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整颗心扑在教育扶贫事业上

     2014年6月,王亮(左四)向藏族学生宣讲招生政策。 (头像)   早春时分,青藏高原东部的坎帕土地仍然是一个冰雪世界。   每年的这个时候,总会有一群人在广阔的冰原中跋…

  

  2014年6月,王亮(左四)向藏族学生宣讲招生政策。 (头像)

  早春时分,青藏高原东部的坎帕土地仍然是一个冰雪世界。

  每年的这个时候,总会有一群人在广阔的冰原中跋涉,爬上雪山,穿越草原,追逐牧民的脚步,然后用手指告诉他们:学生学会了使家庭富裕;一个家庭会变得更好,这可能导致周围亲戚和邻居的观念发生变化,许多人将从中受益。这个帐户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饿了的时候,每个人都在背包里吃了一口干粮。口渴时,他们咬了一口冷河水。但是在每个人都在擦拭和休息的那一刻,他们忍不住感到了微弱的痛苦:一个战友的身影,再也没有见过。

  2018年1月,四川省教育厅“ 9 + 3”免费教育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王亮赴甘孜州新隆县,对教育扶贫工作进行了评估。到达稻城亚丁机场后,他的身体出现了严重的高原反应,仍然坚持要带病工作。返回成都后,他被立即送往医院接受治疗。 2月13日,他因病去世,享年54岁。

  雪山轻声歌唱,草原轻声歌唱。

  “他是一个陌生的人,他只知道如何努力工作;但他就像一个拿着火炬的兄弟一样,使人们感到安心,使我们追逐一个梦想。”走近王亮的家人,同事和朋友,我深深感到有一种超越悲伤的力量。他似乎已经在冰雪覆盖的高原上变成了冰花。它很小但是很漂亮。当阳光普照时,它会变成水滴,与他钟爱的高原密不可分。

  西楚阳关“老头子”

  甘孜藏族自治州首府康定以西几十公里处,有一座大雪山,称为“泽多”。这是自然的通道,是高原和山脉之间的边界。这条路艰难而危险。几千年来,中国和西藏同胞一直称呼在浙多山上向西走是“走出去”。

  今年是王亮“退出”的第七年。为了从根本上解决民族地区的贫困问题,四川于2009年开始在民族地区实施“ 9 + 3”免费教育计划,组织初中毕业生和尚未晋升为高素质的高中毕业生职业院校在西藏地区免费接受3年中等职业教育。 2010年,王亮在省教育厅的“ 9 + 3”办公室工作。每年的三月至五月,牧民都不会离开畜群。这是“ 9 + 3”招生宣传的关键时期。王亮总是每次都去最偏远的县,差不多有一半时间。几个月。

  氧气是高原上最薄的地方,那里的雪和冰还没有融化。在高原上工作的“退伍军人”王亮,在他的健康状况略有好转之后,便与检查组不停地工作。他去教室听讲座,与学生沟通,检查宿舍和食堂,无论走到哪里,他都仔细检查了材料和记录,并详细询问了贫困学生。

  但这一次的“退出”真是告别。老王,走,走!

  甘孜州教育局局长林栋仍然不愿相信王亮离任的消息。 “我总是觉得我仍然可以接到他的电话,并兴高采烈地问我今年的入学情况。” 2015年,林栋负责该州的“ 9 + 3”工作。在短短的两年内,他和王亮结下了深厚的友谊。王亮的名字也从“王先生”改为“老王”。 。

  与王亮接触过的每个人都知道,老王是一个对藏族地区充满感情的人。早在30年前,他就与西藏地区结下了不解之缘。

  1984年,王亮加入西藏昌都地区的工作,成为一名中学老师。后来,他担任校团委书记,教学办公室主任和副校长。 1996年9月,他被调到昌都县教育局教育处主持工作。直到1998年9月,他回到四川照顾父母和孩子。

  他的妻子黄亚青说:“他在昌都度过了15年,与藏族儿童和父母打交道长达15年。”王亮当老师时,将全部的爱心献给了藏族学生。一年,王亮 仍在担任班主任。几个孩子逃学玩,逃学去山上玩。为了找到孩子,王亮四处搜寻。海拔4000米的山路不容易走。他跌倒摔断了头。

  他说:“为了更好地与学生和家长沟通,他学习了藏语,可以与他们进行沟通,没有任何障碍。”黄亚青说,三十多年后,他仍然与以前的藏族学生保持联系。

  西楚阳关“有死者”。也许,王亮是如此痴迷于“走出去”,因为在广阔的高原上有许多同情而正直的同志并肩工作,甚至更重要的是,他已经把藏族孩子放在心上了。

  “他是一个真正热爱藏区的孩子”

  “有了这样的教育者,对于藏族儿童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出路,他从不害怕默默工作……王亮老师,一路走!”这是Lu州市阿坝州“ 9 + 3”职业技术学校温文萍老师在微信朋友圈上发的文字。得知王良去世的消息后,她立即从都江堰的家中奔赴成都市区的哀悼厅,献上了藏人的尊敬和遗憾的圣训。

  “应该让他多休息一下……”温丽萍擦干眼泪。 1月24日,由于学生的学校状况,她打电话给王亮进行咨询,并得知王亮在医院。 “他一直很难说话,所以他耐心地告诉我解决方案。”

  无论何时何地,王亮总是担心绵长的白雪皑皑的高原,那片纯净的土地始终与他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2010年5月,在四川内江铁路机械学校工作的王亮被借调到省教育厅的“ 9 + 3”办公室,在西藏地区从事免费的中等职业教育。也许这是在西藏地区长期工作的原因。 “ 9 + 3”学生是“自我熟悉”和“自然亲”。

