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变、应变与求变:建设高质量教育体系

  当前,我国的教育发展进入了历史机遇期。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计划和2035年长期目标的提案》中国共产党明确表示,到2035年建…

  当前,我国的教育发展进入了历史机遇期。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计划和2035年长期目标的提案》中国共产党明确表示,到2035年建立高质量的教育体系,在当年建立教育力量。这意味着我国教育的发展正朝着新的旅程,新的阶段和新的时代发展。为此,教育者需要进一步准确地识别变化,科学地适应变化,并积极寻求变化。准确认识变化:教育进入高质量发展的新时代,教育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新中国成立70年来,特别是“十三五”期间,我国的教育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根据2019年《国家教育发展统计公报》,学前教育毛入学率达到83.4%,九年义务教育合并率达到94.8%,高中教育毛入学率达到89.5%,任务高等职业教育招生完成,高等教育的总招生完成。普及率达到了51.6%,各级教育的普及率达到或超过了中高收入国家的平均水平。可以说,我国的教育总体水平已跃居世界前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体系不断完善,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的信心不断增强。对教育的需求越来越强。与教育的实际发展相一致,公众对高质量发展,尤其是更好的教育生活的需求正在向高水平发展。在新时期,随着我国主要社会矛盾发生了变化,就教育制度而言,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日益增长的需求在教育领域具有更强烈的反映和期望。父母对教育的渴望已从“学习”转变为“易学”。广泛的教育利益相关者希望对教育素养,教育幸福感和教育满意度有更高的意识。普通民众的教育需求正在朝着质量时代迈进。教育的重点日益突出。整个教育的发展进入了质量导向的新阶段,从根本上取决于国家教育战略重心向以质量为核心的转变。为了使学校运转良好,教好学生,近年来,《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和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若干意见》等教育政策频频出台,更加关注学校的质量。学校建设和教师发展中的教育。发展质量和学生成长质量已逐渐确立为考虑教育质量的核心要素。科学回应:应对潜在的教育风险和实际挑战。自新的冠状肺炎疫情爆发以来,一个世纪以来世界尚未发生重大变化,而且这种趋势已经加速。教育正朝着高质量发展的方向发展,同时遇到了许多机遇和挑战。在过程中仍有一些潜在的教育需要解决。风险要求教育工作者加强底线思考,以在应对风险的同时保持客观性和理性,并科学判断当前高质量发展所面临的发展状况和机遇教育之中。应对新的教育质量。流行病造成的全球公共危机给包括教育在内的各行各业带来了巨大的挑战和危机,社会空间正在重新建设。在流行期间,在线教学以压倒性的力量进入了教育领域。 “ Internet +”,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技术与教育的融合的速度,广度和深度不断提高,在线和离线教育形式正在形成,学习者可以获得全方位的,三维的,以及多元化的教育支持资源。但是,需要警惕的是如何应对“互联网+”和人工智能等技术带来的教育质变,并避免 从“数据红利”到“数据鸿沟”和从“智能驱动”到“智能压迫”的演变“特别是,在新的环境下,城乡地区,地区,学校和群体之间的教育发展差距不能进一步扩大科技革命,科学地解决教育发展不平衡,不足的问题,我们永远不能放松,对新的发展方式作出回应,在新的时代和新形势下,我国的经济社会发展已转变为新的发展方式。国内和国际循环是主体,国际和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教育发展需要适应和积极服务于这种新模式,挖掘和建立自主发展的内生力量,通过教育改革促进教育社会功能的释放与发展,并促进教育与教育与社会的融合与发展周期。当前,在新的国内外双周期发展模式下,区域教育特别是跨省教育的一体化发展的重要性日益突出。随着长三角,京津冀,粤港澳大湾区,长江经济带,黄河经济带等一系列重大区域发展战略的扎实推进,教育发展是否真正突破了现有的行政区域壁垒,并建立了适应性强的地区和产业发展?为了在促进区域一体化发展的过程中赢得新的发展机会,教育一体化发展的布局和结构需要事先进行宏观和详细的规划。应对新的质量革命。在从一个人力资源国转变为一个人力资源国的过程中,教育为各种国家事业的发展提供了强大的知识和人力资源支持。尤其是在新一轮工业革命的背景下,面对日益激烈的国际竞争趋势和关键核心技术的障碍与制约,更加有必要关注“国家计划和党”的地位和力量。规划”,继续促进教育发展。品质革命,更新品质理念,重塑品质文化。就教育质量的内涵而言,它的含义也更加丰富多样。传统上指数量和规模的“单一质量”概念已被废弃,取而代之的是基于过程的更具包容性的“多个质量”概念。它是一个复合的三维“大质量视图”,突破了视野的限制。在质量话语表达方面,它还包含了更丰富的价值要素,例如共同考虑公平发展和教育质量,相互解释和相互建构质量与公平,以及“使每个孩子都能享受公平和优质的教育”的承诺。 ”。积极寻求变革:通过评估改革促进教育的高质量发展。如《新时期深化教育评价改革总体规划》(以下简称《总体规划》)所述,高质量教育发展新时代的良好生态需要科学的评价体系。评价与教育发展方向有关。什么样的评估指挥棒具有什么样的办学取向。为了指导全社会树立科学的教育发展观,迫切需要开展教育高质量发展评价指标体系研究,系统地推进教育评价改革,把握观念,过程和观念。评估设计和运行的方向,促进评估改革高质量的教育发展。首先,我们必须专注于观念的更新。教育的高质量发展成为研究话语,实践话语和政策话语的风暴中心,是多种智力力量聚集的原因,是因为它是在教育现代化道路上形成的新观念和新模式。 。作为一种崭新的发展范式,它超越了先前的数量补偿和规模扩张的扩展发展理念。这就提出了更新支持性教育评估概念的要求。总的来说,有必要确定和构建教育评价的“大逻辑”。在发挥警棍功能的过程中,克服了“五卫”的困境,扭转了绝对功利主义的趋势。在 同时,我们将进一步更新多元评价概念,坚持评价方法的科学性,补充和整合多种评价概念,“改善结果评价,加强过程评价,探索增值评价,完善综合评价”。二要加强系统设计。 “建设高质量的教育体系”作为整体教育战略,需要宏观和长期的系统设计,这也对教育评价改革提出了相应的要求。 《总体规划》指出,要坚持统筹规划,综合考虑不同学科,不同教育阶段,不同教育类型的特点,进行分类设计,稳步推进,健全制度,诚信。和改革的协同作用。通过系统的教育评估设计,促进了高质量教育发展的完整性和全面性,建立了更加完善的学校道德实施机制,建立了更加完善的教师教育评价体系,实现了更加多元化的全面发展。对学生的评价方法,更科学的社会选择和就业方法。第三,要注意建设方向。高质量发展是我国当前教育发展的历史定位和时代精神。从根本上解决中国教育发展的战略问题。在构建教育高质量发展评价指标体系的过程中,有必要借鉴普遍适用性原则,从国际教育评价总体规划中学习,更需要从现实中学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处于“国内国际双周期发展模式”。我们从教育法和人才成长法出发,努力培养负责民族复兴的新移民,形成响应中国教育自身发展逻辑的“评价逻辑”,建立和完善中国教育的体制和机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评价,提高发展质量。回归育人之本,落实立德培育人的根本任务。 (作者林茂茂是南京晓庄大学师范学院的老师,张新平是南京师范大学教育领导与管理研究所所长。本文为2020年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所重大项目“教育质量发展评价指标体系研究” [20JZD053]系列成果之一)《中国教育报》 2020年11月18日第5版

作者: 网站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