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育要引领学生完整的生命成长

  当前的小学教育如何与小学生身心成长的规律更加一致?如何在教育教学实践中找到突破口?最近,我们就首都师范大学朝阳小学近年来在办学中探索的“运动·工作”教育理念展开了对话,以期探讨…

  当前的小学教育如何与小学生身心成长的规律更加一致?如何在教育教学实践中找到突破口?最近,我们就首都师范大学朝阳小学近年来在办学中探索的“运动·工作”教育理念展开了对话,以期探讨当前小学课程改革中的重要问题。 。基础教育应该使孩子们喜欢学习钟小林:自21世纪以来,科学技术的发展,特别是人工智能和网络技术的发展,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给人类的未来发展带来了机遇和挑战。作为人类社会发展的实践活动之一,教育正在发生一些根本的变化。从全球的角度来看,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15年的报告“反思教育:“全球共同利益”概念的改变?在“中,继续强调学习社会和终身学习的概念,并且在对知识和学习的理解的基础上,很明显,“可以将教育理解为计划的,有意识的,有目的的和有组织的学习。”学习已变得更加广泛概念而非教育:作为小学的校长,您如何看待这一概念及其对小学教育的影响?李富平:自2001年新一轮基础教育课程改革以来,我国一直反映出这种认识上的转变。不断努力适应学习型社会并响应终身学习的需求,例如基础教育探索如何返回以学生为中心,倡导探究性学习,合作学习等;国家层面还鼓励学校大胆探索一些学校试图在大课程视角下根据学习和发展的需求建立课程体系。学生发展核心素养的需求也在增加。突出人类整体发展的观点,注意学生适应终身发展和未来社会发展的必要性格和关键能力。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基础教育应该做什么?应该做些什么与强调实行“双重基础”(即教学内容中的基本知识和基本技能)的传统观念相比,当今更加关注的是小学教育应该使孩子喜欢学习。孩子天生具有好奇心并渴望探索。小学教育应在这方面保护和发展儿童的天性;初等教育应发展儿童的阅读,思考和表达能力,以支持儿童学习能力的发展;初等教育应使孩子们充满自信,从而发展与人交流的能力和利他的素质。可以说,当今的基础教育更加注重学生的全面成长,以及如何指导和支持学生创造更好的生活。钟小林:关注儿童生活的增长,并将儿童作为学校教育的核心,越来越受到人们的认可。许多学校从学校概念,课程设计,教师培训和其他方面着手进行这一领域的探索。李富平:这确实是当前小学教育探索的重要内容,我们也在进行探索。在注重学生“学习”的基础上,我们更加关注学习的实际过程,提出了“学习·工作”教育。哲学上,以“学习”和“工作”为促进儿童学习的重点,发展了“学习·工作”课程体系,构建了“学习·工作”课程模型。表达是孩子们在学校生存的一种方式钟晓林:您如何理解您所说的“学习·作文”的教育理念?李富平:对“学习·作文”教育的理解主要来自对课堂教学的反思。早期的思维是针对汉语作文教学中的问题。我们发现孩子们不喜欢写论文,并且将其视为一项外在任务,有些孩子甚至不敢写论文。老师更加注重学习技巧的指导,教室里的孩子更能满足老师的想法。那么,如何使孩子喜欢写作并能够真正表达自己的想法呢?这是我们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我们掌握了阅读和表达的两个要素,并探索了与国家课程相结合的特殊校本课程“阅读课”和“日记欣赏课”。其中,我们要求 学生在学校每天写日记。每天的第一天早上课是日记欣赏课。日复一日,日记使孩子们的写作和表达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并逐渐学会表达他们的真实感受。每天的“欣赏”为孩子们创造了一个安全轻松的氛围,真实,自尊,自信,理解,宽容,感激等在这个过程中悄然滋生。钟小林:这里的“表达”非常重要。这是孩子内心世界不断被揭示的过程。