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阴老腔:来自黄土高原的呐喊

     (旧调歌手张希敏(左三)和他的希敏班。照片由张嘉兴提供)   “黄河转弯到华山,一个叫双泉的村子弯了起来。双泉热爱唱老音,咆哮了数千年。”顾名思义,双泉是两眼的春天。据说…

  1.jpg

  (旧调歌手张希敏(左三)和他的希敏班。照片由张嘉兴提供)

  “黄河转弯到华山,一个叫双泉的村子弯了起来。双泉热爱唱老音,咆哮了数千年。”顾名思义,双泉是两眼的春天。据说水就像万物的血液,但是这块天生就被山川环绕的宝地并没有像流水一样培养出温柔的文化,却养成了沧桑和热情的文化。

  老强原本是双泉村张家的家庭戏。从汉代到现在,它已经反复发展,并且出现了许多艺术家:张怀英,张玉印,张全胜,然后是张希敏。老强的表演风格也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发生了相应的变化,从最初的带皮影戏的表演到现在的前戏演唱。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了解老强了,老强也走出了陕西双泉,甚至出国了。

  几天前,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的11名学生组成了“老强”研究小组,来到陕西省渭南市华阴市渭鱼乡华阴老强双泉村。为期10天。通过调研,亲身体验老强的独特魅力,了解老强的生活,探索老强在舞台上凄凉庄严的表演背后的故事。

  逼近:旧调继承的现状

  到达双泉村的第一天,我们采访了华银老强的第十代继承人张希民和他的孙子第十代继承人张萌。

  张希敏家的小客厅里满是他参加过的老式表演的海报,还有他和许多艺术家的照片。在左边的墙上,有无数的表演卡和奖牌。合影中的张希敏总是活泼开朗的,当遇到亲密的人时,他会彼此站在一起。

  健谈的张希民告诉我们老强的起源,传承与发展,老强的幕后故事,从默默无闻到在国内外流行,以及当前老强传承所遇到的帮助与困难。我们还第一次看到了一个古老的脚本,直到今天。

  “我个人没有要求任何其他东西,我只是在考虑如何继承这一传统。丧失旧风格就是丧失国家和民族。”在谈到旧样式的继承时,张希民说:“现在国家的政策是好的,非常重视传统文化的继承和保护。老强项目和老强的继承者每年都可以享受到为了更好地继承民族传统文化,该村还建立了华阴老强遗产保护基地,学生可以免费学习美术。”

  应我们的邀请,张希敏聚集了大部分的希敏班,并在院子里做了一场小型的老式表演。雨后,新鲜的空气中轰鸣,踩踏,砸碎的凳子和敲击的声音混合,交织和发酵,在黄土高原上创造了独特的原始生态表现。第一次,我们感受到了老强的独特魅力。几首歌结束时,空气凝固了,静止不动。几秒钟后,我们开始感官并为之鼓掌。每个人都为老人的精神感到震惊!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们每天为早日的分工做准备之后,开始分成几组,逐户寻找村里的旧调艺术家,并成功地采访了张新民,张俊民,张全四等老调艺术家。参观了双泉村后,我们再次走出村子,来到了华阴老强保护中心,并采访了当晚把老强从幕后移到前台的导演党安华。

  穿布鞋的当安华在办公室里告诉我们他与老强的初次相识,老强的发展历程以及与老强合作的经验。党安华仍然记得他第一次看一场老式表演的机会。他说:“我认为这是最高的表演状态。表演者完全处于自然人状态,而不是社会人状态。”

  在党安华的强烈推荐下,我们去了南寨村,发现了老强的另一种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王振中。王振中先生比较 今年不到80岁的他的听力和视力正在逐渐恶化,但谈到他的老派时,他仍然充满热情和响亮的声音。党安华说:“王先生可以唱出无与伦比的凄凉和庄重!一旦唱歌,我的眼泪就会掉下来。”尽管现在我无法再唱出如此强烈的口音了。但是,王先生在与老强谈这个故事,对老强的当前发展的看法以及对老强的发展提出建议时,仍然头脑清晰,可以自由交谈。采访结束后,王先生演奏了月琴,为我们唱了无伴奏合唱:“风,花,雪和月亮是平凡的事物,嘲笑奇闻轶事,谈论热,悲伤和欢乐是分开的来自世界,生命就是沧桑……”

  2.jpg

  (王振中,一位80岁的老式艺术家。照片由张嘉兴提供)

  变迁:老强的过去与现在

  相传在西汉时期,为了统一大家的行动,三河口的水运和船夫们用木块敲打船夫们吟诵船夫的歌声。这是老强的前身。今天的旧曲源于有史以来的“旧曲影子木偶戏”。作为一种罕见的流派,华阴老强的发展可谓是一波三折。

  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专家金志林称老强为“中国戏曲的生命化石”,双泉村的张氏家族是继承老强的家族。自1962年以来,张希敏就从父亲和叔叔那里学到了老口音。当时没有手写的乐谱,表演者不得不通过口耳相传。直到上世纪初,老强才正式接受外国留学生。 “文化大革命”期间,老强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老戏被取缔,仅在华阴就剩下七个班级。改革开放后,旧语气的传承仍面临着一种无法联系的局面。

