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建平、刘仲奎共话新时代高校对口支援 | 两会E政录

        面试:   时间:2019年3月8日15:30   嘉宾:全国政协委员程建平,北京师范大学党委书记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西北师范大学校长刘忠奎 …

  640.webp.jpg

  

  面试:

  时间:2019年3月8日15:30

  嘉宾:全国政协委员程建平,北京师范大学党委书记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西北师范大学校长刘忠奎

  主持人:《中国国民教育》杂志社主编赵小亚

  赵小雅:大家好。这是中国教育出版社的“两期电子政务记录”。我是《中国国民教育》杂志的主编赵小亚。

  今天的“两届电子政务记录”的主题是“对口支援如何促进地区间高等教育的协调发展”。邀请了两名客人到我们的工作室。他们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北京师范大学党委书记成建平。欢迎程书记,欢迎刘总。

  我们知道,对口支援工作是党中央,国务院为缩小东西方差距而做出的一项战略决策。该决定已经执行了近40年。它涉及各行各业,并支持各种形式。教育对口支援是对口支援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确切地说,高等教育的对口支援始于2001年。关于高等教育的对口支援的实施和背景,让我们首先观看视频以了解其内容。 (视频省略)

  相应的支持对提高中西部地区高校水平具有重要意义。

  赵小雅:程书记,据我们所知,北京师范大学是“西部地区高校合作伙伴支持”的首批参与学校之一。目前得到对口支援的学校包括青海师范大学和西北师范大学。为了让大家知道有关支持学校。您能在对口支援工作中详细介绍北师大的思想和实践吗?

  程建平:大家好!今天是3月8日妇女节,也是“ 2月2日”。龙抬起头。祝大家节日快乐,万事如意!作为第一批对口支援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对口是西北师范大学。您可能不知道我们两所学校的历史渊源相同。

  谁都知道西南联合大学。最近,有一部电影“吴文熙东”讲述了西南联合大学的故事。邓家先,杨振宁等科学家均受到西南联合大学的训练。至于西北联合大学,也许每个人都相对陌生。当前的西北农业大学,西北工业大学和西北师范大学都是从西北联合大学(主要基于北京师范大学)留下的种子中发展而来的。

  北京师范大学在2001年一直支持西北师范大学。我们对此工作非常重视。从学校层面来看,北师大原校长非常重视,并成立了对口支援领导小组,每年讨论对口支援的对口问题,协调学校有关部门的工作。我们还与西北师范大学举行年度对口交流会议,讨论年度工作计划和实施计划。在过去的十年中,北京师范大学做了很多工作,以支持西北师范大学的人才培养,学科建设以及干部培训和交流。例如,我这里有一个数据。我们与西北师范大学共同培养了MPA,并帮助西北师范大学成为甘肃省第一家拥有MPA资格的院校。此外,我们还利用北京师范大学的教学法和历史优势来支持西北师范大学相关学科的建设。同时,我们共同申请科研项目,包括申请专业硕士和博士学位课程,并实现学术资源共享。北京师范大学每年还派著名学者和专家到西北师范大学讲学。在过去的十年中,我们和西北师范大学在相互支持的过程中互相帮助,为西北师范大学的发展做出了一定贡献。

  赵小雅:西北师范大学刘校长是人民政府联合创办的重点大学 甘肃省政府和教育部也是第一批被确定为支持学校的学校。您如何看待大学的对应支持在资助学校发展中的作用?带来了什么变化?

