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委员建议:性教育不能等孩子长大再说

  “性侵犯教育必须引入课堂,关键是如何做到这一点。”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办公室检查员宋文珍说,应该在学校引入性教育和性侵犯预防教育,要正确把握内容。需要评估什么级别。   3…

  “性侵犯教育必须引入课堂,关键是如何做到这一点。”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办公室检查员宋文珍说,应该在学校引入性教育和性侵犯预防教育,要正确把握内容。需要评估什么级别。

  3月2日,2019年“保护女孩”全国代表委员会和委员会在北京举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许多代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的成员以及行业专家都将注意力集中在预防青少年的性侵犯教育上。

  “我今年提出了一项建议,将性侵害预防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规范化教育。我还呼吁国家教育部门组织专家系统研究性侵害预防教育的课程和教材,以便预防性侵害。教育可以更加标准化,高质量。”全国政协委员,广州市政协副主席于新伟说。

  宋文珍提醒,性侵害预防教育要注意系统性。应该从小就培养对性的认识。对于儿童来说,读书,听讲座或观看视频后,性教育不会停止。它应该贯穿于学校的各个阶段。根据孩子的生物学年龄特征,应将各个年龄段联系起来。 。

  校园里的性侵犯预防教育也面临缺乏专业人员的问题。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上海民主进步委员会副主席胡伟说,需要一支合格的专业队伍来开展这项工作。 “志愿者应在这一领域发挥作用,前往农村地区和社区,并与当地教育部门一起促进这项工作。”胡伟说。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社会工作学院副教授童小军认为,迫切需要完善预防儿童保护机制,其中最重要的是培养和保护儿童。教育父母对儿童保护和保护行为的意识。 “义务教育更多地针对儿童。父母呢?谁应该照顾不在幼儿园的0-3岁儿童呢?这要求父母承担这部分责任。”

  于新伟建议,在防止学校进行性侵犯教育的同时,还应为父母学习辅导,介绍具体可行的计划,并尽快推广。

  “不仅是九年义务教育,儿童性教育应该从0岁开始,儿童应具有与儿童相同的教育方法和认知习惯。”全国人大副院长,安徽省农业科学院副院长赵万平说。

  “保护儿童必须首先要求建立一个完整的家庭。”胡伟建议父母要承担家庭教育的责任,并通过对子女的父母照料,切实落实对儿童的保护。

  宋文珍认为,有必要树立大教育观念,提高公众的态度,知识和行为。必须扭转父母的观念,即“孩子长大后就会知道”,而性教育不能等待孩子长大。同时,必须有监测,预防,检测,报告和处置性侵犯的机制。只有实施了该机制,才能建立完整的保护系统。 (中国教育报-中国教育报记者王家元)

作者: 网站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