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做个奶奶那样的女人

        自从我奶奶去世已经有很多年了,记忆犹如昨天一样清晰。我想念祖母的方式是总是提醒自己要像祖母一样做一个女人。我三岁开始和祖父母住在一起。我的祖母是一个非常普通和普通的…

  

  

  自从我奶奶去世已经有很多年了,记忆犹如昨天一样清晰。我想念祖母的方式是总是提醒自己要像祖母一样做一个女人。我三岁开始和祖父母住在一起。我的祖母是一个非常普通和普通的农村妇女和家庭主妇。她没有挣扎不愿接受现状的经历,也没有告诉我一些鼓舞人心的故事,例如刻苦学习,但在我心中,祖母是世界上最多的。文化上最优雅的女人,她对我的影响是极其深刻的。祖母尊重并珍惜书法纸,使我成为一个文化人。奶奶是文盲,但她尊重文化以及与文化有关的一切。我记得,每当有一张纸上有文字时,奶奶都不会让我用脚踩在纸上,更不用说坐在她下面了。在祖母眼中,只要笔迹落在纸上,无论内容是什么,都要珍惜它。她的理由只有一句话:“这是文化。您必须像神一样受到尊重。”我从未问过奶奶她内心的文化是什么,从那以后,我一直遵循奶奶设定的“尊重”规则。调皮的时候,我还“欺负”她的文盲,“挑衅地”说:“奶奶,这不是一个字,而是一幅画。”一直宽容的奶奶毫不妥协地说:“那不好,上面有笔迹。”奶奶这使我认为识字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所以我很早就追赶我父亲问问该单词该读什么,该单词是什么意思,并缠着他教我阅读。在新年的新年期间,农村的每个家庭都会张贴新年的照片,并在屋顶上铺上新报纸。那是我平常乖巧的孩子最“疯狂”的时期。我用从别人的房屋撤回的人物和故事拾起新年图片,一一切开,缝成漫画,保存起来。我还捡起了被别人家淘汰的旧月卡,因为上面有小故事和小故事。笑话,一点知识等;我经常抬头去别人家,四处走走,在屋顶上寻找报纸的内容。祖母从没想过我拿回的那堆东西是“垃圾”,她总是帮助我微笑着剪裁缝制,也没有忘记用手抚平折角和弄皱的纸。因为在祖母眼中,这些全都是“文化”。我珍惜这些,她很高兴。每当我看到我阅读和写作时,我的祖母甚至会even着脚走路,以免打扰我的“学习文化”。一旦我生病发烧,但我说我不会听医生的话。听到校钟时我去上课了。我什至没有时间吃早餐。奶奶给我煮了一碗面条,打了一个荷包蛋,踩着一双颤抖的小脚,把面条带到村子入口处的学校,等着我在教室外面上一堂课,直到结束。下课看着我吃东西,然后拿着一个空碗。那是我一生中吃过的最好的面条。后来,我问我奶奶,为什么她不敲门让我出来吃面条,以便她能尽快回家。奶奶说:“在课堂上打扰老师是不尊重的,这会让你分心。”她的老人赢得了我的深深的敬意和爱。我的祖母从来没有给我起过像“婴儿”这样的绰号,但是她老头对这碗面条的深爱足以使我终生难忘。后来,我考上了中学,在奶奶的眼中,我打算成为一个“文化人”。这在乡下也是件快乐的事。奶奶内心很高兴,但是当她遇见别人时并没有谈论它。她总是说:“我得让别人赞美我。”临走之前,我奶奶给了我她辛苦积saved的数百美元,并要求我恢复健康。奶奶用实际行动教我低调,内敛,不炫耀。文盲的奶奶是根据他们的才能教给学生的一种模式。在我心中,文盲的祖母一直受过良好的教育。小时候,每天晚上睡觉前,奶奶都会抱着我,唱儿歌,讲故事。童谣的节奏伴随着奶奶怀里我颤抖的节奏,这让我感到非常高兴。也有这些故事,例如《孙猴猪八戒》,《何仙姑铁拐李》以及进入天地的神灵。有无数而极其精彩。我奶奶温暖的声音一直在我耳边回响,这些故事教会了我如何分辨善与恶,美丽 和丑陋,以及忠诚,虔诚和正义。文盲的奶奶仍然是“大教育家”。小时候,我和所有孩子一样不安。我看到了所有罕见的东西,想学习。有时我很不耐烦,没有坚持。有时候,我没有做好“制造麻烦”的工作,而祖母从来没有指责过。奶奶从不急于叫醒我。有时候,我真的很想迟到并发脾气。她只是平静地看着我,没有安慰,指责或抱怨。当我冷静下来时,我不会有任何情绪。他说:“早起,三度慌张,老人说的是对的,下次我会早点做。”奶奶的安宁教会了我如何冷静下来,让我知道我应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我小时候,村里的每个家庭都养猪。放学后,我的朋友们一起去割猪草。奶奶从不喜欢评论孩子像其他成年人一样削减的程度。她最想问我的是:“您今天去哪儿了?您砍了哪种草?”然后,我将打开对话并聊很长时间。奶奶耐心地听着,偶尔认真地问:“后来发生了什么?”奶奶总能用这么短的话来引起我对讲故事的兴趣和热情。有时我的祖母会抓紧并拉回我割下的草,告诉我哪种草最适合猪,哪一种草猪不是特别喜欢。有时她会拿起紫癜和牧羊人的钱包,然后告诉我:“我们在1960年没有吃过它。