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北,找到最北 | 万里边疆教育行

  今年夏天,我很幸运地加入了《中国教育报》“新时代的辉煌70年奋斗,万里边疆教育”的媒体报道团队,与同事们一起来到了祖国最北极的漠河市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本文提到的所有内容均基…

  今年夏天,我很幸运地加入了《中国教育报》“新时代的辉煌70年奋斗,万里边疆教育”的媒体报道团队,与同事们一起来到了祖国最北极的漠河市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本文提到的所有内容均基于我在本地所见,所闻,所想和所想,以及我的浅浅的个人和专业经验。

  北方在哪里

  尽管在地理书籍中说“我国的南北分界线是秦岭和淮河的分界线”,但显然,对南北的理解因人而异。在广东人眼里,甚至有个笑话,“广东以北都是北方”。

  那么为什么我们仍然需要一种方向感呢?

  以我本人为例,他是在我国东南沿海的一个省长大的。在北方大学上学后,我意识到找到北方并不意味着迷路。我才明白作为扩展,开玩笑“找不到北方”通常意味着迷失方向,毫无头绪,而灵魂迷失了方向。

  黑龙江省漠河市北集镇北集村,是我们这次旅行的第一站,也是我国人们心目中最北端,最寒冷的地方。在最寒冷的冬天,温度可能会达到零下50摄氏度。

  实际上,起初它不是北极村,而是漠河村。熟悉中国历史的人会知道,直到清代《尼钦斯克条约》签署,中国领土的最北端才能从漠河向北延伸数千公里。

  漠河村的演变具有悠久的历史:自清代以来,它已从河边的少数民族游牧地转变为多民族聚居地,由于《爱会条约》的签署,它已成为一个边缘。由于俄罗斯人窃取黄金,来自边境站的中国自然村落成为土匪入侵的最前沿。随着清代漠河金矿局的建立,这个小村庄的地位逐渐变得越来越重要。

  1947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在这里建立了民主政权,使这个小村庄有了新的生机。经过几次合并和名称更改后,北极村现在是它的著名名称。

  在21世纪初,北极村和大兴安岭的其他地方一样,受到禁止商业采伐的影响。大批林业工人被解雇,经济面临痛苦的转型。近年来,随着旅游业的发展,“最北部”的概念经济已深深扎根于当地人民。

  现在,在这个小村庄里,到处都可以看到“最北端”的标志:最北端的银行,最北端的邮局,最北端的医院,最北端的餐厅,“最北端的家庭” …当然,也有北极镇中央学校包围的“最北端学校”-人们眼中的“最北端学校”。

  在学校面试的第一天,我和我的同事正忙于完成设定的拍摄任务,并且几乎不了解“北方学校”视频的主题。总体而言,这所“北方学校”似乎与该国其他地区的学校没有太大区别。

  晚上八点或九点,我看着天空中的日落和北极村中熙熙tourists的游客,突然想到一个问题。目前,对于外国人来说,去北极村是“最北”的意思。人们寻找北方并找到最北方,这似乎更多是出于对该地区甚至生活边界的好奇心。那么,“最北端”对其中的人民意味着什么?

  在第二天的采访中,我随时随地把它扔给了最北端学校的老师。他们摇了摇头,说他们从未想过这个问题。我不会放弃并鼓励他们:“没关系,现在就考虑吧。”

  有趣的是,尽管他们每个人都说他们从未想过这个问题,但他们讲的故事却包含了“寻求北方”的内容。

  例如,马建国总统上大学时就学习地理。这位教授曾在课堂上对他们说:“我们的南部是三亚,北部是漠河,而漠河是中国的北极。将会有所发展。”在1997年,他因对教授的抱负而对未来充满了渴望,他跳入魔鹤教书,但从未离开。自新世纪初以来,在林区经济转型过程中,大量与伐木有关的人外流。马建国一行 上述变化对教育的影响是非常无奈的:学校不仅没有留住优秀的老师,而且学生人数也急剧减少。过去,每班有50或60名学生,但只剩下89名学生。 ,校园是空的。