这是孩子在学校生活的一种方式,也是一种学习的方式。儿童在表达和交流过程中完成对周围世界的体验和理解,并形成自己对外部世界的看法。因此,“日记赏识班”不仅仅是学习单词及其方法。一群互相表达和学习倾听的孩子可以帮助每个孩子认识和理解他人,并发展他们对周围人和事物的敏感性和理解力。力量,摆脱自我中心,走向共同生活。这项探索使用“日记”和“欣赏”作为一种教育设计,以支持儿童的语言和交流学习。李复平:后来,在我们的反思中,我们发现有一些“学习”和“作文”的学习方法超出了中文写作的教学范围。阅读是“学习”,听别人和进行互动交流也包括“学习”。这是输入信息和经验的过程;写日记是“工作”,在互动中表达也是“工作”。钟小林:可以发现,“学习·作文”教育是在“学习”,“作文”和社区学习过程中看到自主学习。自主学习不等于自我学习。它强调唤醒内部学习兴趣,激发学习热情并调动学习积极性。学习过程是一个探索性过程,任何理解的发展都需要概念和经验的整合,而外部知识(抽象名词,命题,原理等)与内在主体的生活经验相结合,因此他们可以内化到我的概念和态度中,成为个人精神生活的一部分,并实现知识,技能,情感态度和价值观的统一。只有支持学生完成这一过程,教育才能真正实现。同时,在学习社区中可以进行基于经验的独立思考和独立表达,可以进行合作,持续共享和沟通。对学生学习的支持是“教学”钟小林:“运动·作文”教育的重点是学生学习的发生和学习过程。那么在这个过程中教师的作用是什么?如何定义教师的“教学”?李富平:我们需要在这里重新审视我们的“学习”与“教学”之间的关系。在学校里,我会问老师:“如果学生已经知道了,你怎么教?”这是我们关注的重要方面。例如,我们学校的每个孩子都将玩魔方游戏。有一天,两个玩魔方的大孩子来找我指导。但是我不知道如何玩七阶魔方,所以我要求他们写下他们的思维过程,然后让他们交流阅读和评估的方法。结果,两个人的步骤都是正确的,但是其中一个孩子又有两个步骤。 “为什么还要再执行两个步骤?”我问了这个问题,然后他们两个进行了交流和探索,后来告诉我,从第一步开始,他们的想法是不同的,然后为什么它们是不同的…………在此期间,我没有教给他们任何具体的知识内容处理?其实没有,但是我支持他们的学习。钟小林:一个基本的概念正在发生变化:课程的变化不仅仅是从教师的角度探讨如何改变教学方法,然后再改变学生的学习方法,而是首先要理解和理解。发现学生的学习方法,即学生的学习方法原来是如何学习探索教学方法。这里的“教学”和“学习”不是分开的,而是整合的; “教学”包含在整个学习过程中并支持学习。李复平:基于这种理解,我们希望探索一种促进学生学习的课程模型,并逐步形成“功课前创造”的“学习·作文”课程模型,以此作为教师学习的起点。指导学习和实施教学,涵盖各种学科和课程。其中,“前功”是基于自主探索 学习任务或情境,着重于学生现有的经验和学习观点; “鉴赏”是建立在对话与交流的基础上,着眼于建立对话与交流的平台,着眼于师生之间的关系,学生与学生之间的鉴赏与分析; “创造与建设”是为了帮助学生在欣赏和分析的基础上重建自己。基于此模型,每个学科都独立开发了不同的课程类型。钟小林:根据您的理念,这种模式是对教师教学观念的指导,而不是“学习”与“教学”的分离。这只是反映“教育是有计划的,有意识的,有目的的和有组织的学习”。在这种情况下,教师的注意力和对学生学习风格的研究非常重要。李富平:的确,今天,我们越来越意识到这一过程很重要。孩子们如何学习?他们有什么感觉,经历了什么,意识到了什么?他们如何“达到”特定的学习目标?这些问题很容易被忽略。在基础教育的探索中,如果缺乏对学生学习过程的详细研究,仅对课程设计有肤浅和正式的关注,就很难从根本上改变现有的以教学为中心的教学方法。将会出现“似乎”以学生为主体的问题; “教学”如何支持“学习”,学校如何保护和激发学生的学习潜力和生活潜力,是当前小学教育关注和深入探索的重要问题。 (钟小林是首都师范大学副教授,首都师范大学朝阳小学科研副校长,李富平是首都师范大学朝阳小学校长)《中国教育报》 11月19日, 2020年,第7版

作者: 网站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