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知识走向素养

  有一天,我小学五年级的儿子说:“爸爸,您知道我们的单元测试现在发生了很大变化吗?问题减少了,每个问题的分数都有了提高。如果您犯了一个错误,您将失去很多积分。”在阅读了他的一些单…

  有一天,我小学五年级的儿子说:“爸爸,您知道我们的单元测试现在发生了很大变化吗?问题减少了,每个问题的分数都有了提高。如果您犯了一个错误,您将失去很多积分。”在阅读了他的一些单元测试论文后,确实可以将过去可能分散在三个或四个问题中的知识点整合到一个问题中。一张小试卷可以反映其背后命题的变化,然后反映出课堂教学改革的方向。自1990年代以来,我国高考内容的改革已从知识转移到能力,再到扫盲。高考命题的改革及其层层传递效应,对促进中小学课堂教学从知识型向识字型,从“教育”到“教育”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作用。纵观近年来中小学课堂教学的改革,融合,情境化和开放是三个重要的发展趋势。值得思考的是:我们为什么要改变这种方式,其背后的真正价值和意义是什么? 整合:培养整体的认知能力和综合的解决问题的能力。全面的测试和考试将不可避免地需要与之相对应的综合课程和教学方法。这不仅仅是应付考试的功利方法。培养学生的核心素养和提高他们的思维能力是必然的要求。整合的对立面是知识的分散和课程的分离。著名的哲学家和数学家怀特黑德对此提出了激烈的批评。他认为:“世界上最无用和可憎的东西是像书架一样的有脚人。我们致力于培训的人应该具有文化素养和特定的专业知识。”而“一个人的文化修养反映在积极的思想,美丽的情感和崇高的情感中,这与掌握零碎的知识无关。”他在演讲“教育的目的”中指出:“如何保持知识的生命力如此。因为避免僵化是所有教育的核心问题。”“如果教师零碎地教授许多科目,学生只能被动地接受这些问题。连贯的知识不能受到任何充满活力的思想的启发。”怀特海(Whitehead)告诉我们,综合学习有利于提高人的文化素养,也可以激发学生的精神活力并促进他们的自我发展。这与我们今天倡导的全面教育理念是一致的。在当前课程改革的热门话题中,可以看到综合思维,例如以“大概念”为核心的教学改革。关于“大概念”的含义有许多不同的解释,但每个人基本上都已形成共识-大概念是抽象概念,该概念可以将各种概念和理解连接到一个连贯的整体中,这超出了个人的知识和可以大规模转移和应用的技能,概念。可以看出,知识的全面性和联系性是大概念的含义。四川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李松林教授将大概念从低到高分为四个层次:学科小时的大概念,学科单元的大概念,学科单元之间的大概念和跨学科概念。这熟悉了许多学校进行的课程整合探索路径,这反过来促使我们思考:促进课程整合的内部逻辑和基础是什么?实际上,它是一个较高层次的大概念,并且可以将相关知识连接在一起。全面性是大型概念和课程整合的内在灵魂。在全面学习中,学生可以通过知识之间的内在联系来形成整体认知。让学生学习综合课程是综合学习的一种高级形式。这里提到的综合课程是指面向问题或基于特定主题的多学科综合课程。清华大学附属中学开设了一个综合课程,名为“国家安全下的科学技术”,涉及8个人文科学学科。在通常意义上,其学科的综合性远远超过了STEM课程(STEM课程只是一种综合性课程。)。清华附中校长王殿军认为,综合课程并不是以知识为主要目的的。它 要求学生综合运用各种学科的思维方法,理论概念和具体知识来解决具体问题,培养学生的高层次思维和创造力。培养学生全面应用知识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对于单门课程是不可替代的。好的综合课程也可以通过单个学科的学习互相促进。如何设计一门综合课程,自然地引入已学到的知识,展现学生的综合解决问题的能力,这对学校的课程建设水平和教师的能力水平构成了巨大的挑战。情境化:在体验式知识的产生和应用过程中加深理解2020年发布的“中国高考评估体系”明确提出,在“高考”的命题中使用“上下文”作为考试的载体高考。这里提到的情况包括生活实践情况和学习探索(任务)情况。根据其功能,情况可以分为不同的情况,例如背景类型,启发式类型,解释类型和查询类型。在2020年的高考题中,有很多与“新冠状病毒性肺炎流行”有关的问题,其中一些是深度整合的探索性情境,其中大多数是背景情境。为什么要在学生的学习中融入情境,为什么要实施情境化教学?我仍然从辅导孩子做作业开始。我儿子几次遇到他无法解决的数学应用问题,并向我寻求建议。我看了很久的问题并理解了症结所在:不是因为他没有很好地学习相关的数学,而是他不理解问题的含义-我不知道该问题暗示的条件是什么,他要的。