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成为“德法兼修”的时代新人

  观点表明,“巩固道德与法律”的质量要求既不会产生单方面的泛道德思维,也不会产生单方面的法律无所不能。道德素养和法治素养在公民个人素养的发展中具有各自的地位,应将两者统一而不是彼…

  观点表明,“巩固道德与法律”的质量要求既不会产生单方面的泛道德思维,也不会产生单方面的法律无所不能。道德素养和法治素养在公民个人素养的发展中具有各自的地位,应将两者统一而不是彼此背离。自中共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公民道德建设。它不仅进行了一系列重要的部署,而且还建立了理想和信念的基础,培育和实践了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观,并继承了中国。传统美德,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也取得了突出成绩。中国共产党中央和国务院于2019年10月发布并实施了《新时期公民道德实施纲要》(以下简称《纲要》)。部署和实际效果,必将提供思想道德建设和民主法治。所有工作,包括施工,都将得到有效指导。 《纲要》指出:“法律是一种书面道德,道德是内在法律。法治必须在保障和促进道德建设中发挥作用,并在整个法律建设过程中指导道德。立法,法律要求执行,正义和守法体现社会主义道德要求。”这一主张再次告诉我们,要在中国建设法治,就必须坚持法治与德治相结合,使法治与德治相得益彰,相互促进和促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然而,无论是宏观层面的法治还是国家治理中的道德准则,还是中观社会生活中的道德与法治建设从公民的具体日常思想和行为上实现和表达,国家治理存在于全国人民中,道德建设和法治建设也服务于全社会的人民。特定的个人公民,道德和法律要求将是特定的绩效,换句话说,国家治理和社会治理从制度上的转变治理效率的最终优势需要体现公民个人的思想和行为。因此,培养什么样的个人公民是具有根本意义的研究课题。随着《纲要》的颁布,对于应该培养什么样的个人公民这一问题的答案变得更加明确。它大致是从良好的道德风尚到法律上的好公民,再到道德和法律时代的新移民。渐进过程。长期以来,我国的公民道德要求大多是消极的准则,例如勤勉勤俭,文明礼貌和遵守法律,除了帮助他人和勇敢地行事外,很少提及积极的道德要求。 《纲要》指出,有必要“深入学习自我完善,奉献精神,对正义的支持,对穷人和穷人的支持,勇敢的行为,孝顺和对老人的爱等传统美德。 ”,也“促进雷锋精神和奉献,友谊,互助和进步的志愿精神”。 ,并且“以先进的模式引领道德”。上述要求都是具有积极意义的道德要求,将鼓励每个公民达到道德良好的目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新时代的公民不仅必须是良好的道德风尚,而且还必须是良好的法律公民。好公民不仅要遵守道德规范,而且要被动遵守法律法规,而且要走出私人领域,进入公共领域,在合法合理地参与公共事务的过程中维护公共利益。例如,通过实现个人权利促进义务的履行和加强对权力的监督,是一种积极参与公共事务并维护公共利益的公民身份。 《纲要》指出:“促进全民法治和大众化,加强社会主义法治文化建设,为全社会营造法治和法治创造良好环境。 强调道德,引导人们增强法治意识,坚持道德底线。”这是指导群众积极参与。公共事务和维护公共利益,努力与人民成为好公民。法治的质量,所以在新时代,个人公民成为合法的公民就足够了吗?个人公民成为道德的良好人和合法的公民还不够,有必要将这两个要求统一起来成为道德与法律并重的新时代的好公民,尤其是对于高等教育,以教育为目的,培养道德与法律兼备的新移民,以实现这一目标尤为重要。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了“改善法治和全国道德素质”的目标,“学习道德与法律并重”的好公民是这个时代的新人。 o具有中共十九大报告中强调的“社会责任意识,规则意识和奉献意识”。基本的道德义务和法律义务是每个公民都应遵守的底线,但义务只是道德或法律规范的一般规定。它甚至构成了权利的“对抗”,只有责任才能将特定的道德与道德结合起来。法律权利和义务是统一的,成为特定的可执行要求。由此可以说,责任是道德义务和法律义务的具体化,或者一个人只有成为责任主体才能履行特定的权利和义务。责任感体现了一个人在主题方面的精神境界和完整的个性。社会责任意识不仅与道德责任有关,而且与法律责任有关。它是道德责任和法律责任的统一,即法律权利和义务与道德权利和义务的统一。新时代的好公民必须树立社会责任感,为全社会尊重法治和道德建设奠定个人思想基础。像责任感一样,规则感也同样重要。人们通常更多地注意道德和法律在维护道德秩序中的重要作用,但是对“规则”的作用的了解还不够。社会生活的有序性通常表现在某种行为规则体系中。当然,道德和法律是该规则体系的主体,但是“规则”是这两个规则不可或缺的重要补充。换句话说,“规则”作为一种习俗,惯例或惯例,处于道德与法律之间,在一定范围内表达着集体的结构和基本的运作方式,并决定了其中居住者的权利和义务。 “规则”可以是“软”或“硬”。它们在应用方面更加灵活,因此成为道德与法律之间的纽带。 《纲要》指出,“各种社会规范有效地调节着人们在共同生产生活中的关系和行为”,这意味着规则在国家治理和社会生活中的地位和作用是非常必要的。奉献意识也是道德和法律的重要内容,与公共理性一起形成一种自愿精神。新时代的志愿服务精神包括奉献精神和贡献能力。这两个方面的协调成为情感与理性统一的质量要求。简而言之,奉献精神不主张危及生命的奉献精神,而是以公共理性为基础。这种合理性可以简单地概括为“能力大,贡献需要付出努力”。前卫生部发布了《跌倒老年人干预技术指南》,舆论对此表示愤慨。看来当代中国人已经到了需要使用“指导方针”进行干预的地步,甚至帮助了跌倒的老人。实际上,不能由此得出中国的社会道德正在退化的结论,但它表明时代正在进步。一个健康的社会不仅需要帮助他人的意愿,还需要一个更好的公共理由来帮助他人。将愿意帮助他人的意愿更好地结合起来的自愿精神,是“巩固道德与法律”新时代的质量要求的生动体现。简而言之,“巩固道德与法律”的质量要求既不会产生单方面的泛道德思维,也不会产生单方面的法律无所不能。泛道德思维表面上主张道德对社会生活的影响 无处不在,但实际上它通过对个别和偶然道德事件的极端评估而贬低了道德的作用。实际上,道德似乎无处不在,但是有一个独特的调解领域,既不能用来评估所有社会现象,也不能用道德评估代替法律制裁。另一方面,法律无所不能也是一种普遍的误解。法律的局限性来自其刚性和完整性。依法治国,不仅要依法治国,而且要注意人们日常行为背后的价值诉求,使各种事业符合人情和民意。简而言之,道德素养和法律素养在公民个人素质发展中具有各自的地位,应将两者统一而不是彼此背离。 (作者是华北理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的教授。这篇文章是由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专项课题[19JF018]资助的。教育[19JF018]),《中国教育新闻》 2020年第5版(2005年4月30日)

作者: 网站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