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宣传思想工作如何应对疫情防控大考

  摘要:根据防疫时期师生思想动态的三个特点,结合北京大学的宣传和思想工作经验,将时间控制碎片化,内容接受可视化和社会互动趋于虚拟化。建议在流行病防控期间,特殊时期的大学宣传思想工…

  摘要:根据防疫时期师生思想动态的三个特点,结合北京大学的宣传和思想工作经验,将时间控制碎片化,内容接受可视化和社会互动趋于虚拟化。建议在流行病防控期间,特殊时期的大学宣传思想工作应包括内容的存在感,形式的相伴感,互动的收获感,风格的国际化意识,以及强烈的结构整合感。

  关键词:流行病防治高校;宣传思想工作

  流行病的“试卷”涉及所有方面。高校必须统筹预防和控制流行病,促进高等教育的改革和发展,确保生灵,育人和道德建设工作有序进行。在疫情防控期间,各级大学,初中,小学生的开学时间被推迟,“在线学习”成为舆论关注的热点。同时,如何使高校的宣传思想工作适应“后校园时代”,不仅是防疫“试卷”所必须解决的问题,而且是加强和预防流行病学的重要问题。流行之后改善工作。

  做好“后校园”时代的宣传思想工作,关键是要把握新时代“人民”的新特点。根据对流行病防控期间师生思想动态的跟踪研究,初步发现以下特征:第一,时间控制碎片化。师生在家学习,他们的时间计划意识薄弱,很多时间零散。第二个是接受内容可视化。根据公开报道,在流行病防控期间,电视的开机率,收视率和在线视频,特别是短视频点击和页面停留时间显着增加。用户的媒体接受习惯已经进入可视化时代,大学的师生也不例外。本国已经加强了这种习惯。第三,社会互动倾向于虚拟化。校园是年轻学生参与社交活动的重要场所。如果校园是虚拟的,则学生与教师,学生的关系,同学关系以及其他社交互动也将发生变化。基于以上三个特点,结合北京大学(以下简称北京大学)在防控时期的宣传工作和思想工作,可以就以下思想进行交流和讨论。

  在内容上出现画笔

  坚持团结,稳定和鼓励,注重积极宣传,是宣传思想工作必须遵循的重要原则。加强思想理论教育和价值引导是高校思想政治工作的关键内容。在任何时候,您的思想和舆论都必须具有“临场感”,否则您将允许其他人在这一领域中担任职务。在“在线学习”时代,屏幕已成为师生看世界的主要渠道。如果屏幕无法“显示政治”,则师生观念中的“管理”将消失并变成虚无。因此,虚拟时代越多,更多的宣传和思想工作就必须为“存在感”而竞争。  

  灌输真理和正确价值观是宣传思想工作的重要手段。有一种说法认为,“灌输”过分强调强制性,不再适合互联网时代的思想政治工作。对滴注的单方面理解在字面上基本上等同于“开裂的鸭子教学”。实际上,在宣传思想工作的理论和实践中,我们党十分重视这种方法的适用性和针对性,必须将“滴灌”改为“滴灌”。这是与“裂鸭”的本质区别。信息服务的确是宣传思想工作的重要方面,但宣传思想工作并不等于信息服务。它不能被市场需求所吸引。它必须始终强调主观性和领导力。

  北京的出发点是为舆论增色,向社会传播积极能量。 高校的防疫宣传工作。官方的微博,微信和新闻网络依靠在线媒体专注于开展角色交流,讲述以钟南山校友为代表的“民族学者”精神,以北京大学国家医学队为代表的“大医生”故事和Yan Buke等人。代表们克服困难,开展网络教学的“老师”感,以湖北省医学生志愿者为代表的“新青年”形象得到了网民和主流媒体的热烈响应。在不到40天的时间里,出现了十多个“ 10 Wan +”热门文字。同时,校园媒体利用互联网“走出去”校园,并与“在线教室”合作建立虚拟的“在线校园宣传阵地”,有效地提高了党和国家决策的覆盖面和渗透率。教育部署和学校工作安排。

  在形式上增加陪伴感

  离开校园的学生将不可避免地感到孤独,互联网只会带来噪音,使人们很难分辨是非。在流行病的预防和控制中,我们必须找到提高尚未返校的师生团结感的方法,并将其作为一项重要任务。在智能电话时代,作为学习,工作和生活的集成终端,移动电话是人们周围最强烈的友谊感的对象。师生对学校安排的担忧主要通过移动互联网表达。面对师生的期望,高等学校必须及时跟上宣传思想工作,坚持以流动为先,积极融入师生生活,利用新兴的通讯技术“搬迁”校园给老师和学生。

