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乡村家校合作的可能性

  家校合作势在必行,但困难重重。这不仅是因为政策体系处于逐步建立的阶段,教师缺乏开展家校合作的各种准备,学校和家庭彼此适应,也是因为工作本身很复杂。对于农村家庭学校合作尤其如此。…

  家校合作势在必行,但困难重重。这不仅是因为政策体系处于逐步建立的阶段,教师缺乏开展家校合作的各种准备,学校和家庭彼此适应,也是因为工作本身很复杂。对于农村家庭学校合作尤其如此。但是您不能将复杂性与困难等同起来,因为复杂性本身包含着内在的力量和增长的可能性。首先,复杂性尊重多样性。不乏学者和从业者简单地理解家庭与学校合作的工作,例如过度批评和指责父母,不考虑学生的需要而仅将教师定位为提供者和指导者。关于农村家庭与学校合作的普遍观点是:农村父母不支持和不合作,农村父母不在家,农村长者只关心饮食,不关心教育。农村教师面对父母无奈……这种表达简化了复杂的问题。尊重复杂性需要了解农村父母,学生和老师的多样性。就农村学生的家庭结构和生活条件而言,有留守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父母双方陪伴的子女以及在别人家中养育的子女。农村家庭-学校关系的类型是多种多样的,甚至是分开的。现代教育中的一些老年人也可以与教师建立良好的合作关系;家校合作的发展状况也多种多样。农村学生和父母的发展状况很差,发展状况也很好。乡村教师不是真的吗?简而言之,如果不了解多样性,就很容易将现状和问题单一化,简单化的思维将阻碍家庭-学校合作实践的产生。其次,复杂性将集中在动态生成上。农村家庭学校合作不可能在一天内达到完美。它需要一点点突破,积累和实现。从孩子上学前的准备,到第一次家庭与学校的交流,第一次专业互动,在父母的领导下第一次活动的诞生,在第一名学生的领导下实现家庭与学校合作项目,从学校到学校的发展,从家庭到社区,从单个项目到综合项目,都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在这个动态的过程中自然会发生事故甚至挫折,错位甚至冲突,但是由于它关系到每个参与者的发展和每个主题的利益,因此所有主题都具有合作的价值追求。其中,作为专业人士,教师需要通过差异促进父母的相互影响。通过培养孩子成为家庭学校合作的领导者,他们需要了解资源,把握机会并促进特定实践的产生,以便使家庭学校合作日臻完善。其次,复杂性将突出各种可能性。正如法国思想家莫林所说:“重要的是不要成为普通意义上的现实主义者(以使自己适应当前现实),也不要成为普通意义上的不现实主义者(以逃避现实的约束)),重要的是要成为一个复杂的现实主义者:认识到现实的不确定性,并知道现实中存在无形的可能性。“建立良好的农村家庭学校合作教育体系的可能性来自农村学生,父母和教师,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可以促进家庭学校合作的实践,并提高合作的力量。 “世界上可怜的父母。”甚至在遥远的地方工作的农村父母也期待着孩子的健康成长,并愿意参加与老师的合作。即使他们有各种困难和问题,教育者和研究者也不能怀疑他们的参与意愿,而应该为他们创造更多的合作机会。农村学生还需要并且能够表达自己的需求,可以自己计划,组织和开展内部和外部活动,并邀请父母和老师参加。他们还可以通过评估和沟通促进家长和教师的变化。父母和老师应该学会倾听他们的孩子,尊重他们孩子的成长需要,并接受学生真正参与家校合作的实践。作为专业人士,农村教师必须承担家庭学校合作负责人的责任,并成为促进,建设,发展和修复的关键人物 家校合作。我们在黑龙江,新疆,河南,安徽,广东等地进行了各种研究,以不断验证这一观点。当然,要了解农村家庭与学校合作复杂性背后的可能性,我们需要保持生态意识并关注外部生态力量。当前,无论是教育体制还是文化体制,无论是国家还是基层,都在大力倡导家校合作,强调学习型社会的建设。这个时代需要并且将创造一​​种新形式的家校合作,而农村家校合作应该成为其中的有机组成部分。为了建立相互联系,相互学习和相互学习的农村家庭与学校合作的共同命运社区,我们可以集中在三个方面:相互联系的思想,真正建立多主体联系和互动关系。家校合作的实质是“合作”。它是行为,思维和主题对于共同利益的价值取向的相互协调。它需要主题,聆听,对话,谈判和共同努力之间的真正联系。在彼此之间学习和学习。在其中,一些处于不利地位的父母和经常被忽视的学生需要重新获得主导地位。这种互连不仅可以发生在教室,班级,校园,家庭和社区中,还可以发生在专业的教学和研究活动中。它还可以使用Internet形成跨时间连接。这对于农村教育尤其必要。通过相互学习和相互学习实现合作学习,促进主体的发展。家庭学校合作不仅针对儿童,还针对父母和老师。相互学习和相互学习的思想主张,每个学科都是学习者,需要在交流和实践中不断实现自我更新。特别是,农村家长和教师迫切需要在真正的互联互通中不断提高学习质量。通过共同的未来不断增强社区意识,并促进实现和确认多个主题之间的合作价值。农村家庭学校合作质量的提高与人的发展,农村教育和农村社区的发展有关。应将其纳入农村振兴和城乡一体化发展战略。增强命运共同体意识可以使教育实践和研究人员具有使命感,体验投入其中的创造力,并为自己和他人创造更好的生活。 (作者是上海终身教育学院常务副院长兼博士生导师)《中国教育报》,2019年5月23日,第9版

作者: 网站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