  刘忠魁:对口支援工作在西北师范大学的建设和发展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我个人认为学校至少取得了三项改进:学科建设的改进,人才培训质量的提高和科研能力的提高。

  正如郑书记刚才提到的那样,西北师范大学和北京师范大学有着相同的根源。抗日战争时期,北师大西迁,办一所学校,改制为一所和二所,西北师范大学成立。有时我们说北京师范大学的西进运动是中国最早的西部开发。可以说,这一过程在西北地区中国高等教育的布局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鉴于这种历史渊源,我们两所学校的专家,学者和教师之间有着天然的亲近感。两家学校的师生干部之间进行了长期的交流和交流,通过交流与交流发展了情感融合。

  在漫长而微妙的过程中,西北师范大学的老师们从北京师范大学的老师那里学到了很多学术理念和办学理念,包括学习方法,人才培养方法和方法等。 。这种微妙的作用存在于所有方面。

  同时,我们两所学校都具有师范教育的特点,所面临的问题也很普遍。解决问题的许多想法也很普遍。因此,两所学校在学校定位上也有亲密感。通过这一过程,我们的人才素质也得到了极大的提高,我们的教学团队也得到了更大的提高。

  在对方的支持下,北京师范大学为西北师范大学培养了52名缺少专业的博士生,接受了我校55名教师的进一步培训,有7名干部赴北京师范大学学习和学习了先进的管理方法。相应的支持也大大提高了我们学校的科研能力。双方教师组织了大型学术会议,共同承担科研项目,参加学术交流。在一定程度上,他们已经实现了学术资源的共享,并为我们学校的科研能力做出了贡献。有很大的进步。

  刘仲ku:西北师范大学的学科建设起步较晚。 2002年,我们学校的博士课程数量相对较少。例如,我负责的数学博士课程。当时,北京师范大学同意支持西北师范大学的学科建设。我做到了,还有其他同事在北京师范大学担任兼职博士生导师。这项工作极大地促进了我们后来的博士课程。在心理学专业的建设和发展过程中,它得到了北京师范大学的支持,包括人员培训和大型学术会议的组织。

  赵晓雅:你还在北京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吗?

  刘仲ku:因为我现在有博士学位,所以我现在的博士生在西北师范大学接受了培训。

  有效扩大大学对口支援的深度和广度

  赵晓雅:程书记,大学的对口支援工作是中国西部大开发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您如何知道和理解这项工作?从支持大学的角度来看,您可以在哪些方面专注于辅助大学的发展?学校的支持工作的下一步是什么?

  程建平: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和去年召开的全国教育大会明确指出,教育是国家的重大计划,党的重大计划,是地区发展的最大动力。西部大学将继续成为西部地区发展的主力军,是促进西部大学发展的重要课题。我们已经开展了近20年的教育对口支援工作,有必要系统地总结一下 并整理出这种方法。

  在新时代,有必要增加对方支持的高度,广度和深度。如果说过去在“临时治本”上付出了更多的努力,我认为将来应该做出更多的努力来“根治”,坚持以问题为导向,以需求为导向。例如,自去年以来,教育部已组织北京师范大学为青海师范大学提供全面的对口支援。在北京师范大学与西北师范大学合作的基础上,将这种支持模式提升到更高的水平。在此基础上,添加了以下方面:

  一种是联合多所大学来支持一所大学。例如,西北师范大学和青海师范大学的某些学科不是北京师范大学的强项,因此北京师范大学将率先与兰州大学,陕西师范大学和山东大学联手支持这四所大学。此方法基于清华大学与多所大学在青海大学的共同支持。青海大学近年来的发展证明了该模型是比较成功的。

  其次,我们选择常务副校长史培军为青海师范大学校长。

  第三,我们俩共同建立了高原科学研究与可持续发展研究所,并建立了一个公共平台进行学科研究和人才培养。过去,专家离开了,但没有留下任何平台。现在,这种对等支持模型为长期合作留下了平台。我们还选择了一组关键专家在青海师范大学担任长期或短期职位,以便我们的强大学科可以与青海师范大学的辅助学科联系起来。此外,我想组织青海师范大学的优秀学生来北京或北京师范大学珠海校区学习一年,以提高学生的培训水平。

  采取了这些措施之后,我感到对应的支持达到了一个新的水平。有了这种对等的支持关系,我们需要北京师范大学的领导者为推动这项工作而努力,这项工作已成为学校核心工作的一部分。过去可能没有将它视为特别重要的工作,但现在却完全不同了。这也是我们学校教育和扶贫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高校开展教育和扶贫工作。我认为同行支持是一个很好的方法。

  赵小雅:这种形式的团体支持会被用来支持西北师范大学吗?还是需要支持除青海师范大学以外的其他学校?

