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之问 百年回响

        一百年前,在“五四”运动仅仅几个月之后,鲁迅先生的《我们如何成为父亲》在十一月号的《新青年》杂志上发表。新文学的出发点是与儿童问题纠缠在一起,这在当时似乎很有意义,…

  

  

  一百年前,在“五四”运动仅仅几个月之后,鲁迅先生的《我们如何成为父亲》在十一月号的《新青年》杂志上发表。新文学的出发点是与儿童问题纠缠在一起,这在当时似乎很有意义,并且至今仍在回响。在5月4日运动前后,鲁迅一直对唤醒“人民”抱有期望,并对儿童问题很敏感。当时,不仅缺少“人之子”,也很难看到“人之父”。他以前曾翻译和介绍过与儿童生存困境有关的日本作品,例如“儿童的好奇心”,“儿童概念圈的研究”和“年轻人”。由此,“您知道孩子们的世界与成年人的世界完全不同;如果您不首先了解,只是随便做,就会极大地阻碍孩子的成长。”五四运动的新学者对文明有着整体的看法,在这种文明的整体观点下讨论了儿童的问题。在鲁迅的知识结构中,有外国意识的尼采和托尔斯泰的电影,以及张太炎和其他人的遗产。尼采向他全面展示了他的个性和精神,托尔斯泰激励他注意“他人的自我”,张太炎教会他重新走上中华文明之路的信心。这几个方面的思想都与他的现实精神融为一体,在批判意识中存在着紧迫感,在自我检查意识中存在着压抑感。渴望和忧郁这两个矛盾的元素奇怪地逐渐成为调色板中动人的风景。鲁迅在展现自己的个性时,永远不会忘记关注他人的自我。在他看来,中国人民最大的问题之一是他们过于迷恋自己的世界,而不关心他人的存在。因此,他认为一方面必须强调个人主义,另一方面也不应忘记利他主义。他的论文具有个人主义的底蕴和世界主义的气息。这些并不是空洞的讲道,而是变成了中国人独特的问题意识。文章“我们现在如何做父亲”将文化问题转变为日常生活中的道德问题。文本的深处有新的道德伦理和新的文化逻辑。它不仅传达了对传统文化的基本态度,而且开创了新路的责任,比空口号更实际。在本文中,鲁迅首先提出,我们现在的主要任务是延长和发展生活。他说:“那些从现在起醒来的人应该首先洗掉东方固有的不洁思想,然后变得更加纯正和理解,了解夫妻作为伴侣,同事和创造新生活的意义。出生的孩子,当然,他是获得新生命的人,但他不会永久性地生活。将来,他将像父母一样移交给孩子。”这意味着父母不应拥有自己的孩子,而应让孩子独立,自由地发展。鲁迅认为,传统家庭伦理的不变教条实际上具有扼杀年轻人的残酷性。这种惯性违背生命的价值。儒学使人们处于固定的状态,而又不知道生命正在进化。今天的儿子是未来的父亲,一切都应该基于婴儿,而不是相反。作为父亲,一个人不能将自身利益和权利放在首位,而是具有“义务思维”和“责任感”。因此,鲁迅提出了爱的概念,但这种爱是被唤醒的爱。他说:“因此,醒来的人应该扩大和调动这种自然的爱:凭借无私的爱,他们为上升的新来者牺牲自己。首先要做的是了解。儿童的误解是成年人的准备;中国人的误解是成年人的减少。直到最近,经过许多学者的研究,众所周知…所有设施都应面向儿童…目前的情况已经改变。生活也必须进化;因此,新来者必须优于第一个来者,并且一定不能不合理地将他们嵌入相同的模型。长者必须是讲师和谈判者,但不能是指挥官。不仅应该责怪年轻人崇拜自己;而且还必须运用献身于自己的整体精神来培养自己的体力,以努力工作,纯洁而高尚的道德,宽广而自由的精神,以适应新趋势,即在不被不知所措的情况下游动新趋势的力量。我们现在如何成为父亲” 可以说是新文化人群的纲领性文件。它基于年轻,而不是儒家君主和父子的统治。反对家庭的傲慢,考虑弱者的温暖。但是,这并不是要宠坏他们,并教给他们技能,以实现自力更生为目标。不要依靠父母,不要失去生存能力,在河流和海洋中划船是正确的能力。不仅有爱,而且有严格的理由。重要的是要有一种yr难的精神,并从内部驱逐出极大的情感。正如他反复说的那样:“我背负着沉重的挑衅负担,肩负着黑暗的大门,将他们送到广阔而明亮的地方;在那之后,他们将快乐地生活并成为一个理性的人。”鲁迅面对新的文化思想。表达的同情精神并不逊色于历史上的圣贤。鲁迅当时的许多思想都源于这一起源。当直接提到晚年的弊端时,他并没有忘记自己的黑暗。当他提出傲慢自大的态度时,他伴随着“自我利益”的意识。 ;在传播新想法时,他们要警惕陷入自己逻辑的陷阱。鲁迅眼中的新文化是自我解放和社会进化的更新。科学,民主,自律和利他主义以多方面的方式出现在他的作品中。一方面,它是生命燃烧的热量,另一方面,它拖累了历史的长长的阴影。这可以防止他睡在幻影梦中,也不能躲在象牙塔中对自己耳语。他的所有话语都是痛苦的,与人民息息相关的圣歌是他人生哲学中最感人的部分。以自己的痛苦为出发点的是鲁迅和他的同时代人之间的区别。一百年后的今天,这些问题仍然具有重大价值。他认为:“孩子是既不是我也不是我的人,但是他们已经与世隔绝,他们也是人类。因为他们是我,他们应该履行教育的义务,并使他们有能力养活自己;因为他们不是我,他们也是。他们应该同时解放,全部为自己,成为一个独立的人。”今天,当我们研究五四运动和鲁迅时,我们必须密切注意这些起源的存在。当人们的觉醒和个人成长受挫时,很难有“人之父”,自然就没有“人之子”,中国也就没有前途。 (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北京鲁迅博物馆原馆长)《中国教育报》,2019年12月26日,第十版

作者: 网站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