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评价改革:吹响进一步深化教育综合改革的号角

  中央深层改革委员会第十四次会议审议了《新时期深化教育评价改革总体规划》(以下简称《规划》),并以党中央,国家名义下发。理事会,发出了号召,要求在新时代进一步深化综合教育改革。 …

  中央深层改革委员会第十四次会议审议了《新时期深化教育评价改革总体规划》(以下简称《规划》),并以党中央,国家名义下发。理事会,发出了号召,要求在新时代进一步深化综合教育改革。

  面对矛盾把握主要矛盾

  教育评价与教育发展方向有关,什么样的教育评价具有办学取向。扭转不科学的教育评价取向,坚决克服仅成绩,仅进步,仅文凭,仅论文,仅帽子的顽固疾病,就是要改善立德的实施机制,培育人才,促进教育治理的现代化。系统和治理能力,并建立必要的教育能力。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问题是事物矛盾的体现。我们强调提高问题意识并坚持问题导向。我们认识到矛盾的普遍性和客观性。我们必须善于理解和解决矛盾,以此作为突破工作局面的突破。”教育问题是错综复杂的。要把握教育评价的改革,首先要直面矛盾,促进事物发展。同时也要把握主要矛盾,通过解决主要矛盾来推动其他矛盾的解决,用评价改革来推动综合教育改革的进一步深化是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的应用。教育改革的方法论。

  “计划”正面临着矛盾,宣布了永不停止全面教育改革,敢于“硬骨头”咀嚼的决心。当前,教育改革已全面进入“深水区”。那些具有高度共识和容易改变的人几乎被改变了,其余的基本上都是困难的“硬骨头”。其中,最困难的是教育评估。它的典型表现只有分数,只有进步,只有文凭,只有论文和只有帽子。如果将某些教育改革改变到一定水平,就不能将其推倒。 “堵路”基本上是教育评价。 “如果不改变教育评价,就不能改变”已成为“常识”,并一再被用作改革停滞或失败的原因。在这种情况下,是否改变教育评价已成为人们观察综合教育改革强度和决心的主要指标。这也是6月30日中央深层改革委员会第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计划》后,各界人士关注并发表大量相关文章的主要原因。 “计划”是与“最艰苦的战役”作斗争的宣言,是为全面教育改革掀起“艰难之战”的普遍动员。可以说,促进教育综合改革的决心和前进的步伐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教育评价改革的决心和结果。

  《方案》抓住了制约教育综合改革进一步深化的主要矛盾,体现了以评价改革带动教育综合改革的新思路。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报告提出了“深化教育领域的综合改革”的构想。 “改革”第三次全体会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是教育部门的主要名称,也是教育改革的一般要求和发展。从过去的项目式和单方面突破性改革到强调改革的协同作用,完整性和全面性,这是对教育改革规律的认识的重要加深。但是,近年来的全面教育改革实践告诉我们,全面教育改革不仅应在教育体系内进行“小整合”,而且还应与其他机构(例如机构,财务,计划,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甚至不仅是系统内政府机构的整合,而且还包括与父母,公司和媒体等社会力量的整合。会心 是一件容易的事,又是一件艰辛的事,那么,围绕“树立道德,养民”的根本目的,团结各种“条款”,“障碍”以及社会各方力量来协调推进教育改革的基础是什么呢?目前,只有教育评估才能具有如此强大的动员能力。评估是指导,它可以告诉各方在哪里努力工作;评估也是一种利益,它可以使各方愿意努力工作。近年来,作者一直在对省市高考改革条件的评价进行研究。许多同志对我说:“不仅要看现实条件对高考改革的制约作用,还要看现实条件对高考改革的促进作用。地方政府对此应该予以重视。离开,多年未完成的事情可能很快就会解决。”这是教育评估改革的“反冲洗效应”的简单表达:“如果教育评估不改变,就不能改变。”从积极的角度看,这也意味着教育改革的突破。教育评估是整个教育改革的生机,教育评估改革是整个教育领域“牛鼻”的主要矛盾,只有通过评估改革才能积累足够的改革动力,进一步推动综合改革。实际上,这不仅是对改革意愿的宣告,而且是对改革思想的完善。

