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大山,享受更好教育不再是梦

  Gulinisa的孩子Ajiaguli居住在昆仑山深处,目前正在新疆阿克托县梧桐中学八年级学习。由于这所寄宿学校,她14岁的女儿Ajiaguli可以走出山峦,来到100多公里外…

  Gulinisa的孩子Ajiaguli居住在昆仑山深处,目前正在新疆阿克托县梧桐中学八年级学习。由于这所寄宿学校,她14岁的女儿Ajiaguli可以走出山峦,来到100多公里外的一个县接受与城市儿童相同的教育。像阿加古利一样,帕米尔高原和昆仑山的大多数“幼鹰”现在都在县学校学习,他们的命运因此而改变。在一个新的更大的阶段,未来它们将飞得更高更远。

  感觉像家的寄宿学校

  “万山之州”是阿克托县所在的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的别称。这里高耸的高山,交错万沟,平均海拔4670米,占高山面积的96.4%。崇高的昆仑山给当地牧民带来了艰难的生活条件,而牧民的孩子世代相传地生活在深山中。尽管我们已经尝试了许多方法来解决学校条件并组建一支教师队伍,但城市与牧区的教育质量之间仍然存在很大差距。

  “过去,在偏远的牧区,学生很少,条件也很困难。一些教学场所只有一间教室,黑板被分成六个块,分别教给1至6年级的学生。”阿克托县委教委副书记,教育局书记,党委书记,副局长杨小强说:“在这样的环境下,如何提高教学质量,如何使牧民满意?教育?”

  面对农牧民零散居住,学生上学距离长,尤其是边远农牧区的孩子和留守儿童,该怎么办?阿克托县党委和阿克托县人民政府进行了许多调查,并征求了农牧民的意见。根据当地的自然条件和农牧民对接受更好教育的强烈愿望,他们决定在县和重点乡镇建设一批寄宿学校。牧区和高原地区的儿童创造了良好的教育环境,并提供了与城市儿童相同的优质教育资源。

  “自2013年以来,我们合理调整了中小学的布局,使来自牧区的儿童能够在县级学校学习。”杨晓强说:“来自6个偏远牧区乡和阿克陶乡的44所学校和教学场所的1544名学生Yagchak小学的600名学生聚集在一起,全部成为Akto县小白杨小学的学生。”

  然后在2015年,阿克托县将883名4、5、6年级学生从Baren乡和Pilal乡的9所学校转移到县城,并在Akto县成立了小虎羊小学。后来,成立了阿克托县雪松中学和梧桐中学。

  目前,阿克托县共有17所寄宿学校,其中9所小学,8所中学和9555寄宿学生。这些来自偏远牧区和农业地区的孩子们终于可以与县里的孩子们一起接受更好的教育了。

  “这是一所投资1.2亿元的寄宿制学校,雪松中学,招收了3378名学生,其中大部分来自昆仑山深牧区。”阿克托县雪松中学党支部书记张金磊对记者说:“这里距离学习最远的孩子在400公里之外,有些孩子必须骑马和驴出山。”

  美丽的校园,先进的设施和高素质的老师,是牧民及其子女过去无法想象的一切。现在,它们都摆在孩子们的面前,并成为现实。

  为了给牧区的孩子们营造一种家的感觉,阿克托县努力工作,愿意花钱。它已投资1.43亿元,用于中小学教学楼,宿舍和学生食堂等基础设施的建设,改造和扩建。 “孩子们在学校学习,生活,饮食和生活,相当于孩子的第二故乡。”张小强说:“这既是一所学校,又是一个家庭,所有设施都必须达到家庭的温暖。”

  古丽曾经在一个牧区,缺少蔬菜,所以她很少吃。到达寄宿学校后,根据成长所需的营养对学校食堂的饭菜进行搭配。她没有吃蔬菜的习惯。幸运的是,老师慢慢地引导她养成了养成的习惯。 吃蔬菜,身体变得更健康。

  寄宿学校的老师像父母一样

  “来自牧区的孩子是这座城市许多事物的新手,因为他们从未见过。”苏官老师阿曼古丽(Aman Guli)对记者说:“新学期开始不久,我发现许多水龙头坏了。结果,孩子们从未见过水龙头。他们认为水龙头很有趣,转过身来,但被扭曲了。 ”

  阿曼古利没有批评孩子,而是耐心地教他们正确使用水龙头。她利用这一事件,结合思想政治教育的内容和现场教学,使孩子们学会了热爱公共财产和热爱学校。 “对于这些孩子,我们必须有足够的耐心,并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一点一点地教他们,因为他们过去的知识很少,而且环境已经改变,因此我们必须让孩子慢慢适应新的环境。 。”

  寄宿学校,管理和服务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阿克托县对此非常关注。他们将寄宿学校的寄宿学校管理人员团队的建设与教师团队的建设相同。他说:「我们亦视宿舍管理员为老师。这是因为儿童大部分时间都在宿舍度过。宿舍是儿童教育和训练的重要场所,宿舍管理员是重要的团队。

