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的公共伦理启示

        观点表明,在预防和控制新的冠状肺炎流行过程中出现了新的道德现象,并且出现了新的公共道德要求。面对新的道德要求和新的道德问题,有必要在重大公共卫生危机中构建公共道德体…

  

  

  观点表明,在预防和控制新的冠状肺炎流行过程中出现了新的道德现象,并且出现了新的公共道德要求。面对新的道德要求和新的道德问题,有必要在重大公共卫生危机中构建公共道德体系,以维护和谐健康的公共道德秩序。新的冠状肺炎流行病正在全球蔓延。在疫病防控过程中,如何对待疫区人民,疫区人民和被感染者,既有科学合理性,又有道德合法性?应该对受感染,可疑或密切接触的人施加什么道德约束?流行病已经产生了这种道德现象,伦理问题和伦理要求。因此,建立应对重大公共卫生危机的公共道德体系,对于确保和促进社会的和谐发展非常重要。    公共道德:流行病中的良药人们应该如何在流行病中相处?显然,这已经超出了医学的范围,需要公共伦理学来指导和规范。作为处理公共领域公共事务的道德原则和协调各个社会主体利益的价值标准,公共道德可以为实现公共价值提供系统的道德指导和规范。公共伦理为流行病的预防和控制提供了伦理原则的框架。在预防和控制这一流行病中,我们必须面对不同社会主体的利益冲突和需求冲突。由于社会主体的多样性和多样性,人们在重大公共卫生危机中的地位和作用存在显着差异,并且不可避免地会在它们之间出现不同的利益和见解。在流行期间,运营商希望尽快恢复运营以保持经济收入。防疫工作着眼于如何尽量减少公共卫生安全风险,强调防控措施在一定时期内的连续性。显然,这些不同的要求基于人们不同的社会角色,并且它们之间存在紧张关系。如何协调不同利益和意见之间的冲突?应尊重和肯定哪些利益和要求,哪些需求需要对流行病的预防和控制作出让步和妥协?这些都是公共道德建设中必须面对的重要问题。只有遵循公共道德原则,我们才能为上述问题提供合理有效的答案,以免陷入重大公共卫生危机的道德困境。公共道德为流行病的预防和控制提供了法律依据。合法性是公共生活特别是行使公共权力的核心问题。只有具有合法性,所采取的措施才能得到人们的认可和支持,并具有适当的设计和执行原因。面对这种流行病,大多数国家采取了强有力的控制模式,形成了限制出行和在公共场所进行强制性健康检查等措施。这些措施都涉及个人权利,例如社会成员的自由和隐私权。强制性权力一旦被不慎操作,可能会损害个人权利并损害预防和控制的道义合法性。一方面,公共道德可以为防疫政策和措施的道义合法性提供证据,另一方面,它可以成为对防疫工作进行道德检查和审查的基准。公共伦理为流行病的预防和控制提供了道德共识基础。应对重大公共危机需要社会的共同努力,而前提是要达成有效的社会共识。除了社会主体的多样性所引起的相互价值冲突外,许多道德价值观念也将在特定背景下发生冲突。因此,在重大公共卫生危机中,我们不可避免地会遇到价值选择问题。在社会一级,我们必须面对公共卫生与社会经济效率之间的矛盾。例如,防疫措施可能会降低经济效率,那么如何在两者之间进行选择?在个人层面上,限制我们的自我行为意味着我们必须放弃部分个人自由,给我们的个人生活带来很多不便。但是,这些措施是确保公众和个人健康的固有要求。我们该如何选择?这就要求形成一种全社会普遍认可的价值排序方法,赋予某些价值以道德优先的地位,以指导人们 在特定环境中做出合理和合理的选择。为了达成这样的共识,很明显,不能从个人的私人道德中探索答案,而只能依靠公共道德。公共道德为流行病的预防和控制提供了友好和谐的人文氛围。友好对待彼此是缓解社会紧张局势和避免道德伤害的内在要求。 “友善”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内容之一。在东方和西方,数千年来,“友好”一直被视为公民应拥有的美德。我们和其他人都在一个社会社区中,我们已经根据我们的公民身份建立了兄弟姐妹。对我们的同胞友好不仅是我们对其他公民的道义责任,而且是维持我们的社会共同体的道义纽带。面对重大公共卫生事件,我们对他人的道德态度尤为重要。公共伦理为社会成员之间建立友好的道德关系提供了坚实的基础。公共伦理是从整个社会的角度出发的,其价值取向是实现个人与社会的有机融合,实现个人利益与公共利益的协调。因此,公共伦理可以帮助人们了解自己和他人在社会中的共同需求,以友好的态度拥抱社会的多样性,并从他人的角度理解彼此的需求,自觉地同情和独立地在公众中行动选择时会考虑他人的利益。    公众利益:流行病中公共道德的维度。在重大的公共卫生危机中,人们只有通过在社会社区和公共利益的层面上建立公共道德,才能解决流行病中的道德问题,并使公共利益最大化。建立以公众利益为核心的公共道德原则。