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珈臻:促课内课外阅读融合

  2020年新学期,厦门市第二实验小学副校长吕家珍将为四年级儿童开设校本阅读课。她向孩子们推荐了三本图画书,例如《鳄鱼爱长颈鹿》,这引起了人们对课程的兴趣。 。现在,陆家Jia的…

  2020年新学期,厦门市第二实验小学副校长吕家珍将为四年级儿童开设校本阅读课。她向孩子们推荐了三本图画书,例如《鳄鱼爱长颈鹿》,这引起了人们对课程的兴趣。 。现在,陆家Jia的阅读课已经成为第二实验小学的名片。

  吕珈臻3.jpg

  自2010年以来,吕家珍一直以日常教学为基础,与著名老师工作室的老师一起,坚持小学阅读的研究和实践,十年来一直没有改变自己的初衷。她注重课堂阅读教学与课外阅读的融合。她还带老师精心教授阅读课,从而促进了学校和地区阅读水平的提高。

  一群老师在实践中阅读教学和研究

  陆家zhen已经在学校提供了8年的校本阅读课程。 “在校园里散步的孩子会问,你什么时候来阅读课?”陆家zhen说,看到学生发自内心地热爱班级,就会感到很有成就感。

  吕家zhen为了学习上好课,已经辛苦了十多年。

  2009年,年仅32岁的吕家珍成为纯粹的自发组织“厦门青年教师成长社区”的成员。一群热情洋溢的年轻老师开始定期阅读书籍,并一起讨论教育问题。

  “成长为一个年轻教师社区的经历点燃了人们深深的兴趣,使我深深地建立了一个阅读教学社区。”陆家zhen说。从那以后的10多年来,她一直对阅读教学和研究“着迷”。

  2010年9月,吕嘉L此时已是厦门思明区著名教师发展工作室的负责人。在思明区师范学校的支持下,她从全区招募了14名研究合作伙伴,并开始阅读教学研究,主题为“扩展阅读以提高学生的阅读素养”。

  据说是在做研究,但陆家zhen把带领著名老师工作室的成员一起学习作为首要任务。在第一阶段,她选择了一些知名老师的易于理解的专着,与所有人一起阅读。这些书包括:“对阅读教育的热爱与恐惧”,“阴历星空下”,“阅读儿童文学的乐趣”,“儿童读物不是儿童读物”,“ ABC课堂阅读”等通过阅读这些教科书,他们可以从著名教师的教学经验中学习,以便他们现在可以学习和使用它们。

  一年多以后,吕家zhen开始带大家读一些经典的教育书籍,包括《教育神经科学》,《课程理论-课程基础,原理与问题》,《教学论》,《民主与教育》以及“在教育研究中”。 《数据处理》等著作。尽管这些书很难阅读,但它们从阅读中受益匪浅。接下来,我开始阅读儿童文学,包括曹文轩的《火封》,林亮的《小太阳》,林世仁的《魔洞历险记》等等。通过阅读这些孩子们最喜欢的书,让每个人都感受到孩子们的思想并面对根本问题。

  “卢先生将科研俱乐部变成了读书俱乐部,每个人都在一起读书,学到了很多东西。”硕士教师发展工作室的何景柱先生说。

  三年后,著名教师发展工作室的研究项目结束,陆家zhen被任命为思明区著名教师发展工作室的杰出项目主持人。 2014年3月,她最初申请了著名的教师工作室,招募了11名志同道合的成员,并继续根据“提高小学生阅读能力的策略研究”开展教学和研究活动。

  在过去的十年中,陆家zhen完成了10个与阅读相关的研究课题,涉及100多名教师。

  在课堂内外联系

  小学生应该读什么书?如何阅读?小学语文教师应如何做好阅读教学?这些是陆家zhen和团队成员一直在问的基本问题。

  吕家珍通过多年的观察和问卷调查,发现一些小学生存在休闲阅读态度和盲目阅读等问题。她最担心的是,有些孩子喜欢读一些暴力和古怪的书,而有些父母则出于功利主义的考虑。向孩子们随意开放书单,并强迫他们阅读超出范围的书。

  通过调查,陆家zhen认为,大部分问题 儿童表演植根于老师,这在“空虚而又大”的教学目标中得到了具体体现。她认为,尽管现行的国家“课程标准”从“知识与能力,过程和方法,情感态度和价值观”三个方面规定了阅读教学目标,但在实际教学过程中仍应有具体的教学目标。如何将课程标准与现实教学进行整合已成为陆家zhen思考的问题之一。其次,陆家zhen还发现,教师的阅读理论研究不足,缺乏文字解释能力,也影响着儿童阅读能力的提高。

  在随后的研究和实践中,陆家zhen将提高小学生阅读能力分为三个阶段。小学一年级和二年级在低端,三年级和四年级在中端,五年级和六年级在高位。她详细介绍了每个阶段课程标准的能力目标,针对每个阶段的学生的阅读能力提出了具体目标和具体方法,并将这些目标与“课程标准”相联系。

