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朵疼可以用手扶着,但是心疼就没有办法”

           近日,湖北中医学院收到了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市萨迦县查秀乡查秀乡八定村村委会的信。在信中,巴丁村委员会感谢大学生宗吉利用他学到的医学…

  

  

     近日,湖北中医学院收到了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市萨迦县查秀乡查秀乡八定村村委会的信。在信中,巴丁村委员会感谢大学生宗吉利用他学到的医学知识积极参与志愿者工作,并在村庄基础设施和医疗条件恶劣的情况下为村庄的防疫工作做出了贡献。 。 3月在日喀则,天气仍然寒冷,不时下雪,风在吹,导致宗吉的耳朵受伤。她的耳朵骨头柔软,被面具的束带挤压,耳朵经常下垂,无法伸直。她看起来像“ rac耳朵”。每天,在进行十多个小时的志愿者工作后,宗吉的耳朵早已感到寒冷,昏迷。面具反复掉下来,他需要用手抓住耳朵。 “你可以用手握住耳朵,但是如果感觉不好,你将无能为力。”宗吉说,当他开始做志愿者时,感到有些痛苦。每个人都还认为该流行病远离村庄,许多人的卫生意识很低,不想戴口罩和经常洗手。 “有些村民经常在喂食动物后不洗手就煮茶和做饭。”宗吉说:“为了做好这批村民的工作,我坚持去上门宣传。一些村民听不懂中文,所以只能讲藏语。每个人都坚决地巡逻。纠正那些外出时不戴口罩的人。”最初,许多村民不支持宗吉的工作,而是直接从温度测量中“跑过去”,但宗吉和其他人则坚持“永远不要错过一个,不要错过一个”的原则,并向大家表示感谢。经过几次“追赶”,慢慢的大家都知道大学生志愿者宗吉不是欺负人的“敲耳朵”,也意识到了测温的重要性,村民们可以积极配合宗吉的工作。 “面对这种流行病,我的家人一开始很担心,不想让我离开。我告诉家人,村里的大学生很少,只有两个在学习医学。后来,我的家人支持了我。其实,我没想太多,我只是想做我想做的。”宗吉说,当我是志愿者时,我每天晚上都在痛苦中,看着天上落下的白雪,计算病毒的潜伏期。想着奶奶Mima Cangjue …担心和恐惧使寂静的夜晚变得极为漫长。“ Mima Cangjue奶奶患有支气管炎,经常咳嗽,担心她会得新的冠心病。”宗姬告诉老奶奶,她的体温已经升高。一直都很正常,请放心,可以预防新发的冠心病,您必须多洗手,多喝热水,多吃营养食品,多运动。妈妈咪咪(Mima Cang)感到祖母听不懂中文为了使她放心,宗济还买了仁庆感冒药和藏药袋,从咪玛·苍觉的祖母家喝热黄油茶,听着“突然”(谢谢),温暖的电流流进宗济的心脏和耳朵。是红色的。在值班时,一个不知名的姨妈突然塞了宗吉一袋零食,对她说:“我的心跳!”她转身消失了。宗吉说:“我保护和照顾陌生人。面对灾难,温暖总是从世界传来的。” “需要提高家乡人民的健康意识,需要改善家乡的医疗条件。”村里组织了一次自愿的血压测量活动,她深深感到自己的家乡需要医生,尤其是了解藏语的医生。宗吉说:“尽管我还在大二,但这种流行病使我更加坚定了自己的选择。毕业后我必须回来当医生。” 《中国教育报》,2020年5月4日,第2版

作者: 网站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