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少数民族学生培养:从教育起点公平到教育过程公平

  【摘要】由于民族地区基础教育薄弱,高考优惠政策普遍存在,普通高校少数民族学生的民族语言水平不高,学习基础薄弱。为了更好地培训少数民族学生,有必要采取措施提高他们的学业成绩。作者…

  【摘要】由于民族地区基础教育薄弱,高考优惠政策普遍存在,普通高校少数民族学生的民族语言水平不高,学习基础薄弱。为了更好地培训少数民族学生,有必要采取措施提高他们的学业成绩。作者认为,高校可以通过开展分层教学,建立学习小组,参加科学研究的本科生,将多民族文化作为教学资源,在教学中回应少数民族文化等方面,帮助少数民族学生提高学业成绩。

  关键词:大专院校;少数民族学生;学术成就

  中国的高等教育已经从“学习”变为“易学”,“促进公平,提高质量”已成为高等教育的发展重点。少数民族教育是高等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少数民族高等教育的优惠政策为少数民族学生提供了更多的录取机会。进入大学后,大学帮助少数民族学生缩小与其他学生的学习成绩差距,提高他们的整体素质。这样少数民族学生才能获得公平的教育机会。在教育过程中实现公平和公平的结果。本文从少数民族学生培训的角度探讨了学生学术水平的提高。

  提高少数民族大学生学术水平的必要性

  高校中的少数民族学生一般学习基础薄弱。由于民族地区基础教育薄弱,国家制定了一系列民族教育优惠政策,既增加了少数民族学生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又降低了少数民族学生的入学门槛。高校中少数民族学生与其他学生的学业水平普遍存在差距。存在诸如非熟练的国家语言和数学和外语等学科表现不佳的现象。少数民族学生在课程之外参加语言学习,专业设计比赛和专业技能认证的比例不高。少数族裔学生在学科竞赛中取得了优异的成绩。

  一些少数民族学生的专业能力差,综合素质低。一些学生的职业计划含糊不清,对实习和就业经验的准备不足,这会影响他们的就业竞争力并面临就业困难。少数民族大学生就业困难还有其他原因:随着高校规模的扩大,全国大学生人数迅速增长,大量毕业生进入劳动力市场。如果社会需求没有显着增加,就业压力必然会增加。面对瞬息万变的市场经济,高校的反应相对滞后,专业设置不均衡,培养的大学生的素质和能力无法满足市场需求。此外,少数民族的语言,饮食习惯和沉重的农村情结也会影响学生对就业地区的选择。少数民族大学生将在更适合就业的地区考虑习俗,饮食,居住和交流。

  针对少数民族学生学习基础薄弱的问题,高校已采取措施补充少数民族学生的文化知识。例如,上海财经大学为学习基础薄弱的少数民族学生提供三门课程的小班教学:大学英语,高等数学和大学汉语。 [1]但是,总体上,大学对提高少数民族学生的学习成绩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大学里的一种普遍做法是继续进入预科课程,汉族学生以及内地新疆和西藏班的学生都将进入。通常对性能的要求较低。这种管理方式易于操作,但不利于学生的长远发展,削弱了少数民族学生的竞争力。从根本上说,高校应该采取更多措施,提高少数民族学生的整体素质。

  影响少数民族学生学习成绩的因素分析

  少数民族学生学习基础薄弱,主要受区域社会经济发展水平不平衡,社会经济发展水平低下等因素的影响。 划分城乡的管理体系。中国基础教育的发展是不平衡的,地区之间,城乡之间以及学校之间的教育条件和质量存在很大差异。受城乡二元结构的影响,我国城乡教育发展水平差距较大,农村教育相对落后,资金不足,办学条件差。此外,基础教育实行县级管理制度,中小学主要由县级财政资助。中国幅员辽阔,不同地区之间差距很大。即使在同一地区,学校之间也存在很大差异。中小学教育投资不足,教师水平低下,导致少数民族学生的学习基础薄弱。

  研究者试图用理论从学生的民族文化,家庭经济状况的角度来解释文化剥夺理论,社会资本,文化资本,经济资本等不同民族学生学业成就的差异。 ,父母的教育程度和社会阶层。社会环境对少数民族学生学业水平的影响。人类学家从文化角度解释了少数民族学生的学业状况。人类学家用文化差异的概念来解释少数民族儿童的学业失败,并提出了“文化中断理论”。该理论认为,教育是文化传播的过程,也是学习者文化适应的过程。少数族裔学生表现不佳的主要原因是少数族裔学生家庭环境的价值观与学校所接受的主流文化的价值观和文化之间的不一致。少数民族学生从小就讲母语,而学校则中断了他们的传统语言和文化进程。在学校里,教授外国文化,并使用少数民族学生相对不熟悉的语言。使弱势群体的儿童脱离其生活环境和社区文化,突然从一种行为转变为另一种行为,将导致学生学习成绩低下。 [2]该理论认为,学校课程必须整合少数民族学生的文化。