  程建平:这次我很幸运地在政协会议的教育组第42次教育会议上与刘主席分享。碰巧我们都收到了这次采访的邀请。这些天我们也在交流。两届会议结束后,双方领导人应认真讨论。大河西北师范大学未来的对应支持将以何种方式升级?

  赵晓亚:接下来,我想问一下正在被资助的大学刘校长,我们需要以什么方式支持学校提供真正需要的帮助?

  刘仲ku:最重要的有两个方面,一是师资队伍建设,二是学科建设。

  总体来说,需要提高资助大学的教师水平,具有博士学位的教师比例不是很高。教职工专业水平的提高对我们学校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我们希望我们可以选拔一些优秀的年轻教师来攻读北京师范大学一些短缺专业的博士学位。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将增加具有博士学位的教师人数,并进行变革。师资队伍的结构提高了师资队伍的水平。

  关于学科建设,我非常同意程书记的观点,即对口支援的方法和内容应该创新。我知道北京师范大学的许多学科和专业都有一批在国内外​​学术界具有影响力的专家和教授。他们了解学科发展的动态,并对学科发展规则有深刻的了解。因此,我想邀请这样的专家和教授,为我们的学科建设提供一些关键指导。例如,帮助我们指导学科发展方向,整合我们的优势,弄清重点方向 突破,并监督我们具体措施的实施。通过他们的高水平指导,我相信我们的学校可以极大地改善为当地经济和社会发展服务的水平。程局长刚才提出的北京师范大学支持青海师范大学的措施,也是我们最需要的。

  赵小雅:根据您的陈述,最需要支持的领域是学科建设和教学团队。您和郑书记碰巧在一个教育小组里开会了两次。对于刘主席这样的需求,是否应该在下一步进一步推动?

  程建平:是的,我们将一起讨论。

  赵晓雅:刘校长,同行的支持只是对西部大学发展的推动。从西方大学管理者的角度来看,西方大学的发展需要哪些支持?除了对方支持的问题外,最需要解决的紧急问题是什么?

  刘忠奎:对口支援是支持西部大学发展的重要举措,但西部大学也希望得到国家其他方面的支持。最紧迫的任务是建立教学团队。近年来大家都知道的事实是,东西方大学的高层次人才发展趋势非常严重。现在有一种说法:孔雀向东南飞,麻雀向东南飞。

  赵小雅:西北师范大学目前情况如何?

  刘忠奎:每年,都有一些优秀的老师提议调动。让我们保持情感,并尽力希望他们为西部地区的建设和发展做出贡献。或者至少我们可以分享。在全国两次会议上,我还建议国家采取一些有力措施来支持西部大开发,特别是西部地区的教育发展,以阻止当前人才从西方大学流向东方大学的趋势。 。用教育部部长陈宝生的话说,就是“止血”,然后采取一些政策来达到“输血”的效果。对于我们的西方高校,我们不能只是等待,我们必须做一些事情来增强我们的身体和改善我们的“造血”功能。

  赵小雅:您认为应该如何改善资助学校的“造血”功能?

  刘仲ku:在这方面有很多工作要做,例如加强师德师风建设,为上班族营造良好环境,充分发挥学术带头人的作用,使教师具有一定的领导才能。在职业生涯中具有成就感,并发挥西部的经济发展作用。发挥更大的作用。我们将通过一些体制机制保护他们,使他们能够实现自己的理想并在职业生涯中有成就感。

  在支持大学和接受大学之间实现双赢合作

  赵小雅:请问程书记,北京师范大学已经开展了多年的对口支援工作。通过实践,您对这项工作有什么建议?从实际工作的角度来看,可以采取什么措施来达到预期的效果?