  在担任校长后,马建国采取了各种方法来提高学校的教学水平,丰富学生的课外活动,并探索学校的内涵。近年来,学校的学生人数达到了最低点,不仅没有失去单一的学生来源,相反,每年有五到六名外国学生来学校读书。

  说到自己的故事,马建国说时越来越兴奋,他说:“我认为祖国最北端是最偏远,最遥远,最困难的地方,也是需要的地方教育和坚持不懈。”震惊了

  返回后,当我们优化“北方学校”视频的主题时​​,我们自然将入口点设置为“在“北方”学校中寻找北方”。

  完美无暇

  前几天,我收到微信消息,从校长马,带着些许愤怒的语气,并张贴一个链接,说是在它的内容是“太夸张”和“拒绝其他边疆教师的贡献。”

  我点击了链接,发现原来是某个网站制作的有关王中磊和于静夫妇的视频。这两人是北极镇中心学校下属学校北虹村北虹小学的仅有的两名老师,也是我们采访“我是边疆老师”系列视频的主题。

  老实说,如果我从未去过我国地理上真正的最北端的村庄北虹村,如果我没有去过北虹小学并采访了两位老师,那么我在书中介绍的一切都会感动得流泪。视频,我相信视频编辑者要传达的每个单词都会进一步产生一些错误的认识。例如,我认为在我国最北端的小学授课完全是王中磊和于静的意愿的结果,而不是命运的笑话。王忠磊向老师报到职务时,错误地认为北虹国小在县城。我认为,王忠磊和于静在北虹小学坚持不懈,宽容孤独,克服生活中的种种困难,完全是出于他们的爱心和意愿,而忽略了他们与环境的互动,忽略了他们在温暖环境。在孩子和他们的父母取暖的情况下,与孩子接壤。 ;他们甚至可能进一步认为,如果没有王中磊和于静,学校将无法继续下去,他们本来应该是北虹小学的一生的老师。如果他们想离开一天,那将是边境教育的“背叛”。

  换句话说,不负责任的叙述很可能“变相”变相两名教师的生活。

  P48.jpg

  中国教育出版社《边疆旅游》黑龙江举报组与当地师生合影。照片由王有文提供

  实际上,在去北洪村之前,在查询王中磊和于静的有关报道时,我有一个问题:为什么几乎每份报道都强调他们两个放弃了仅“可能”而又愿意到达那里。边防村小学是否致力于教育?这完全与“ 85年代后”年轻人的真实心态不一致。而且,几乎每个报告的“口径”都是不同的。有人说王中磊本来可以在齐齐哈尔的一所中学当老师,但是为了当北虹小学的老师,他毅然放弃了。有的直接将王中磊的大学学位“提升”到学士学位;其他人把俞静放在北虹小学的原因完全归功于王仲磊的有力说服力…好像没有强调那样,不足以解释两人对边境教育的无私奉献。

  当我到达北虹小学,与王中磊和于静一一核实时,我大笑起来。这些报告中的大多数都是基于夸大甚至虚构某些事实,从而创造了两个近乎完美的角色,完美到与我们所居住时代相去甚远的程度。

  这些报告的原因是什么?我怀疑一种可能性是,记者遵循了高大全先前的人物举报方法。除了这种方法,他们不知道还有什么其他方法可以显示字符的特征。另一个可能性是 记者不愿或无法走进受访者的内心世界,聆听他们的声音和真实需求。

  我认为,所有“不愿”或“无能”都源于“身份”和“视角”的异化。疏远带来的完美只会给人一种“大树下什么也没有增长”的感觉。

  边境教育有其自己的逻辑

  北虹小学两名在职教师的“神化”可能会在不知不觉中掩盖过去为学校付出辛勤工作的人。马校长的愤慨也与此问题有关。

  在采访中我们了解到,在王中磊到来之前,只要北极镇中心学校是一名具有十多年教学经验的老师,他们所有人都去了北虹小学任教,从五年开始。到半年。一些老师仍然去过那里很多次。老师告诉我一个“好故事”,即中央学校副校长刘永奎在北虹小学任教五年。由于刘永奎的女友在镇上的卫生所工作,只要他没有遇到大雪和高山,他每天放学后都会开车3个小时将他的大摩托车带到镇上,遇到他心爱的女孩,然后返回到村庄。 。