  文化资本和社会资本理论为解释家庭背景对学生学术工作的影响提供了独特的视角。布迪厄认为,资本可以分为三种基本形式:经济资本,社会资本和文化资本。这三种资本具有相应的功能和制度形式,可以在一定条件下相互转化。文化资本是社会所有阶层和个人拥有的知识,性情和文化背景的总和。它表现为内在知识和修养的形成,这体现在能力,自信心,知识,自我修养和其他形式上。 [3]文化资本体现在人们根深蒂固的性情中,体现在文化对象中,也可以体现在某些制度化的知识和技能中,通常以考试的形式颁发给合格者并颁发资格证书和文凭,并给予确认。 。在家庭中,文化资本取决于代际传播,这是前辈对年轻一代的戒律和行为。文化资本的数量表明学生未来教育成就的差异。在学校中,一些少数民族学生的文化资本处于较弱的地位,这反映在以下事实中:父母不重视子女的教育,期望值低,无法为子女的职业发展提供指导。

  社会资本是“与通常已知和公认的或多或少制度化的关系网络有关的实际或潜在资源的集合”。 [4]社会资本是与团体成员和社会网络相关的资源,它存在于家庭关系,专业关系,组织关系和邻居关系中。社会资本在不同阶级和不同社会群体之间分布不均。父母的社会资本可以为子女提供更好,更多的教育机会,使子女获得更好的教育成绩,从而实现社会阶层的再生产。大多数少数民族生活在边远地区和边远地区,那里的信息被封锁,他们缺乏广泛的生活。 社会上的人际关系,导致少数民族学生缺乏社会资本。

  除了文化和家庭背景外,校园环境对学生的适应,发展和成长也有很大的影响。 Tinto的辍学理论被广泛用于研究大学生与环境之间的相互作用,以及环境对大学生发展的影响。 Tinto认为学校由学术环境和社会环境组成,学生与校园环境相互影响,进行“学术整合”和“社会整合”。学术整合包括学生参与的学习活动以及师生之间的互动。社会融合包括学生参加的课外活动以及学生之间的互动。在学校,学生通过人际沟通获得信息,知识和经验,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自身的不足,增强了他们在学校的适应能力,并帮助学生取得了学业上的成功。 [5]但是,这种理论也有缺点。该理论基于同化理论,该理论认为,学生必须与原始文化区分开,以便成功融入学校。实际上,学生将从自己国家的传统文化中受益。

  Museus专门针对少数族裔学生融入学校的心理,提出了“文化融合”的概念。除了学术融合和社会融合,学生还具有文化融合。如果学生参与校园文化环境,将会有更强的归属感。 [6]学校的新生入学教育,心理咨询,专业教师和辅导员的指导以及对学生的照顾等,都有助于学生尽快适应大学生活。由于少数民族学生的传统文化与学校文化之间的差异,高等学校应鼓励建立与少数民族文化有关的学生协会,以使少数民族学生有机会表达自己的身份,分享传统文化并加深他们对传统文化的理解。这些活动使少数民族学生在一定程度上建立了自己的民族文化与主流文化之间的联系,并建立了支持少数民族学生的校园文化。

  文化中断理论,文化资本,社会资本等理论表明,对高校少数民族学生的培训应重视其文化与学校文化的联系,以弥补少数民族文化资本和社会资本的不足。少数民族学生的家庭。在经济和文化方面为少数民族学生提供支持。

  培养少数民族大学生的对策与实践。

  针对少数民族学生培训中存在的问题,国内外大学采用了分层教学,建立研究小组,参加科学研究的本科生,实施导师制等办法,以帮助少数民族学生更好地融入校园和社区。提高学业成绩。

  采用多种教学方法,提高少数民族学生的学习成绩。分层教学。分层教学是根据教育对象的差异,根据自己的能力对学生进行教学的一种模式。分层教学的理念与孔子的“根据自己的才能进行教学”的教育理念是一致的。由于遗传和社会环境等诸多因素的影响,学生的行为习惯,智力水平,身体素质和人格特质表现出差异。分层教学是一种在充分考虑学生学习水平和能力差异的基础上将学生分为几个层次的教学,并为不同层次的学生提出了不同的学习目标,以满足他们的个性化学习需求。每个学生的潜力。随着学校招生规模和学生来源地的逐步扩大,由于民族,地区,家庭背景,学校等的不同,学生的学习基础也有所不同,一些高校已针对不同水平的学生实施了分级教学。 。例如,北方民族大学根据学生的基础和需求对大学英语,高等数学,大学物理,机械制图等课程进行分级教学。大连民族 大学对录取分数超过本科控制线的预科学生实行试点学分制,并建立基本的本科水平考试。通过考试的学生可以免修预科课程,直接上本科课程。对于学习基础薄弱的学生,将实施大班授课,小班授课,开设英语“零起点班”,并实行灵活的课时,直到学生的英语水平适应专业教学为止。西藏民族大学实行分级英语教学。