我在关键点拨了一些电话,他立即说:“哦,我不再说话了。”所有人类知识都源于劳动实践。归根结底,我们正在学习的书本知识是长期观察,思考和经验的结果,是对自然现象以及生产和生活实践的总结和概括,对含义进行了抽象,升华或象征化。上下文化的设计实际上是将已经以某种隐式方式抽象和象征化的知识分解并渗透到具体情况中。学生分析并了解情况并查看情况。学科知识的过程是理解知识生成的过程。如果知识的起源是从具体到抽象的过程,那么上下文学习就是让学生从具体(给定的生活状况和探索状况)返回抽象(学科专长)并找到给定的知识。条件,隐含含义,理解概念以及理解数学(或物理,化学等)中的问题所在。所谓“未能理解问题的含义”是无法将情况与相应知识联系起来的本质。如何建立从具体情况到抽象,概念学科知识的联系是关键,也是一个“联合”。只有打开这个“关节”,学生才能体验“抽象-具体-抽象”的过程。“归纳-演绎-归纳”的思维训练可以实现对知识的深入理解和灵活运用。从诠释学的角度来看,情境化教学还有另一个重要作用,那就是它有助于增强学生的先前理解。理解前是解释学中的一个重要术语。它是指对象在理解发生之前已经拥有的对象的语言,历史,文化,经验,情感,思维方式,价值和期望。整合其他因素。对于中小学生来说,他们的生活经验,生活经验,社交经验和他们以前学过的知识构成了预先了解的基础,也是学生了解生活状况和探索状况的基础。从这个角度出发,为了使学生更好地学习和理解新知识,他们必须尽可能丰富以前的理解,并使他们以前的理解具有更大的积极作用。为此,有必要尽可能地采用实践和情境教学方法。首都师范大学师范学院张汉林教授认为,鸭式教学之所以枯燥无味,是因为它与学生的学习无关。 先前的理解。教师应设法使学生以前的理解有效地参与学习。学生以前的理解是不固定的。当学生先前的理解参加一项理解活动并成功完成理解后,该学生先前的理解将被新的更高的理解所代替。在下一次理解活动的开始,这种新的理解成为预先理解并再次参与理解活动,这就是著名的“诠释学循环”。从这个角度来看,情境化的价值已经超越了“知识考试载体”的功能定位,并超过了纯课堂教学的水平。它对学生的思维和人格发展具有更深远的意义。我们的教育和课程体系不仅应教导学生抽象和象征性的知识,还应使学生处于社交生活,主题认知和个人经验的背景下,并在大自然和社会的教室中。丰富你的大脑。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和这个世界是学习的最大环境。 开放性:创建丰富的学习任务,让知识和生活相撞以产生智慧,或者以我的补习儿子的学习为例。我发现他在做家庭作业时,经常会留下一种空白,例如“读这篇短文,并根据实际生活谈论您的想法”(语言),或者在完成作业后询问。先前的答案“请根据标题给出的条件设计另一个问题”(数学)。未能做到这一点表明思想的开放性还不够,缺乏思想的开放性的原因之一可能是课堂教学的开放性不足。开放式教学应为学生提供更多独立思考的空间。目前,许多教师的课堂教学仍然强调预设和忽视生成。指导和灵感也在预定路径上。他们担心学生会“跑出圈外”,并且学生的思维将过于专注且分散不充分。一些老师没有足够的时间让学生在课堂讨论中思考,而交互式讨论只是一种形式。其背后是缺乏对培养学生开放思维能力的价值的理解。开放式教学应为学生创造更丰富的学习任务。近年来,历史高考的开放性问题引起了大家的关注,也引发了人们对“如何参加历史课”的思考。教育部课程与教科书研究所研究员,历史学博士何成刚建议历史教师不妨创新学生的工作方式,例如写马克思,列宁诞辰或逝世周年纪念日等。 ,孙中山等;计划采访毛泽东,罗斯福,斯大林等人的访谈大纲;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为签署《凡尔赛和平条约》和《联合国宣言》写了街头演说;在一个重大问题上为《人民日报》撰写社论;撰写了相关的书评,电影评论,艺术评论或印象;对正在发生的重大国际事件提出自己的预测并处理意见;这些看似“不按常规进行”的学习任务实际上与培养核心素养和历史上的开放思维密切相关。其他主题也可以用作参考。分配学习任务或家庭作业而无需回答问题,完成小型主题研究,撰写调查报告或书评电影评论,完成创意作品等,都可以测试学习的有效性,而学生他的思想开放在没有标准答案的情况下,这种探索已悄然改善。开放的教学也应该为自然和生命打开一扇门。今天的教室打破了教室和校园的时空限制,“生活就是教育,社会就是学校”。只有让学生进入自然与社会的广阔世界,“家庭事务,国家事务,世界事务以及有关的一切”,才能使知识与生活的碰撞产生智慧,并使思想在实践探索中更加开放和深刻。 (作者是本报记者)《中国教育报》 2020年12月10日,第11版

作者: 网站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