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岁很美》:美即是真,真即是美

        王鲁奇的新作《十四岁美丽》是一部非常特殊的儿童文学作品。它很好地回应了社会上不时讨论的“儿童文学中可以写些什么”的话题。答案是:您可以写任何东西。 ,关键是看怎么写…

  

  

  王鲁奇的新作《十四岁美丽》是一部非常特殊的儿童文学作品。它很好地回应了社会上不时讨论的“儿童文学中可以写些什么”的话题。答案是:您可以写任何东西。 ,关键是看怎么写。 “十四岁是美丽的”以儿童遭受性侵犯为主题,对于极其困难的写作而言,这确实是一个勇敢的选择。大勇需要伟大的智慧,充满智慧的写作使它既深又亮,锐利而慷慨,受伤害而温柔,阴暗而又阳光。英勇和智慧也使本书传达出一种伟大的善意,让受害者看到正义,让沉默的人发声,让送葬者得到安慰,并让围观者感动和反思。但是我最想说的是整本书中的“ wenyan”,即“ true”一词,这是一本寻求真理的书。首先是事件的真相。我们所生活的社会真的会遭受如此残酷的侵犯吗?犯罪者会真正守时,等到十四岁才犯罪吗?真的有这样的父亲在事故发生时不负责离开吗?真的有这样一个暴力无助的母亲为受害者的女儿打耳光吗?上述每个问题的答案都是令人心碎的:真的。举世无双的文学当然不能避免世界的冷漠。 “十四岁就是美丽”就是这类文学。一开始,一部野生动物纪录片在一部破裂的电视上放映,播放的是jack狼狩猎的岩石。羊崽的悲剧当然是残酷世界的真实隐喻。第二是心理真理。例如,受害人姜佳去看心理医生,并讲述了她梦every以求的梦every,她梦that以求的是被jack狼追捕。心理学家说:“这不是你的错。”姜佳说:“我一定有什么不对劲,否则为什么不吃别人呢?”这个答案与真实受害者的心理状态相符。江嘉的父亲也深深地自责,因为肇事者是他的老板。他问姜佳:“你为什么不恨我?你恨我,我心里好多了。”但是姜佳说:“我不恨你。”这句话比“我恨你”要致命得多。它迫使自责的父亲逃离家乡,父亲表现出的逃避行为也符合许多“弱者”面对这种情况的心理反应,甚至与江佳的心理相似。 -“回避”。是最简单的解决方案。”其次是灵魂的真相。一个平衡的东西摆在姜佳的面前,决定性的重量掌握在姜佳的手中。她只需要撒谎,说违反的时间已经到了。在她十四岁生日的午夜之前;成年后,她被判处八年徒刑;如果说实话,她受害时已经14岁,肇事者将受到较轻的刑罚。向天平倾斜,向他们想要的方向倾斜,但是姜佳在法庭上只面对她真正的灵魂。她就像那个在《皇帝的新装》中讲实话的孩子一样,她说:“如果我撒谎,而且将来我将无法面对自己。我不能违背自己的心意,我不是一个坏人,我也不想像他一样。 “世界在对与错的迷雾中行进有多困难!如果用谎言来惩罚邪恶的行为,那仍然是件好事吗?我们不妨从根本上询问什么是最大的邪恶和最大的好处。在这方面,最大的罪恶是故事中的单一肇事者和​​众多次要危害者,也是故事之外的无数肇事者和充满次要危害的生活环境。还是面对现实,不遗余力地走出过去,努力创造新生活的开放思想?最后,我也想谈一谈小说的结局。在法庭上,“正是由于姜佳的讲真话,法官们在审议后一致决定坚持原来的句子(即八年徒刑)。”一个写实的故事突然呈现出神奇的色彩。可以上可以在童话故事中找到。我想作者是为了使司法如期到达,安慰受害者,并给读者带来希望。姜家讲实话后,根据自己的逻辑,法律可能会被判处五年徒刑。如果以这种方式呈现结局,那么暗黑隧道会更长吗?它会吞没从隧道尽头射来的微光吗?我不这么认为。江嘉说实话的举动是 灯本身不仅照亮了自己,而且还照亮了事件内部和外部的每个人。 当然,对正义实现的不满会让读者暴露出怀疑甚至是怨恨,但这是写实主义的真正力量所在。 无论如何,故事结束了,生活还在继续。 一个以上的“江甲”是真实的,一个以上的“江甲”正在出现。 我希望每一个“江甲”都能得到治愈,也希望以后不再出现。 一个接一个的“江甲”。 为了实现这一希望,我们应该怎么做? “十四岁就是美丽”的美是什么? 如果我要回答这个问题,我想我会说:美丽是真实的,而真实是美丽。 (作者是浙江师范大学副教授兼儿童文学作家)《中国教育报》第21版,2021年3月3日

作者: 网站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