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孩子获得战“疫”的深刻体验

  突发而严重的流行病破坏了正常生活,使人们感到恐慌。在父母承受巨大压力的同时,他们一定不能忘记自己的言行正在深刻影响着孩子的身心健康。由于儿童在经验中成长,因此童年的经历和经历可…

  突发而严重的流行病破坏了正常生活,使人们感到恐慌。在父母承受巨大压力的同时,他们一定不能忘记自己的言行正在深刻影响着孩子的身心健康。由于儿童在经验中成长,因此童年的经历和经历可能会影响他们的终生发展。过去,对于儿童来说,祖国,世界,社会,责任和价值观等许多概念很难理解。但是,这次全国范围的预防和控制流行病的动员使所有这些形象都非常具体。每个孩子都不应置之不理。体验更加令人难忘。流行病给孩子们带来的深刻经验能否成为未来的精神财富,取决于父母如何给予积极的支持和指导。父母为孩子树立榜样是最好的教育。孩子长大后看着父母,每个孩子都是研究父母的专家。不管父母愿意还是有爱心,他们都是孩子的榜样,因为孩子的天性是观察和模仿学习。对孩子影响最大的是父母的所作所为,其次是父母说的话。在防疫期间,父母是否遵守政府有关防疫的规定,外出是否戴口罩,是否主动宣告去过的地方或乘坐的交通工具,是否勇于在什么时候去他们需要支持防流行病的前线…后面有许多聪明的孩子在观察和判断,这是家庭中最深刻的影响。父母应该给孩子正面的解释。儿童通常是“小问号”,具有较强的理解和接受能力,并有权了解真相。面对灾难,父母不应该蒙住孩子的眼睛,而应该准确地说明事实。在互联网时代,信息无处不在,其真实性难以区分。父母需要不断提高他们的媒体素养,并指导他们的孩子选择专业机构发布的真实,准确的信息。父母和孩子可以收集有关新冠状病毒的信息,一起进行分析和讨论,孩子可以在此过程中学到很多东西。但是比获取知识更重要的是如何解释这种流行病。好父母需要给孩子科学和积极的解释,以消除他们的恐慌,而不是盲目和消极。积极心理学中有一个概念称为解释风格。积极的解释方式将困难解释为暂时的,偶然的和非个人的,并认为可以改变。消极的解释风格将困难解释为永久的,普遍的,个性化的,认为困难是无法改变的。正面的解释会导致自信和乐观,而负面的解释会导致悲观和绝望,尤其是对于儿童。父母不应抱怨别人,也不应在孩子面前感到悲观和失望。相反,他们应该告诉自己的孩子,只要他们有科学的态度和一致的行动,这种流行病就可以预防和治愈,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钟南山和其他医务人员的勇敢和负责任的精神,以及来自世界各地的无私援助是很好的榜样教育和现实价值指南。在家里长时间居住需要多姿多彩的生活。当前,隔离在家中是预防和控制流行病的最佳对策。尽可能减少外出活动,尤其是在人少的地方。这不仅是为了保护自己,而且是关爱他人和社会。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许多成年人无法忍受它,而活跃的孩子甚至无法忍受它。父母应仔细发现家庭生活的无限奥秘,并将被动式房屋的生活安排在一个美好而有益的时期。实际上,家庭教育的本质特征是生活教育。正如著名的教育家陶行知所说,好生活是好教育,坏生活是坏教育。因此,父母应该安排丰富多彩的家庭生活,例如阅读,写作,游戏,运动,家务劳动,艺术创作等。如果能够引导孩子学习烹饪和洗衣服,他们将使孩子终生受益。在线学习与生活教育紧密结合。互联网时代具有在线学习的条件,在线学习将成为越来越重要的学习方法。目前,各级教育部门和学校都采取了在线学习计划。校长窦桂梅 清华小学最近建议,父母将书房转变为教室,将客厅用作操场,创新地布置学习区,并在一家小型家庭学校中建立学习组织。他们将陪伴孩子在非凡时期学习得很好,他们的孩子将能够更好地适应未来。家庭隔离是培养劳动习惯的机会。国内外的大量调查研究表明,儿童时期养成的工作习惯长大后更有责任心,更容易适应家庭生活和工作场所的需求。不爱劳动的人更有可能成为生活和工作场所中的失败者。父母可以利用擅长劳动的祖父母的故事来激发孩子对劳动的感受,让孩子意识到劳动的价值,并产生参与劳动的兴趣。鼓励孩子们通过专门的培训来学习一些劳动技能,尤其是整理房间,做饭和洗衣服,这与自我管理,坚持和养成习惯密切相关。习惯为孩子们带来幸福的生活。我们坚信,预防和控制流行病最终会取得成功,但即使流行病结束,父母仍将是孩子的好榜样,仍然坚持积极的解释风格,并使家庭生活丰富多彩。所有这些的关键在于整个家庭的发展习惯。教育家叶圣陶正确地说,孩子的教育是要养成良好的习惯。习惯是稳定的,自动化的行为。我已经连续10年主持了国家教育科学规划的习惯。我特别提倡训练孩子喜欢读书,写勤奋,善于表达,勇于提问,自我管理,认真负责,使用良好的媒体,坚持锻炼,保持积极乐观的态度等。9 A好习惯。在养成习惯的过程中,父母的角色是第一个例子。父母应该做孩子必须做的事情。父母永远不会做不允许孩子做的事情。简而言之,这种流行病既是危机也是机遇。这个国家在家。如果每个父母在流行病防控期间都能做好家庭教育,不仅可以使家庭受益,也可以成为社会的财富。 (作者是中国青年研究中心家庭教育的首席专家)《中国教育报》 2020年2月27日,第7版

作者: 网站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