  刚开始时,老强只是皮影戏幕后的伴奏,观众只看到幕前的光影。 2001年,老强文化保护中心现任局长党安华对老强进行了改革,并再次将其置于时代舞台上。在观看了双泉村的老式表演之后,党安华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以老式和表演相结合的方式来取代将木偶戏隐藏在幕后的皮影戏,从而形成了当下的生活气息。丰富的原始生态表现形式。老式的艺术家不会打扮得太多,舞台道具相对简单,但是他们的声音大方有力,自然而真实的表演常常能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2006年,电视剧《白鹿平原》赴陕西选拔具有地方风味的电视剧。华银老强从众多戏剧中脱颖而出,然后以其在北京的表演中被称为“黄土地上的摇滚”的惊人的艺术魅力征服了观众。在北京仁义上演的“白鹿原”,老强获得了全国观众的认可,获得了更多在户外表演的机会,并获得了第14届全国明星奖,这引起了很多人对学习旧风格的兴趣。

  老强无疑是幸运的。宣传和创新使这种当地传统文化在全国闻名,甚至到国外去美国,法国,德国,澳大利亚和新加坡表演,其中包括世界一流的大学哈佛大学。老式的表演者兴奋地说道:“外国人不知道我们会唱歌,他们不懂中文,但他们被我们的动力所感染,表演后的掌声不断。非常自豪!”

  近年来,老强作为民族传统文化的瑰宝之一,与时俱进,大胆创新。经过创新,旧曲调,歌词,人声和曲调变得更具吸引力,它们还试图与戏剧和摇滚音乐相结合,成为文化遗产和创新的典范。

  现年72岁的张希敏老师仍然坚持早起练习声音并研究剧本。据张希敏回忆,小时候,他每天都要到村子后面的山坡上垂听。由于要求将旧曲的发音标准化,因此他必须定期练习以掌握每个角色的不同唱歌和表情。当他第一次学习丹角和刀白时,他不得不反复练习尝试,消化和抛光。几十年的时间像白马一样过去了,他还练习了“ 功夫。”

  未来:旧的调子会去哪里

  从旧戏剧到过去的新戏剧,再到流行音乐和摇滚的结合,张希敏在旧口音上经历了几个转变阶段。作为老强音乐的核心传承者,张希敏仍然活跃在舞台上,传播着老强文化的魅力。从本地话剧到春节联欢晚会,在美国,德国等国家演出。张希敏竭尽所能,一次又一次地表演,只是为了让旧风格赢得观众和外界的更多掌声和关注。

  张希民对华阴老强的现状普遍感到满意。唯一让他担心的是,学习老强的年轻人太少了。当谈到这个问题时,张希敏非常愤慨:“仍然有一些年轻人想学习旧口音,但是他们不知道旧点子来自哪里,他们也不能从旧时那里学到东西。口音。这是不受影响的业务。”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老一辈的老强艺术家与华阴县政府共同举办了两次培训班,招收了77名学生,免学费并通过了学校考试,评估后将颁发奖学金。也致力于教学,并努力传承老强的技巧和精神。

  有一次,在与我们交谈之后,张希敏将月琴交给了自己的孙子张萌。张萌正在舞台上敲锣。笑着对大家说:“现在,让张萌为大家唱歌。 ”

  这位20多岁的年轻人有点胆怯地从他的祖父手中接过月琴,并担任首席歌手。一老一小,一个又一个,彼此抚摸着钢琴,坐在长椅上,一起唱歌。

  以张萌为代表的老强青年承担着老强的未来。在当地,除了“校园传统文化”的推广模式外,政府还设有老强保护中心和老强学习基地,以继承和发扬老强的传统文化,渗透到乡村的各个方面。 30多岁和40多岁的叔叔,以及一年级和二年级的孩子,都开始学习古老的方言。

  华阴市人民政府不遗余力地保护和继承了老方言的文化。 2007年,华阴市华阴老强艺术保护与发展中心正式成立。它的主要任务是发掘,组织,保护和发展华阴老强,并组织民间艺术家在世界各地进行各种表演。文化交流。保护中心的建立在老强的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同时为老强民间艺术家提供了稳定的工作。已经闲置的双泉村小学改建为华阴老强传承基地,内部设有教学厅,传承厅和展览馆,为老强艺术家的交流,彩排和教学传承提供了一个稳定的场所。

  怀着长期传承旧口音的梦想,张希敏带领他的团队离开了村庄,并最终成功地向更多人展示了旧口音文化。当村民们提起旧口音时,他们的语气充满了骄傲和自豪。华阴老强带给村庄的变化不仅是物质财富,而且是一种文化信任感,深深地渗透到了华阴人民的心中。

  在我们对华阴的调查中,我们的“老强”研究团队了解到了老强的魅力以及表演过老调歌剧,感受艺术家的朴素并体验生活的艺术家的精彩故事。我对老强为何具有如此的活力,吸引力和原始的朴素有着更深刻和更好的理解,而且我对老强在感情过程中的发展和传承也有更多的担忧。

  “悠久的历史源于历史,蕴含着关中土地深厚的诗意。”已故著名作家陈中时对旧的华音重音进行了评论。华阴老强是黄土高原劳动大军征服自然的结晶。它的继承和发展是漫长的,但充满希望。我希望古老的口音文化和老一辈的古老口音精神像唱歌中的呐喊声一样,回荡在横梁上,经久不衰!

  (本文由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老强”研究小组撰写,刘玉佳撰写)

作者: 网站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2021-01-16 13:5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