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家长如何防范校园欺凌

  在世界范围内,学校欺凌是一个日益严重的问题。学校头疼,父母担心,学生讨厌它。美国教育研究所已经证明,欺凌是在生命早期就学会的,我们必须从婴儿期就开始注意这个问题。因此,美国所有…

  在世界范围内,学校欺凌是一个日益严重的问题。学校头疼,父母担心,学生讨厌它。美国教育研究所已经证明,欺凌是在生命早期就学会的,我们必须从婴儿期就开始注意这个问题。因此,美国所有的幼儿园老师都必须参加在线课程,称为“幼儿园欺凌”。内容包括如何定义欺凌,识别欺凌的类型,确定有关欺凌行为的重要事实和统计数据以及确定欺凌行为的影响。年幼的孩子所产生的影响是详尽,细致和实用的,这是父母应该知道的常识,如何创建一个不欺凌的育儿环境,以及如何促进孩子获得亲社会行为。散布谣言和故意屈辱也受到欺负。专家认为,欺凌是一种重复,故意和有辱人格的行为。这是权利对称平衡的障碍。它分为三种类型:身体,言语和相关。身体欺凌是指殴打某人的身体,踩脚,绊倒以及任何导致身体疼痛的行为;言语欺凌,包括嘲弄,取笑,侮辱和不断称呼他人的名字;相关的欺凌行为是指故意将儿童从社交活动中移出群体,例如散布谣言,故意侮辱或隔离受害者。继续给另一个孩子打电话的名字是欺负人吗?大多数成年人可能认为这只是孩子们经常玩的一种花样而没有引起注意,但他们不知道这是在欺负。研究表明,男孩子比女孩子更多地使用身体欺凌,而女孩子更容易卷入相关的欺凌行为,这些行为通过八卦或谣言孤立或侮辱他人。受害者都是男孩和女孩。同情和同情这两个词通常被理解为同情,但同情强调了理解他人感受的能力,即从他人的视角体验和体验这种情况的能力,强调了人类广泛的道德情感。同情这是令人遗憾的,别人的不良感受,并专注于具体的例子和情况。同情翻译为中文,同情表示同情,同情表示同情。专家认为,欺凌者通常缺乏同情心,他们无法或不能与他人的感情和情感联系在一起,对其行为几乎没有罪恶感或遗憾。他们试图或倾向于与其他恶霸合作,导致经常打架或受伤,并可能参与盗窃,故意破坏,滥用毒品或犯罪活动。受害人往往虚弱和胆小,不太可能站起来。他们经常遭受焦虑和恐惧,不知道下一次欺凌何时发生。诸如孤独,沮丧,自卑或无能等情绪反应有时表现为身体疾病或痛苦。专家们也明确指出了恶霸对旁观者的压力。尽管他们不使用手或嘴,但为了避免自己成为受害者,旁观者被迫不透露自己的秘密,他们感到害怕,焦虑和不安。同样,旁观者也必须承担责任。近年来,在美国舆论中引起轩然大波的中国学生欺凌事件使旁观者受到严厉惩罚,他们与欺凌者一起必须承担入狱的祸害。学生,家长和老师应该知道,学校欺凌行为如此猖,,如何预防呢?专家们提出的应急预案是“计划”和“沟通”,并在事故发生前主动采取预防措施。这就要求每个学生,家长和老师都知道有关校园欺凌的常识,并共同创造一个安全良好的成长环境。专家列举了一些常见的误解:认为只有男孩会参加欺凌行为,欺凌只发生在小学或初中。欺凌是增长过程的自然组成部分,每个人都必须应对。不在乎孩子参加欺凌事件;教孩子们被欺负后,他们将他们击退;受害者将逐渐康复;受害者都是孩子,需要长大……这将影响老师和父母对欺凌的干预。专家希望老师和父母应该关注“孩子可以做什么”,而不是“孩子不应该做什么”。例如,经常提醒孩子“控制自己的手”,“轻轻地使用手”,“慢慢走”,“在室内安静”……这也应该成为父母在家中的态度和口头禅。如何减少儿童的行为问题并帮助他们实现亲社会行为?讲故事是一个强大的工具。许多儿童读物的情节将涉及社会冲突 和不公正行为,以及简短的社交故事将建立特定的社交环境并列出几种解决方案。老师和父母可以讨论这本书中的角色以及他们对子女问题的解决方案。例如,您如何看待这个角色?您认为这个角色接下来应该做什么?