  “计划”本身也体现了全面改革的理念。一方面,教育评估改革是整体教育改革的一部分。另一方面,教育评价改革本身也是一项全面的改革。 “计划”突出了评价改革的系统性,综合性和协同性。例如,在改革任务上,除了着重提高每个人都关心的成果评估之外,还建议加强过程评估,探索增值评估,改善综合评估。再例如,在评估对象方面,不仅是学生,教师和学校的评估,还包括党委和政府的评估以及用人单位的评估。

  以评估改革促进综合教育改革

  “计划”是一个总体轮廓。下一步,教育部门应采取一系列政策措施,“以评估改革为起点,更好地利用整体教育改革”,并将其落实到工作的各个方面。结合教育评估改革的内在特征和流行病对中国教育的反思,对如何善用教育评估改革,大力推进综合教育改革提出几点建议。

  首先,教育评估改革需要充分利用我国的制度优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大多数人民的根本利益的代表。教育评估改革的目的是考虑整个国家的根本利益和长远利益,而不是仅仅计算某些人的表面利益和短期利益。否则,几乎不可能进行深入的教育评估改革。这是因为教育评估改革不可避免地会涉及深层次的利益调整,并且在许多情况下,尽管某些人受益,但也意味着其他人的利益受到损害。这也是实施教育评估改革困难的主要原因。因此,教育评估改革几乎不可避免地引起了很多争议和不满。在这样的情况下,只有依靠我们的体制优势,以判断标准是否有利于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为前提,才应该坚决改变。我认为,这是“计划”提出的要坚决克服仅等级,仅进步,仅文凭,仅论文和仅帽子的顽固疾病的地方。

  其次,教育评估改革应帮助顶尖创新人才脱颖而出。教育是民生,也是国民经济。当前,一流创新人才对国家安全和竞争力的重要性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教育质量对国民经济和社会的影响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直接。基本之一 我国教育质量的特点是平均值高,方差小,但知识经济社会的国际竞争规则是,最高值比平均值更重要。以芯片开发为例。世界上最高水平的团队在哪里比每个国家的平均实力重要得多。疫情爆发后,美国对中国的技术和人才的封锁不断增加,我国对顶尖创新型人才的教育和培训效率低下的弊端和危害变得更加突出。我们必须采取果断措施,坚决摆脱各种有形和无形的制度,这些制度和条件限制了顶尖创新型人才的培养和出现。在评估改革中,追求公平相对容易,在测验和得分之前人人平等。但是,如果这样的评估体系不利于顶尖创新人才脱颖而出,那么收益大于损失。

  其次,教育评价改革需要坚持多元化。与其他教育力量相比,我国教育的多样性显然不足。主要原因是我们的教育评估标准过于单一和僵化。在“跟随”阶段,也就是说,当评估标准明确时,高度集中和“一千所学校”实际上具有效率优势。但是,随着中国教育逐渐从“跟进”转向“并行”甚至“领先”,可供借鉴的经验越来越少,确保方向的安全性比追求速度更重要。教育改革需要加强顶层设计,但不能依靠顶层设计。聚集一群专家来制定评估标准,然后在全国范围内严格推广,是非常危险的。在“唯一的确定性是不确定性增加”的时代,确保安全的最佳方法是增加我国教育的多样性。正如美国高等教育科学家德里克·博克(Derek Bok)所说,每种类型的大学都可能犯错误。多元化有助于分散风险。即使环境发生很大变化,某种类型的学校也无法满足社会变化的需求。其影响范围也是局部的,不会造成系统性灾难。中国是一个幅员辽阔的大国,不同地区的教育差异很大,所以教育中不可能犯系统性的错误。在制定评估标准时,国家必须具有灵活性,允许多名统治者,支持和保护各个地区的学校在教育方面进行创新,并形成充满活力和多样化学校类型的教育生态。只有这样,整个中国教育才能更有效地应对变化莫测的外部环境。

  (华东师范大学教育系副主任,教授科正)(《国民教育》 2020年第12期)

作者: 网站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