  四川省教育厅综合改革处副处长钟俊民在“ 9 + 3”办公室与王亮一起工作了三年。他记得“ 9 + 3”学生建立的许多QQ群组将王亮加入其中。 。在他的记忆中,王亮是一个相对稳定的人,但有两点使他像个孩子一样快乐:一是与同事谈论女儿。另一种是与“ 9 + 3”儿童聊天,“我经常听到他在电脑前聊天,大笑。”

  李全玉是第一批“ 9 + 3”藏族毕业生,现在在都江堰市一家爆破公司担任技术员。 “和,可亲,一直在思考我们”是他对王亮的最深印象。

  2012年9月,李全宇和10多名“ 9 + 3”优秀毕业生到省教育厅接受培训,准备在“ 9 + 3”学校和全省藏区学校进行讲座。王亮一直在他们身边。

  李权玉担心自己的讲话不好,所以退缩了。王亮知道后,对他说:“你是第一批’9 + 3’毕业生。你在许多方面都取得了很大的变化和进步。应该让更多的藏人意识到这些变化和进步。我家乡的兄弟姐妹从山上走出来学习知识和技术。” “听了老师的话,我感到非常鼓舞。这不仅是他的使命,也是我们自己的使命,就是让我家乡的人们过上美好的生活。”李全宇说。

  阿贾是成都阿坝州“ 9 + 3”联络处的主任。自从王亮在“ 9 + 3”办公室工作以来,两人并肩作战了7年。

  “王亮真的很爱藏区和藏区的玩偶。”细节给阿嘉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每次他与“ 9 + 3”学生一起进入职业学校进行检查和调查时,他都提到“ 9 + 3”学生。王亮一直用“我们的孩子”作为称呼,“这只是一个简单的名字,但它使我们来自西藏地区的干部或父母和学生感到特别舒服。”

  2011年9月,有史以来最大的洪水袭击了四川曲县,整个城市南部的曲县职业技术学校都被洪水淹没。学校里有来自阿坝州的30多名“ 9 + 3”学生。

  情况很紧急,王亮和阿嘉赶到曲县,但水源如此之猛,以至根本无法进城,通讯中断,无法联系到学生。王亮在慰问焦虑的阿佳时,通过各种渠道询问情况,最后通过当地媒体发来的照片了解了孩子们的具体情况。

  照片中的两个女孩温 Jing和Sang Qing Zhuoma背着电视,罗刚,Nikai Zeren和其他男孩帮助老师搬运设备……事实证明,洪水来临时,孩子们主动帮助转移了学校的财产和设备。王亮笑着对阿佳说,尽管孩子们满头大汗,浑身泥泞,他们却开心地笑着:“在这样的环境下,他们学会了如何爱自己的学校,如何与老师和同学们团结起来。一起,收获会更大。”

  两天后,当洪水一点点平息时,王亮和阿佳终于进入了学校。听着孩子们的话,您和我很高兴地说出如何一起营救学校财产以及如何一起清理淤泥……阿佳有不同的感受:“老国王真的很了解这些孩子!”

  “他全心全意地致力于国民教育和扶贫。”

  与王亮打过交道的人说,他的大脑就像一个政策“仓库”。 “王老非常熟悉’9 + 3’实施的背景和政策,如果您需要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他可以立即回答。”甘孜州“ 9 + 3”驻成都联络处主任巴佳说。

  “如果经常经营,就可以很好地开展业务。”王亮经常说这句话。 2014年,“ 9 + 3”惠民政策再次进入大山彝族自治区,王亮变得更加忙碌。 “全省有100所’9 + 3’学校。他至少跑过一次。他还跑过藏族和大良山彝族地区的所有县。”与王亮合作多年的四川省教育厅副厅长康斌说,王亮在工作中总是一步一步地迈出。他不会选择胖子或瘦子,他会为学生做一些实际而又好的事。

  2012年,王亮和内地一些职业学校的校长赴阿坝州开展招生宣传工作。在此过程中,他“转变”为向导,向校长们讲述游牧民族的生活习惯和习俗,以便每个人都可以尽可能多地了解藏族地区的儿童及其成长环境,从而使校长们更多发自内心地宽容他们。

  一些农牧民不了解或不了解“ 9 + 3”政策。王亮竭尽全力帮助校长思考想法,寻找切入点,并说服学生和家长更好地宣传。

  由于生活习惯的差异,刚来到大陆的“ 9 + 3”学生通常非常不舒服,情绪低落,与同学之间的摩擦也很小。王亮经常扮演“消防员”的角色。钟俊民回忆说:“通常是半夜打来的电话,他从床上跳了起来,不停地奔赴学校。”

  随着扶贫工作进入关键阶段,熟悉民族地区工作的王亮被多次选中参加四川藏族和彝族地区的扶贫工作。四川省教育厅扶贫办官员廖志勇和王亮一起下乡视察了几次。 。 “老王是一个热衷于研究并且对政策有透彻了解的人。他已经认真研究了20多项与扶贫有关的特殊政策,他对一切都很清楚。”廖志勇说。

  廖志勇仍然记得,他们去视察一个县后,分成几组去不同的村庄,并在约定的时间下午6点之前返回该县。然而,为了将问题一一解答,王亮问了一下,并挨家挨户拍照。当他回到县城时,已经是明月了。

  “实践,勤奋,尽责和热情。老王的所作所为从未使人震惊,但他总是默默地滋润事物。他全心全意地进行国民教育和扶贫。我们可以看到并牢记在心。”四川省教育厅长,“ 9 + 3”免费教育计划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傅明评论道。

  《中国教育报》 2018年4月4日第1版

作者: 网站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