面对新的冠状肺炎流行等重大公共卫生危机,只有整合社会资源和力量,才能有效控制局势的发展,才能在抗击该流行病方面取得最终胜利。这就要求所有社会主体充分理解公共卫生与人身安全之间的内在联系,并从社会共同体利益的高度协调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形成社会协调合作的格局。社会协调的过程不可避免地涉及利益,观点的妥协,让步,甚至牺牲。问题是我们如何对价值进行排名,以及如何在不同社会主体的权利主张中进行优先选择。公共利益原则不仅承认个人利益的合理性,而且强调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的统一。它认为,个人利益必须服从集体的根本和长期利益。当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冲突时,应限制个人利益。 ,维护集体利益。在重大公共危机中,作为公共伦理基本原则的公共利益的合理性在于:第一,公共利益原则不否认和排斥个人利益,而是充分肯定个人利益,防止集体成为“假集体”。 ”维护每个公民的生命和健康权,尊重人民的个人权利,是我们应对重大公共危机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也是我们制定相关政策和采取有关措施的重要依据。其次,公共利益原则揭示了集体利益和个人利益的一致性。保护公众健康并阻止病毒和危险源的社会传播是个人生活和健康的基本保证。因此,如何促进公共卫生已成为应对重大公共卫生危机的关键问题。个人总是受到自身理性的限制,很难根据个人判断做出最佳选择,因此他们只能从整个社会的角度做出正确的决定。阿玛蒂亚·森(Amartya Sen)和威廉姆斯(Williams)在这方面说:“个人演员可以在一段时间内做出最适合他们的刻意决定,而不会引起争议。但不公开。我们必须承认这样一个观点,理性要求个人仔细考虑他不确定的未来。但是在公开场合,我们做出了重要的政治假设,即建立了主权中心,即使在有限的时间限制下,也必须考虑整个社会。 , 决定 在社会的整体层面上追求社会与个人之间的和谐与相互促进的公共利益的道德取向有助于我们维护健康的公共道德秩序。第三,公共利益原则确认了公共利益的优先性。公共利益原则为解决利益相关者之间的冲突提供了明确的道德指导:一方面,社会成员应共享公共利益,在增进公共利益的同时增进个人利益;另一方面,公共原则利益要求个人在利益与公共利益之间存在重大分歧时做出妥协和牺牲,公共利益原则不仅确立了公共利益的优先地位,而且为这一优先权设定了严格的条件,从而保护了个人利益不受随机伤害。并在公共利益和个人利益之间保持平衡有趣。对于重大的公共卫生危机,社会成员应自觉与社会对流行病的预防和控制合作,并遵守流行病预防的总体情况;预防控制部门和组织在行使公共权力时也应充分考虑人身权利,避免不必要的冲突,并确保公共权力的道德合法性。加强基于公共利益的公共道德责任认定。承担公共道德责任的社会实体对于应对重大公共危机至关重要。重大的公共危机意味着社会成员必须承担更多的责任,并且每个社会成员都有义务积极地履行职责。一些学者将责任分为主观责任和客观责任。后者源于法律,组织和社会对角色的期望,而前者则源于我们对忠诚,良心和身份的信念。公共道德责任更属于主观责任类别,要求人们有意识地认识到流行病对社会社区和公共利益的威胁,并有意识地认识到他们在预防和控制艾滋病方面应向他人和社会提供的帮助。流行性。公共道德责任的社会认同对于采取统一的社会行动和形成社会协同作用具有重要意义。鲍曼指出:“这种道德社区需要长期的承诺,不可剥夺的权利和不可动摇的义务交织在一起。”社会社区赋予其成员特定的责任,这些责任源于社区的生活历史和文化。传统。我国有着悠久而灿烂的传统文化,悠久的家庭和乡村情怀,深深植根于中国和中国皇帝后代的血脉中,对国家和民族的责任感是我们的特色。社会社区。我们必须以社区成员身份为基础,超越狭narrow的个人视野,并致力于实现社区的良好价值。个人应按照社会流行病预防控制要求,加强道德自律,服从社会预防控制措施,并响应社会防治指导。基于我国优秀的传统社区文化,我们可以形成一个承认道德责任的中国模式,为全球抗击流行病提供参考和参考。 (吴海泉是中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周金平是中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教育报》 4月9日,2020年,第5版

作者: 网站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