  “必须有具体而实际的方法。”这是陆家zhen及其团队成员在阅读教学和研究中始终坚持的原则。例如,在提供给高年级学生的阅读方法中,她建议让学生学会“注意”并学会“比较”。她认为“注释法”在远古时代就存在,它是在阅读过程中以符号和文字的方式在文章的空白处进行标记和书写,以帮助学生理解阅读内容并进入深度阅读。吕家zhen建议可以从“兴趣”,“问题”和“猜测”中进行评论。 “比较阅读法”通常将具有共同点和不同点的几篇文章结合到一个文本组中,并在不同角度和不同层次上以特定的学习目标为重点,指导学生阅读多篇文章。比较,识别并使其形成一个新的优化信息组。在不断的反复阅读和多文本对话中,学生的理解,分析,概括,比较和欣赏不断提高。

  学生应该选择阅读哪些书籍?吕家珍建议,书籍的选择应根据学生的年龄特点。其次,她主张“扩展阅读”以解决课堂内外的“两张皮肤”的问题。例如,在上完“稻草船借用箭头”课程后,她建议给学生读《三国浪漫史》。在写完“李刷”一文之后,她建议学生们阅读“世界好奇的人”,以引导学生发现生活中的陌生人。

  在课堂和课外交流方面,陆家zhen还根据教科书的风格确定阅读清单。例如,在学习了诸如“猎人海里卜”之类的民间故事单元之后,她将让学生阅读诸如“中国民间故事”和“山海经”之类的书籍。此外,她还将指导学生根据作家的风格等其他切入点来选择书籍。

  陆家zhen认为,除了指导学生选择和阅读书籍外,还应该教他们成为能够提出问题,学习和思考的读者。

  为了防止学生盲目阅读,吕家珍和他的团队伙伴还设计了一个“阅读学习表”,为阅读的书本或课本提供具体的学习建议。例如,当指导学生阅读“昆虫”这本书时,老师设计了各种动物的名片,例如螳螂和蜘蛛,以引导学生分节阅读。阅读课文《地震中的父子》时,要求学生使用不同的线条和符号对语言描述,动作描述,表情描述和外观描述进行评论。

  教师在“磨碎班”中成长

  吕家珍认为,提高学生阅读能力的关键是提高教师的阅读教学能力。为此,她和她的团队合作伙伴精心设计了该课程,将良好的“班级”作为首要任务。

  吕家珍经常带领团队成员反复修改阅读计划的阅读计划,然后每个人都会尝试教书。她还经常深入老师的阅读课上听课并评论本课,并提出具体的改进建议。

  陆家zhen小组成员刘鹏是一位年轻老师。当她第一次尝试教“巫师基罗”时,教法相对简单。陆家zhen及时指出问题所在,带她去查了 信息,并亲自展示。在反复的课程中,她帮助刘鹏决定指导学生。寻求证明思维”的教学思想是让学生先提出自己的思想,然后阅读课文,以找到支持其思想的基础。在反复的课程中,刘鹏学习了新的教学方法和思想,在此过程中学生也得到了成长。

  在一个地区级的报告活动中,工作室成员,人民小学的老师林琳讲授了“用“学习地图”阅读和撰写风景构图”,以提供一个很好的报告课。

  林琳的教学计划经历了9次重大修订和5次深入讨论。

  后来,林琳的课在福建省的阅读教学研讨会上进行了展示,并得到了专家的一致好评。林琳还先后在CN出版物中发表了4篇关于学习地图的文章,学习地图的主题也被确定为省级项目。

  在短短的几年内,林琳已经成长为思明区的学科带头人,厦门市的中文领导者和学校教学部主任。除了林琳,团队的其他成员也在不断壮大。江民京老师在短短四年内已成长为厦门的骨干教师和思明区的学科带头人。团队成员徐秋端成为厦门市专家级教师培训对象,并成为高级教师。

  林琳说:“陆女士经常在一个主题上重复上课,这样我们的教学技巧就可以迅速提高,而研习课是工作室成员成长的法宝。”

  陆家zhen除了为老师提供良好的阅读课外,还注重引导父母共同合作阅读。她经常告诉父母,让他们的孩子少参加一些校外补习班,和他们一起读更多的书。她经常邀请父母在课堂上分享亲子阅读的经验;她经常组织“家长故事会”,邀请父母讲有关亲子阅读的故事。她还提供培训父母阅读的课程。吕家珍说,只有结合家庭和学校的努力,孩子们才能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并可持续地提高他们的阅读能力。

  在吕家珍的指导下,除了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使阅读能力得到长足进步,学生在日常考试中的阅读题得分也不断提高。 2017年9月,工作室成员在同年级的两个班级上进行了笔试:“有限阅读”“水怪-河马”和阅读能力测试“苏珊的帽子”。第四(1)类是普通类,第四(3)类是实验类。他们已经学习了两年的系统阅读策略。工作室成员逐项审查了80篇试卷,并逐项比较了儿童的分数。结果表明:四(3)节课的人均有效阅读速度为每分钟151个单词,远远高于普通班级学生;四(3)班学生在信息推断和联系信息方面的得分达到了95%,远远高于普通班。在85%的班级中,泛化能力和语言能力也高于普通班。

  “孩子在课堂上和课外都爱上阅读,学习阅读,并且他们的考试成绩也得到了提高。为什么不促进阅读呢?”陆家zhen说。 (中国教育报-中国教育报记者熊杰)

作者: 网站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