  想想那个场景,学习体育的“帅气”老师路过了“拉风”!然而,这个故事在浪漫中有些苦涩。每年北虹村的冰冻期持续8个月,当地人形容为“你不能从外面进来,你也不能从外面进来”。刘老师在外出的日子应该怎么办?他本人告诉我:“您每个周末都可以拨打固定电话给边防公司打一次电话。”是的,这是2009年之前的北洪村,没有水,电,邮件和手机覆盖。当然,令人高兴的是,这个女孩被刘老师的诚意打动了,两人结了婚。后来,刘先生结束了五年的教学生涯,回到北极村与妻子过着幸福的生活。

  每个看似简单的结局的背后,实际上都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工作。支持这只手的操作是边境教育管理的基本逻辑。这种逻辑似乎与教育和教学没有直接关系,也没有人认真研究和总结过,但每天都被边远的农村教育管理者实践和不断验证。它涉及的许多问题可能不会放在桌子上或写在研究论文上,但这些问题是真实的,并影响着农村教育的运作。例如,一个男老师可以在边境小学呆多长时间?如何解决他当地的食物问题?将已婚女老师送到远程教学地点多长时间?单独寄送某人是否合适,还是有一个伴侣合适?偏远小学缺少教师。如何解决教学科研问题?学校需要与边防公司建立什么样的关系,以便最大程度地获得公司的帮助和支持。

  我认为,马校长只是一种“个人精神”,他对农村社会和农村教育的运作结构非常熟悉。 “让一个年轻的老师在北虹村很长一段时间独自呆很长时间是不现实的。”他负责管理中央学校和教学场所。他具有一组理论,这些理论尚未总结,但被证明是简单易用的。例如,青年教师的个人发展,婚姻和爱情要考虑所有问题。在他的积极努力下,2012年,王忠磊的前校友以及当时的女友于静通过了入学考试,并且该学校隶属于县育才中学。此人先进入北虹小学上班,然后经过不断的调整,正式转到北虹小学。与王中磊团聚。

  马建国还做了很多“神奇”的事情。例如,兰州大学政治教育专业的研究生郭苏莉毕业后跟随她的边防军丈夫来到北极村。马建国偶然遇到了郭先生,听了郭先生的审判演讲后,觉得很好。他记得学校没有研究生教师,因此决定将这种才华引入学校。为了组织和解决郭老师的教师更替室,当地人似乎无法完成许多任务。只要学校致力于孩子们,他就无能为力,也无能为力。不敢跟上级说话。在某些地方,只有上级部门和下级部门才具有“借调”人员。中央 学校的教职员工短缺。马总统实际上报道说,有两个人是从镇政府“借来的”,以协助校园管理。

  在采访中,我什至感觉到边境地区和偏远地区的中央乡镇学校的校长基本上等同于当地的社会活动家。具备成为社会活动家的能力,不仅需要长期的扎根和无私的奉献,而且还需要在生活和生存中有很多智慧。

  我进一步认为,有时候,“局外人”等研究人员和政策制定者会站在各自的位置,可能会轻易地提出一些改进边境教育的建议或意见,但这些建议和意见的实施最终取决于教育工作者的意愿。前沿工作努力实现。边疆教育的发展趋势应由已离开边疆的人们和仍然坚持边疆的人们共同决定。

  归根结底,边界教育的逻辑在教育之外并不存在。它经常测试实施者的能力。而且,偏远地区越远,就需要越多优秀的教育者加入。

  (作者是我们的记者,《中国教育报》记者)

作者: 网站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