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永不褪色的雪莲花

  在河北师范大学附属民族学校的小而优雅的校园里,人们经常看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藏族老人以行动不便的方式拖着双腿,在藏族学生宿舍楼和藏族班级中缓慢行走。教学楼。她熟悉每堂课中每个藏族学…

  在河北师范大学附属民族学校的小而优雅的校园里,人们经常看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藏族老人以行动不便的方式拖着双腿,在藏族学生宿舍楼和藏族班级中缓慢行走。教学楼。她熟悉每堂课中每个藏族学生的生活和学习情况,该学院的年轻教师愿意与她交谈。

  丁香珍,一位年近80岁的藏族老师,被藏族学生亲切地称为“祖母老师”。她的同事们称赞她为“永不褪色的雪莲”。

  她关心每个藏族学生

  丁香珍已经在河北师范大学民族学院藏族学生管理部门工作了很长时间。她关心并帮助每一个不在家里读书的藏族学生来大陆学习。

  内部的藏族班三年级的藏族学生容易缺乏动力和纪律。丁香珍主动要求学校将他的工作室放在藏族学生宿舍里。她在大学里吃饭,在大学里生活,与藏族学生保持着同步,在学生思维方面做得很好,并且经常在深夜与学生聊天。

  她用最简单的语言来劝告学生:“国家资助您在这里学习。如果您不努力工作,您就应该属于这个国家吗?将来您将用什么来偿还父母和社会?”

  尽管单词很简单,但学生可以听见,与丁香珍交流后,他们的思想和行为往往会及时改变。

  近年来,河北师范大学民族学院所有内陆藏族高中毕业生都通过了理想的大学。丁香珍(Yixi Qunpei)是今年毕业的最后一位毕业生丁香珍,她非常感谢丁奶奶的教学和帮助。

  离开他的家乡,对土壤和水不满,对环境不熟悉,曾使这个藏族婴儿入学后缺乏动力,他不良的学习习惯使他的学业成绩下降。丁香珍得知情况后,不仅经常在学校与宜溪群培进行交流,而且不时带他回家“打牙”。很快,依溪群培的学习态度发生了巨大变化,他的成绩逐渐跻身全班最好之列。

  “丁奶奶,我回来了。不用担心,我会考上一所好大学。”回到家参加高考后,伊西·群培回到家后立即给丁奶奶发了短信。

  从农奴女儿到人民老师,她深深地怀念党的风度

  很多人问丁向振这个问题:“您已经退休了。在这样的年龄,您仍然有骨质增生。您一直在学校读书,参与管理藏族学生。

  每当发生这种情况时,丁香珍总是严肃地回答:“我今天能过上幸福的生活,我最需要感谢党。我是受党训练的藏族干部,熟悉藏族学生的管理。因此,我必须采取主动。开始对藏族学生进行教育和指导。让他们知道如何感恩并培养他们回馈党和人民的意识。”

  丁香珍,原名丁真卓玛,1940年出生于西藏罗隆县的一个农奴家庭。6岁时,他在别人家中放牧。

  尽管家人反对,肖卓玛在16岁时就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两年后,她毫不犹豫地在转移到西藏的翻译人员的登记表上写下自己的名字。那时,她改名为汉族:丁香珍,意为一生遵循真理,跟随中国共产党。

  在西藏工作了23年后,她跟随丈夫作为援助干部回到内陆,然后转入河北师范大学民族学院成为人民教师。

  在内陆西藏班的初期,她作为一名西藏干部和老党员,主动要求该学院承担西藏学生管理工作的重担。为了更好地管理藏族学生,她全天致力于工作,总是在等学生入睡后再回到办公室休息。

  “从农奴的女儿到成为人民的光荣的老师,党改变了我的命运。我必须尽力完成党分配的任务,我义不容辞!”丁香珍以坚定的口吻说。

  退休后,她仍然是学生的“奶奶老师”

  1997年,丁香珍办理了退休手续。家庭 以为他们可以帮助她调节身体,治疗遭受多年折磨的骨质增生,但但丁向振离不开那些藏族孩子。

  在退休的第二天,她像往常一样走进校园以及藏族学生的教室和宿舍。

  丁香珍仍然是每个藏族学生的亲戚,但是孩子们开始称呼她为“奶奶老师”。

  和以前一样,她想邀请一些贫困家庭的藏族学生在传统的藏族节日期间参观她的家,并自己为他们做饭。

  目前正在吉林大学学习的Siqu Ciren是2017年西藏班的学生。去年高考成绩出来后,思趣次人把录取通知书送给了丁香珍。

  “我总是想起自己因家庭变动而心不在studying的学习,以及丁奶奶多次对我的真诚指导。她的深切爱使我成为今天的我。”四渠刺人说。

  “她就像雪莲一样,永远不会在冰雪覆盖的高原上消失。她永远不会忘记自己的初衷,并始终怀有一颗感恩的心。她正在教育和援助西藏的道路上前进。”该学院的老师发表了评论。丁香珍

  “只要我能走动,我就不会离开我深爱的教育热点。”丁香珍在2018年大学新年研讨会上亲切地说。说到情感,老人的眼中流下了眼泪。

  《中国教育报》 2018年6月6日,第3版

作者: 网站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