  成立学习小组。通过在学习基础薄弱的新入学学生中建立学习小组并进行辅导,是提高学业成绩的有效方法。大学的头两年是少数民族学生适应大学学习和培养职业兴趣的关键时期。例如,西北民族大学成立了“大学生学习协助中心”,以促进学生的独立学习,并通过诸如学生学习互助和师生互动等渠道和方法提高学生的学习能力。学校在每所学院都建立了学习辅助中心和学生辅助团队,并在学习辅助中心的基础上开展了一系列学生辅助活动和专业知识讲座。为少数民族学生举行了一次分享会,分享他们为考试做准备的经验,他们在此分享了他们对学习态度,学习动机,学习目标,专业课程的学习方法,英语学习,专业选书和阅读,并引发了讨论。这些活动有助于学生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加强信息共享并提高成绩。

  少数民族学生还需要加强民族语言学习。国家通用语言学习远远不能满足一般意义上的交流需求。学生还需要学习学术语言。只有掌握学术语言,学生才能准确地理解和掌握老师讲授的内容,学习专业技能并树立信心。具有良好学历的学生将参加更多的学术活动,并在学校获得更多的经验。对于不熟练使用国家通用语言的少数民族学生,学校应增加汉语课时,并扩大专业汉语的覆盖面。

  教程系统也更普遍用于本科培训。学生入学后,学校会为学生安排一名导师。学生定期与导师会面。导师了解学生的学习进度,帮助他们制定具体可行的计划,选择适合他们的课程,并指导他们完成任务。导师激发学生的学习热情,提供学习信息,给予学生精神上的鼓励,并帮助他们了解职业发展的多种可能性。一些高校对本科生实行导师制。例如,宁夏大学对大学生实行导师制,以帮助初中生尽快适应大学学习,并指导高中生在其能力范围内进行科学和文化创新。新疆医科大学为少数民族学生建立了学术导师制。对于低年级学生,学术导师主要由高年级学生担任;对于高年级学生,请选择优秀的中青年教师来指导学校。在选择学术导师时,被选为学术导师的高年级学生应根据学习成绩,相同的种族或家乡作为主要考虑因素;被选为学术导师的年轻教师基于对少数民族的习俗和基本特征的了解。元素。这样,就可以在心理上缩小少数民族学生与导师之间的距离,以确保课外补习取得更好的效果。

  让多民族文化成为一种教育资源。高校构成了一个由来自不同种族,地区和社会阶层的学生和教师组成的多元化社区。各个民族的文化是人类文化和智慧的源泉。中国56个民族的文化构成了中国文化。学生和老师的不同群体为学校带来了活力,对问题和创新思维方式提出了不同的看法,并丰富了学生的学习经验。在研讨会上,不同国籍的人在某个问题上有不同的看法和不同的观点, 丰富学生的思维。在一个组织和一个团队中,不同专业和国籍的人可以提供新颖的观点,从而提高解决问题和决策的质量,并使发现和创新成为可能。多元化的团体为学生提供了跨种族和跨文化的接触与交流的机会。多样化的观点使学生能够打破自己熟悉的生活经历,质疑现有的假设,检验公认的事实,深入了解社会的复杂性,并促进学生对与种族和文化,财富与贫困,公平与公正有关的问题进行深入思考。正义。在社交互动中,学生发展认知技能并培养适应多元化社会所需的批判性思维。

  当学生提高跨文化交流能力,对民族问题有正确的认识,打破偏见和心理障碍时,他们将树立正确的民族观和世界观,并最终改善社会中的民族关系。同样,在课堂上或其他活动中讨论种族和种族问题,参加关于种族和种族问题的讨论并具有与不同群体互动的经验的学生,在大学毕业后对复杂的社会会更加满意。更适合在多种族和多种族的环境中工作。这些学生更有可能促进不同种族和民族之间的相互了解,并促进一个国家和世界上不同文化之间的相互尊重和相互理解。 [7]

  高校接纳多样化的学生群体并不意味着可以将多样化的资源直接转化为学生教育。多元化的群体带来差异,这可能导致人们之间缺乏信任和冲突。高校应引导学生建立健康,平等的人际关系,并组织学生有目的地进行跨文化的对话和交流。学校应开设多元文化课程,组织学生在上课后和课后进行跨文化交流,讨论与种族有关的问题,并从多元文化比较的角度更全面地思考和理解其民族文化。