  阿曼·古利(Aman Guli),现年36岁的住宅看护人,已经当了8年班主任。 “我总是让自己处于学生的第二任父母的位置来考虑这个问题。这个角色不能放错位置,我必须对学生进行充分的对待。”阿曼古利说。

  从孩子们的个人卫生到生活习惯,洗澡和洗头发,Amanguli拥有一颗无尽的心。 “仅仅六个月,我改变了孩子们的外表,变得越来越漂亮,漂亮和整洁。”她高兴地说。

  三年级学生Shabak说:“老师A是我的母亲。在很多事情上,她比母亲要体贴。如果没有她的照顾,我可以健康快乐地成长。”

  阿克托县的住宅管理人员团队全部来自教师。许多住宿管理人员也曾担任班主任,他们在领导学生方面拥有非常丰富的经验。结果,住宅人员的整体素质大大高于以前的住宅人员。他们站在讲台上,了解孩子们的心理,知道如何与他们交流,知道如何爱学生,因此他们深受学生的爱。

  “宿舍老师非常好。我们感到很满意。我们把孩子放学了,我们的家人也很放心。”沙巴克的母亲说:“我可以不用照顾孩子就出去工作,一年可以多挣三,四,五元。不仅摆脱了贫困,而且变得富有。”

  孩子们上完寄宿学校后,他们学会了用筷子吃饭,用牙刷刷牙,用脸盆洗脸,喝白开水和其他健康的生活习惯。这些看似普通的生活习惯在牧区很难实现。 “儿童的营养和健康得到充分保证。国家实施的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和寄宿学生生活津贴,使每位寄宿学生都可以在学校享受科学合理的饮食营养计划。”张小强说:“它保证了孩子们准时的健康。一天三顿饭解决了学生过去在家不能按时进餐的问题,这使父母非常满意。”

  采访中,记者注意到,在寄宿学校学习和生活时,父母和孩子的脸上突然露出微笑。

  像高原鹰一样飞得更高

  “将来我会去一所医学院,想成为一名医生。然后,我将回到家乡为父母和牧民治病。” 13岁的阿米丹(Amidan)坚定地讲述自己的理想。很少,她已经知道回馈自己的家乡和社会。

  艾米丹(Aimidan)是阿克托县(Akto County)小虎羊小学的六年级学生。她说:“我真的很喜欢现在的学校生活。老师很好地照顾我们,洗净我们,折叠被子,并深刻感受到老师的爱。我很高兴,老师很好,校园很漂亮,食物很好,还有很多朋友。 “她说了一口寄宿学校的所有好处。”“这是一个假期,学校将免费将我们安全送回家。假期结束时,学校将安全带我们上学,因此父母不必担心。” Amidan高兴地说。

  厄塔克镇中心小学位于昆仑山的深处,也是一所寄宿学校。 “所有329 学生是来自牧区的孩子,距离学校最远的地方是20公里。” Oytaq镇中央小学党支部书记Behantiguli对记者说:“每个星期一早上,学校都会去学校乘校车。星期五下午在家里接送孩子,并逐户送他们回家。”

  尽管这是该镇的寄宿学校,但记者看到这里的条件与该市寄宿学校的条件相同,由五名生活老师负责儿童的日常生活。学校拥有各种班级,网络教室,功能教室等,设备目前最先进。在这21名教师中,音乐,体育,美容和心理健康方面的教师都是专业人士。 “过去,我什至不敢考虑。寄宿学校的建设使孩子们可以获得更丰富的教育资源。”白鹤提古里说。

  Reyisa现在是Oytak镇中央小学的四年级学生。她的姐姐和弟弟都在县城的一所寄宿学校学习。

  “兄弟姐妹将来会去更大的城市读书。”她用流利的普通话对记者说:“我从祖母那里听说,她以前没有书就去上学。她坐在岩石上,在泥上写字。我的母亲只是上初中。在一个肮脏的房子里,她的许多同学住在一个铺着地板的宿舍里,每天上学,她必须走6公里的山路,要吃干na饼和喝一些水是很困难的。运河。”

  “现在,教室是新的,桌椅是新的,书本是免费的,校餐是免费的……”雷伊莎继续讲故事。这位四年级学生的讲故事能力使记者感到惊讶。但是她讲的故事是真实的。

  “我的三个孩子都享受国家的优惠教育政策。没有这些良好的政策,孩子将无法阅读那么多书籍,也无法在如此好的学校学习。” Reisa的母亲Gulinisa说。

  对于生活在“万山大国”帕米尔高原的牧民来说,让他们的孩子离开昆仑山并接受更好的教育是他们期待已久的梦想。今天,一所拥有优美环境和设备精良的寄宿学校正成为帕米尔高原“幼鹰”实现其飞高梦想的广阔舞台。 (中国教育报-中国教育报网记者姜福尔)

作者: 网站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