  程建平:对口支援工作是社会主义制度的优势所在。我们需要做的是如何更好地利用这一优势。去年,我很幸运地参加了几所西方大学的本科评估。通过这一过程,我认为需要加强三个方面。

  一种来自国家一级。刘主席刚才也说,我们应该制定一些有利于西方的政策。近年来(国家有关部门)也在做这项工作。在这次会议上,我了解到,去年,教育部直属西部的高等学校,与东部的学生相比,每名学生的人均分配增加了20%。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会议上说,如何制止孔雀向东南飞的现象,首先是“止血”,然后是“输血”和“造血”。在市场经济环境下,依靠盲目停止的方法是不可行的,应该采用更多的指导方法。例如,国家和教育部应该在西部建立一些工作,并鼓励东部的专家学者来西部工作。西部也有其优势。例如,在我们学校的副校长史培军在青海师范大学工作之后,他学习了地理学。去那里后,他提出了一系列可研的 鉴于青藏高原的现实问题。实际上,如果有一套系统的保证,例如,如果我们的老师在西方的大学工作,那么一段时间后,我们是否可以再增加一个资格来招募博士生?现在,我们的大学还面临学科评估,大学评估和“双重一流”评估。在此过程中,是否也可以将对方的支持用作评估标准。另外,就成绩而言,例如,如果我们学校的一位教授在西北师范大学任职,那么在此期间他们所取得的成绩能否由两所大学共享?这个问题应在国家一级进行总结。 ,充分发挥该系统的优势。

  第二个是地方政府层面的。我认为资助大学所在地的政府应该从更高的层次理解教育的重要性。我认为必须同时更新政策和概念,以便西方大学拥有良好的环境和发展政策。

  第三是大学水平。作为辅助大学和辅助大学,特别是对我们的辅助大学,我们必须提高认识。我们现在支持青海师范大学。我们不能止步于支持。我们必须从北京师范大学和青海师范大学的战略出发,共同解决青海的教育问题。在级别上考虑。例如,青海的基础教育要求一批又一批的优秀教师在第一线工作。北京师范大学不可能派这么多学生来青海当老师。青海的许多地方都位于海拔4,000至5,000米的高原上。我们的学生去以后很难适应。但是我们可以组成一个“部队”来克服困难。提高我国基础教育的质量,既是西北师范大学的使命,也是北京师范大学的使命。我们与西北师范大学的合作处于共同的未来社区。我们还必须加强对学校领导和老师的教育,提高每个人的认识,从而在新时代形成对口支援的新模式。

  赵小雅:刘总,同样的问题。作为接受学校,作为西方大学的校长,您对大学对应支持政策有自己的理解和建议吗?

  刘忠魁:我有三个建议。

  首先,对口支援在支持西部地区大学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我们希望继续这一发展。当然,我们必须结合支持大学和资助大学的实际情况,相应支持的方法和内容也应有所变化。用旧的方法不能做。

  第二,我认为应该从概念上重新理解对应的支持。相应的支持不仅是为了支持大学的单方面贡献,也不是被资助大学的单方面接受或享受。其中必须包含合作内容。对于我们的资助大学,我们必须找到并发挥我们自己的学科优势,阐明我们的特征和优势,我们在学术研究中的优势,找到我们自己的优势之后,我们将与支持的大学相互学习优势,然后实现这在合作过程中是双赢的。

  第三,我建议该国考虑采取一些政策和措施来支持对口援助。例如,在支持大学的支持下,能否将接受大学的学科建设成果纳入支持大学的学术成就中?尤其是在目前一流大学一流学科建设的过程中,如果能包括统计数字,调动支持大学工作的积极性非常有帮助,也对促进大学的发展非常有利。西方大学的学科建设。

  赵小雅:非常感谢刘总和程书记之间的交流。通过两位代表的共享与交流,我们了解了北京师范大学和西北师范大学作为支持者和接受者在这项工作中的智慧和努力,并了解到高校的对口支持工作在推动区域性高等教育的协调发展对服务国家战略具有重要意义。

  非常感谢郑书记和刘校长今天来到我们的工作室,并感谢大家的观看。今天的直播在这里。再见!

作者: 网站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