  如果“虚拟校园”想要生动活泼,则必须依靠视听媒体。以在线视频(尤其是短视频)为代表的互联网视听媒体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应用,并且是师生之间一种流行的交流形式。在流行病防控期间,北京大学将“移动+视频”作为宣传思想工作的重要思想,将主要精力放在了新兴的移动视频平台账号的建设和运营上。从疫情开始到3月初,北京大学在豆腐,快寿等App平台上发布了近100部短视频,以帮助预防和控制疫情,并开通了20多个在线视频直播,总计超过1亿观众。刷“官方摇”,喜欢“北京大学快手”,留下信息已成为师生在日常生活中的习惯性行为。短视频平台在流行病预防和控制期间为师生团聚发挥了积极作用。

  增强互动感

  在宣传思想工作的改革和创新中,重要的是要增强群众的收获意识。关键是加强与观众的互动,使观众获得必要的回应。这是因为统一思想和凝聚力不是一个单向的过程。它的内在逻辑要求我们在保持宣传和思想工作主体的同时尊重观众的参与。

  经过数年的积累,北京大学在各种主流社交媒体上开设了正式账户并开放了互动功能,积极回应师生的私人信息和评论,并回应他们的意见和建议。 2019年,北大进入了具有杰出的二维文化特征并在年轻人中广受欢迎的比利比里弹幕视频网络,探索如何通过弹幕与师生互动。在疫情防控期间,北京大学将高质量的长视频资源和实况转播资源放到了比利比里网站上,积极响应师生在选题和内容格式上的建议和需求,并充分利用了弹幕和老师和学生“观看”“交谈”和“边听边学”,以增强在家中对师生的理解感,并探索结合互动和灌输的宣传和思想工作的新方法。

  展现国际风格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教育大会上指出,发展教育和建设教育强国需要更广阔的国际视野。诸如“ MO “班级”使教与学跨越了校园的边界,扩展到整个社会,并扩展到了全国之外,为高等教育的国际化提供了新的途径。在“在线学习”时代,越来越多的外国学生会参加“校园”活动,大学宣传和思想工作的改革和创新也应顺应潮流,以培养“国际化意识”。

  病毒是人类的共同敌人。流行病防治期间,北京大学从全人类共同的未来社区的视野出发,利用其语言优势,利用有影响力的海外社交媒体平台,介绍了世界流行病防治进展和中国的国防控制情况。经验。同时,中国新媒体平台积极报道国际学生参与了防疫志愿服务,增强了他们的荣誉感和归属感。除翻译外,北京大学的海外交流工作还着重于使用跨语言表达,发布各种长短视频,超越语言限制以及增强内容的传播和吸引力。

  强烈的建筑整合意识

  “ 90年代后”和“ 00后”是互联网的“原住民”。在“在线学习”时代,师生将更加依赖互联网。在流行病防控期间,大多数纸质报纸的发行受到阻碍,但在线媒体变得更加活跃-这在一定程度上预示了“在线学习”时代的媒体生态。

  为了有效地进行宣传和思想工作,满足互联网时代的需求,中央政府进行了媒体整合的顶层设计。 “中央厨房”是媒体综合编辑部的一种形式,它投资大,覆盖面广,可能并不完全适合大学的情况。由于这是Internet带来的挑战,您不妨使用Internet思维解决问题并建立“虚拟媒体集成编辑部”。

  在疫情防控期间,北京大学成立了由学校领导领导的宣传工作组,依靠即时通讯工具开展工作,吸引了对新媒体平台影响较大的部门领导参与。每个平台都会提交每天要发布的内容,值班编辑器会确定推送计划,然后每个平台编辑器都会按计划推送该内容并提供有关推送效果的反馈。主题选择计划是根据“主编”的工作指南一对一确定的,并由原始平台所在的单位组织和实施。在特殊的时间和情况下,尽管这种工作方式相对简单,但已开始采用“虚拟综合媒体编辑部”的形式。其中,集中指挥的思想和探索,采集和编辑的模块化,推送的组织以及扁平化的结构是应对互联网挑战的应急措施,也是互联网时代组织的常见形式。将来,他们将进一步探索和创新。 (作者姜朗朗,北京大学党委常委,宣传部主任)

  《北京教育》杂志

作者: 网站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