音的关键词福建省三明市宁化县水前镇中心小学校长熊森平:学校里有很多事情可以通过微信和学校新闻与家长取得联系。留守儿童的祖父母不使用智能手机。这些任务由老师完成。教师应提醒这些孩子他们的生活习惯和行为习惯,并应特别注意并激发他们的教学热情。教育对这些儿童成长的影响非常深。专家级在线教育是摆脱贫困和致富的希望之源-接受国际反贫困专家采访的牛津大学罗伯特沃克教授和北京师范大学实习生王若希王若希:您好,沃克先生,读者想要了解农村儿童的教育,尤其是留守儿童在他们成长中的作用。您如何看待家庭困难会影响孩子?罗伯特·沃克(Robert Walker):分析表明,比起其他人,经历过贫困的孩子更有可能抱怨家庭生活困难,对学校持消极态度,自尊心低落,有孤独感和焦虑感,并且更有可能参与反社会和危险行为。 。王若曦:您如何看待贫困的代际传播?罗伯特·沃克(Robert Walker):世代相传的贫困远没有人们通常认为的那么普遍。尽管困难家庭中出生的孩子比富裕家庭中的孩子成年后更容易贫穷。教育通常被视为消除贫困的代代相传的主要机制。王若曦:您认为职业教育对收入有什么影响?罗伯特·沃克(Robert Walker):由于对高技能劳动力的需求,参加技术和职业教育有助于在劳动力市场上获得优势,这可以为社会流动和减贫做出巨大贡献,当然也可能加剧不平等现象。王若溪:失散儿童的心理特点是什么?如何缓解?罗伯特·沃克(Robert Walker):在外面工作的父母对婴幼儿认知发展的影响“无疑是消极的”。有关研究人员得出的结论是,父母与子女的分离会给儿童带来灾难性的压力。他们更容易感到不快乐,表现出心理和行为问题,沉迷于酗酒和吸烟等危险行为,并且一些孩子有自杀倾向。有证据表明,留守儿童可以从社交情感学习计划中受益匪浅,学会更好地管理自己的情感,并应对他们每天面临的压力。王若ox:江苏省徐州市嘉旺区塔山镇中心小学的刘春娥老师关注农村学生的情绪障碍和对游戏的沉迷,并探索了儿童诗歌教学。您如何理解乡村教师的情感和责任感在乡村教育中的作用?罗伯特·沃克(Robert Walker):教师意识到缺乏物质,营养不良以及祖父母的照顾限制等因素限制了留守儿童的学习。期望教师适应或弥补父母角色的缺失。在农村地区,父母很少 尽管通过花时间准备和反思课程可以大大提高学业成绩,但可以通过商业渠道为学生提供补充教育。王若ox:徐州遂宁县望吉小学的朱勇老师带学生学习并购买肉bun头来填饱肚子,但自己吃东西来满足饥饿。他的照顾影响了这名学生的生活。您如何看待农村教师队伍?罗伯特·沃克(Robert Walker):我相信许多老师为乡村儿童的利益而努力工作。教师需要接受岗前培训和在职培训,以便更好地了解和应对儿童和贫困家庭,特别是留守儿童的状况。有必要调整家庭与学校之间的关系,并考虑到学生的父母在出门在外时会积极参与照顾他们,就像您提到的朱勇老师一样。有必要提供专门的社会工作和支持服务,以减轻教师的负担,并使他们能够满足处境不利的儿童的需求,这些儿童更容易出现学习或行为问题。五,关键词农村社会的一线声音赖望进,福建省人大代表,福建省三明市宁化市中沙乡沙村党支部书记:下沙村是国家级贫困人口村,贫困在2018年得到缓解。该村有产业,目前人均已达到4万多元。扶贫必须从教育开始,因此应优先振兴农村教育,否则乡村将变得很糟糕。为了发展新的农业,农民离不开文化。我们村的民俗很好。大多数村民是从该村the族小学毕业的。专家联系东北师范大学农村教育发展研究所所长吴志辉教授:农村教育“衡量”农村社会的宜居性。社会的重要性。社会是有机的整体,身体的每个部分都有不可替代的功能。学校是农村社会的有机结构,发挥着重要而不可替代的作用。小学是一所深入乡村的国家机构。它是代表国家意愿实施国民教育的组织。这是一种在人民意识中建立国家主权概念的机器。这是国旗在农村社会中飘扬的地方。如果村子里有一所学校,那么郎朗书的声音就是村民生活意义的坐标。当村民上班路过学校时,读书的声音提醒村民生活的意义,甚至提醒村民“我的孩子明年要上学”。我想快点工作,这样我就可以早点给孩子们吃午饭了”““我的孩子明年要上中学。”读书的声音提醒着教育的价值和意义,并表达了希望和希望。此外,乡村学校的生存是衡量乡村社会生存能力的标准,我们经常在城市中发现,如果某个地方有一所优质学校,周围的房价也会上涨,是所谓的“学区住房”现象,其中,高质量的学校作为空间的“场”,其外部性是相对位置的函数,即距离高质量学校的位置越近,它的社会福利价值就越大,因此它被认为是值得居住的地方。对于农村来说,情况也是如此。一旦村庄失去一所学校,这意味着其积极的外部性减少甚至消失,对居民的价值自然会减少se。农村教育不仅对农村社会有价值,而且对城市社会也有价值。我们应该建立城乡共享未来社区的概念,以研究农村教育的地位和价值。优质的农村教育可以帮助提高村民的素质。如果学生毕业后仍是农民,那么受过良好教育的农民就形成了现代有机生态农业的思想和价值观。无论在城市还是在乡村,我们都可以放心食用。谷物,油类,干果,蔬菜和水果,鱼,蛋,牛奶等。如果学生毕业并前往城市发展,那么受过良好教育的公民将形成一个现代的,文明的,开放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念,这不仅会帮助加快人们的城市化进程,实现就业,身份和人格的现代化,同时也改善总体。城市的社会秩序和文明程度不会落入 城市贫民窟的状况。 农村教育从根本上有助于提高农村人口的人力资本质量,有助于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和经济增长,有助于促进产业结构的升级和人民生活的繁荣,并有助于该国摆脱“中间派”的压力。 因此,教育是维持社区和城乡共享未来的最基本支持。《中国教育报》 2020年5月7日,第6版

作者: 网站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