  在教学中对少数民族文化的回应。文化存在于生活的方方面面,并影响个人的理解,判断和行为。民族文化代表着一个国家的集体意识,它影响着人们以不同的方式看待世界并对世界做出不同的反应。文化也影响课堂教学。一些教育工作者将文化作为教学的起点,将学生的文化,语言和生活经验融入课堂教学中,回应学生的学习风格,提高学生的学习成绩。当学术知识和技能与学习者的生活经历相关时,学生将对学习更加感兴趣,并且学术成就将得到改善。

  教师必须掌握课程知识和教学技能,并了解家乡少数民族学生的生活和文化,并营造教学氛围,激发学生学习的动力。根据建构主义教学理论,教师应根据学生的相关知识和经验来建构新的知识和经验。因此,教师应熟悉和理解学生的家庭和社区生活,例如学生在家中使用的语言,家庭生活中常用的技能,学生的爱好,学生的学校生活经历和学习入学前的条件,家乡的人口,经济和种族组成状况。

  教师可以根据国家和学校的教科书,结合学生的特点来组织教学内容,课程内容可以包括少数民族建筑,纺织品,数学运算和文学等材料。教师应了解,不同民族的语言表达方式不同。在对美国不同种族和种族的学生的教育进行观察和研究之后,盖伊发现学校的课堂交流通常一次只关注一个问题,通常是精确的线性交流。沟通者使用公正客观的方式陈述事实,表达简洁,完整和恰当的词语;重点突出主题,并尽可能减少情感因素。事实与支持观点之间有明确的联系。另一方面,美国的某些少数族裔倾向于采用一种间接的交流方式,将不同的问题串成一个故事。的 故事似乎不连贯,说话者似乎没有目标,谈话各部分之间的关​​系松散。 。叙述或讲故事的目的是最终为回答他人的问题提供背景。 [8]

  中国各民族的习俗和交流方式不同。例如,当维吾尔族学生需要帮助和合作时,他们将使用幽默和笑话来表达自己的困境,希望其他人在幽默的语言中能感受到自己的困难并伸出援手。 [9]再举一个例子,大多数蒙古学生是外向的,他们的心理活动更加暴露,他们在处理问题上果断而果断。但是,当遇到困难时,他们有时会无意中考虑后果并倾向于情绪化。 [10]在教学中,教师还应应对不同民族的文化和交流方式。

  建立灵活的管理制度,鼓励少数民族学生达到学业要求。少数民族大学生一般勤奋学习,努力克服困难。但是,有些学生,特别是偏远地区的学生,无法在规定的学年内完成学业。有些学生辍学,有些学生勉强获得毕业证书。 ,但是总体素质不高。每所学校都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制定有利于学习困难的学生(包括少数民族学生)在大学期间完成学业的管理方法。例如,可以适当地放宽必修课和选修课的比例,或者在不降低要求的情况下,可以通过其他在行为,学术,文化和体育活动以及社会实践方面的成就,将学习困难的学生转换为学分的一部分。 。也可以采用更加灵活的学术体系,给学习有困难的学生更多的学习时间和参加考试的机会,并鼓励和支持他们通过努力工作达到毕业要求。

  参考资料:

  [1]上海财经大学。上海财经大学已经形成了有效的少数民族学生培训机制[EB / OL]。 http://www.shmec.gov.cn/html/article/200905/52194.php。

  [2] Ogbu,J. U.文化不连续性和教育(J)。 《人类学与教育季刊》,(4):290-307,1982年。

  [3] Bourdieu,P.,Passeron,J.《教育,社会与文化的再生产》(M),Sage出版有限公司,1990年。

  [4]布迪厄,体育资本的形式,载于教育学社会学理论和研究手册[M]。 Greenwood Press.Sage Publications Ltd.,1986年。

  [5] Tinto,V。离开大学:对学生流失的原因和对策的反思(J)。芝加哥大学出版社,1993年。

  [6] Museus,S。文化参与校园环境(CECE)模型:种族多样化的大学生群体成功的新理论。迈克尔·B·保尔森,高等教育:理论与研究手册[M]。施普林格,2014年。

  [7] Milem,J.F.,Chang,M.J.& Antonio,A.L.基于研究的视角在校园中开展多元化工作[R]。美国大学协会协会,2005年。

  [8] Gay。G.文化响应式教学:理论,研究与实践[M]。纽约:师范学院出版社,2000年。

  [9] Reziyan·Wakas。关键词:维吾尔族大学生,跨文化交流能力,互动教学问卷调查,谈判与交流国家教育研究,2015,(5)。

  [10]郑立军。关键词:蒙古族,汉族,大学生,人格特征,比较前沿,2003(11)。

  (作者:于海波,单位:《中国国民教育》杂志社会科学研究部,NAEA 2020,第6期)

作者: 网站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