我们所有人都用蒸好的薄煎饼吃东西。现在生活变得更好了……”许多朋友都认为割草是一项艰苦的工作。那时,我总是充满热情,因为奶奶让我觉得这很有趣而且知识渊博。有时,我奶奶会看着我手里拿着的一堆蚱hopper或一束野花,笑着说:“小猫今天去钓鱼了吗?”我只是狡猾地笑了笑,说道:“你不能仅仅忽视小猪。鸡,我要为小鸡寻找食物。”奶奶点了点头,夹住了嘴唇。尽管下次我不会集中精力割草,但我还是暗暗地记得我不能全心全意做事的事实。我记得我第一次缝被子时,线是一团又一团的,但我奶奶说:“还不错,两面都缝了衬里,而且针迹也没有丢失。”然后他拿起针进行演示,并说:“下一次。记住让针这样对角插入,然后在伸出时寻找该线。”她总是在指导之前就肯定,并且从未取消我的劳动成果,因为我不喜欢弯曲的缝纫。我的made子的第一个难以辨认的形状和我制成的第一个带有馅料的饺子也受到了我祖母的称赞。祖母不仅让我不怕失败,而且让我体会到被尊重的尊严,这使我在许多情况下更加沮丧和勇敢。奶奶仍然是如何根据自己的才能教学生的榜样。我在大厅的姐姐很早就辍学了。奶奶教她非常严格和耐心地做饭。她会仔细地告诉她如何根据需要吃的人数来测量需要多少bun头和面条,多少勺水和温度。根据判断碱的量是否合适。奶奶还会告诉她,当她同时做几件事时,她先做什么然后又想节省时间的最佳方法,这让我怀疑她的奶奶已经学会了整体计划方法。当遇到游说姐姐失败并想放弃时,祖母总是称赞她做得很好,并鼓励她再试一次,要注意哪些要点。她说,如果游说姐姐做这些事,她将不会被轻视。 。我在大厅的兄弟自小就喜欢画画。他的“杰作”在我的屋顶,院子甚至墙壁上。我的祖母从来没有指责过Lobby弟兄用涂鸦弄乱了他的家,她也没有觉得一个学习绘画的乡村娃娃是一件坏事。即使当她在烘干食物时不得不毁坏屋顶兄弟(Lobby Brother)在屋顶上的图画时,她肯定也会严肃地问:“这对您有用吗?我可以为您扫一扫。食物干燥后可以绘画。”我的游说兄弟总是自信地回答:“扫一下,下一次我会画得更好。”这一定是奶奶最想听到的答案。到目前为止,烹饪是我们孙辈中最多样化,最美味的烹饪方法,但是在高考未及格之后,他的哥哥因其在绘画方面的专长而被招募到县文化局,并吃了令人羡慕的“皇室美食”。奶奶知道如何正确接受和拒绝。我记得曾经有一次,我缠着我奶奶去玉米皮上 生产团队的领域。奶奶不怕麻烦或浪费时间,并坚持要帮助我建立一个小的玉米池。将我去皮的玉米放进去,让会计分别测量和计算我去皮的玉米,这样我的劳动成果就不会被淹没,这激发了我无尽的“斗志”。这样做时,我不再全力以赴,尽我所能去剥皮。最后,我的姓名和获得的两个工作点在团队的工作点列表中宣布。我成为朋友中第一个使用劳动为家庭做贡献的人,这给了我很大的成就感。那也是我因“工作是最光荣的”而受到的最直接的教育。奶奶总是知道如何正确地接受和拒绝。在省会城市上学后,每次回家,我都会去购物商场为她的小脚买鞋,还买各种口味和外观的奶奶蛋糕。不论价格高低或拒绝,祖母总是很乐意接受。 ,我一再赞美“美味”和“恰到好处”,这让我感到非常高兴。即使在我成为母亲之后,我仍然喜欢风骚地将自己的脸贴近祖母的脸。她永远都不会像许多农村老人一样尴尬地躲藏起来。她总是微笑着紧紧地抱住我,这让我感到特别温暖。奶奶经历过战争,与一个生病的祖父抚养了三个孩子,并经历了无数的生活艰辛,但她并没有被生活所磨制。她从不说脏话,也不在背后说闲话。有时候,邻居的s子告诉她有关家中琐碎的事情。她可以使用的魔法武器是点头,微笑并说:“嗯,这并不容易。”因此,每个人都知道她是她可以放心谈论自己的担忧的“终点”。我奶奶唯一从山上走出的地方是当我在省会买了一套新房子并带她去看的时候。她一口气就跳到了六楼,从她的底部为我感到高兴。我的祖母曾在一个繁华的城市的街道上行走,并在农村生活了一辈子,被同事们称赞为“优雅如老太太”,但我不同意这种说法,真正的优雅来自于谁统治着地域的限制?由于听力受损,奶奶说话的时间越来越少,常常只是微笑着点头。我试图通过喊叫与她交流。她总是道歉地说道:“我是她问她是否不想知道每个人在说什么?她轻声说:“门神老了,没有抓鬼。”如果您听不到,请少问。最好不要给您带来麻烦。”记忆犹新的是奶奶正坐着。在门口,她旁边的石桌上有一个水壶和一个茶杯,奶奶微笑着看着(她的衣服永远是干净的,房子的每个角落都将保持整洁。我真的很想念奶奶!成为奶奶这样的女人是我最大的愿望。(作者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副秘书长) (中国教育学会家庭教育专业委员会)《中国教育报》 2019年8月15日,第4版

作者: 网站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