如果是您,在这种情况下您会怎么做?您将如何帮助这个角色让他感觉好些?此外,角色扮演也非常有用,尤其是在小组活动中。老师和父母可以指导孩子通过角色表达在特定情况下的解决方案。孩子们可以制作自己的插图,添加故事,表演和练习他们选择的解决方案。除了社交故事和角色扮演外,老师和父母还需要教孩子直接解决问题,例如走开或简洁说话。美国幼儿园教师培训课程曾多次警告教师,要教孩子学习两个简短的表达:“停止!” “我不喜欢这样!”移情,尊重和合作是基本的社交技巧。专家们还特别强调教师预防欺凌行为。监督的作用是,一旦您意识到发生了欺凌事件,就必须立即采取行动进行调解和解决。例如,幼儿园老师必须在全景下照顾孩子,每个孩子都必须随时随地都在老师的眼中,并且所有活动(包括厕所)都必须受到监控,且没有盲区。除了在帮助孩子理解善良和感恩方面发挥示范作用外,老师和父母还应该教给孩子基本的同理心,尊重和合作技巧。例如,使用宠物,玩偶,动物玩具和其他教具,与孩子讨论别人的感受,指出攻击性和排他性行为的影响;引导孩子练习好听者的行为,让孩子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声音,应注意听别人的声音,并在孩子不愿意听的时候及时提醒他们;营造社交氛围,让孩子们互相帮助完成游戏中的任务,从而体验尊重和分担责任。在反欺凌策略中,专家们故意比较了赔偿和惩罚,认为重建是一种补偿,可以帮助儿童理解欺凌的后果以及责任和因果关系的概念。防止学校中的欺凌行为应成为家庭与学校之间日常沟通的内容。教师应与父母不断沟通实用策略,共同创造一个关怀成长的环境。对于受害人,专家的建议是“赋权”和“大声说出”,鼓励受害人和证人当时讲情况,或者面对欺负者大声,简洁,有力地讲出情况。赋予受害者权力是结束欺凌的关键。受害人不必进行反击,但他需要找到自己的力量来源,例如默默走开或说“停下!”。 “这伤了我!”我不喜欢这个! “这不友好!” “帮助欺负者学习亲社会行为。专家提出四点建议。一个是“干预”和“给予选择”,并在发现情况后立即干预。与此同时,鼓励欺负者更多地参与亲社会行为。社会行为,善待欺凌者;领导者的无助和失控帮助他们以安全和可接受的方式寻求权力和控制,并提供选择和机会;其次是“为领导者提供机会”。领导力要求有同情心和责任感的人对于寻求力量的孩子来说,领导者的角色是满足他们对感觉力量的需求的安全方法,例如,作为老师的帮手或团队中的领导者,演示如何着装,如何洗手和其他任务,使孩子忙碌;停止学习互动,负责任的行为和其他亲社会行为;第三个是“认可和称赞”,它可以迅速识别出孩子的每一个积极和积极的行为。 “阴影效应”,将欺凌者置于受监管的区域,以约翰为例以伊森为例,在桌子旁玩沙子的情况下,老师注意到约翰在哭,问出了什么问题,约翰告诉伊森老师老师请约翰告诉伊桑他的感觉:“我不喜欢你推他。一。”然后老师说:“现在你们两个人一个人,所以你们两个都有一个玩耍的地方。 “这是在教约翰解决问题,而不是与伊桑抗争。在这样做时,老师告诉孩子们,有解决问题的选择。这是教受害者站起来并通过解决冲突来解决。自己,这打破了 欺凌链。 如果老师是老师,只需删除Ethan而不是教“受害者” John如何处理它,欺凌圈将会继续。 另一个例子是更大的罗比(Robbie)总是欺负弱小的孩子,经常在家欺负他的双胞胎兄弟姐妹。 老师和父母决定赋予罗比“行为责任”,并选择了几个时期让他担任规则的监督者,助理和监督者,以便他可以与同龄人,年幼的兄弟姐妹进行适当的互动,并重新定义自己 在幼儿园。 并成为家庭中的积极榜样,并从中获得舒适和安全的经验。 (作者是美国华裔)《中国教育报》 2019年5月2日,第9版

作者: 网站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