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总会过去

  我是一名来自日本的留学生,去年9月来到合肥工业大学攻读硕士学位。   今年一月,我从新闻中获悉,武汉发生了无法解释的肺炎。但是那时,我没有任何危机感,像往常一样每天去实验室学习…

  我是一名来自日本的留学生,去年9月来到合肥工业大学攻读硕士学位。

  今年一月,我从新闻中获悉,武汉发生了无法解释的肺炎。但是那时,我没有任何危机感,像往常一样每天去实验室学习。后来,我得知肺炎是由新的冠状病毒引起的。但是,我仍然没有想到这种流行病会加剧,并且人类与流行病之间的斗争直到现在还没有结束。

  春节前夕,武汉因疫情被“封闭”。该病毒开始在中国许多地方传播,由于这一流行,学校也关闭了。我的家人和朋友非常担心我的安全,要求我尽快返回家中。但是因为我的祖父母也和我的父母住在一起,所以他们很老。听说如果老年人得了新的冠状肺炎,死亡率会很高。我担心如果他们在回家的路上感染了病毒,就会把家人置于危险之中,所以我当时不想回中国。我认为留在中国可能更安全。但是对于我的家人来说,最可悲的是,一旦我生病了,我就无法与我在一起,所以最终我无法帮助他们。经过一夜的麻烦之后,我决定返回中国。当时合肥的疫情还不是很严重。我选择尽快回到中国。我只带了随身行李。为了安全起见,我在行李箱外面放了一个塑料袋,戴上口罩。我试图与他人保持安全距离。回到中国后,我在家里独自呆了14天,每天都因为担心感染症状而醒来。当然,随着隔离时间的流逝,这种担忧逐渐消失了。现在,这种流行病正在全球蔓延,中国相对安全。有人可能会认为我当时选择返回中国。但是谁能预见到这样的事情呢?

  在这种流行病中,我也意识到了中国的优势。

  一方面,当疫情爆发时,中国政府和人民展示了中国的效率,大量的医务人员和医疗资源被迅速派往抗击流行病的第一线。政府动员社会资源,迅速建立了火神山医院,雷神山医院和方苍收容所,以治疗更多的冠心病性肺炎患者。另一方面,中国的大学也为国际学生及时开展了抗流行病工作。 1月下旬,我在合肥工业大学国际教育学院工作,提供了多语言信息,介绍如何预防新的冠状动脉性肺炎和最新的流行病报告。另外还有一条由学校老师保护的24小时热线,如果您不了解任何内容,可以咨询他们。此外,学校还为流行期间滞留在学校的国际学生提供了各种服务和便利。有一个中文成语叫做“看到微知识”。从学校对流行病的应急响应中,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在预防和控制流行病方面的优势。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日本爆发之后,口罩等医疗防护材料的库存不足,中国政府向日本捐赠了大量医疗材料。为此,我非常感谢。

  现在,日本确诊的新发冠心病病例数正在增加。截至4月19日的12:00,已确认10,219例。 3月29日,日本著名喜剧演员Ken Shimura也从Covid-19逝世,震惊了整个日本社会。对于日本人来说,他就像周围的家人一样。这个坏消息使整个国家更加意识到新的冠状肺炎的威胁。日本政府于4月16日宣布,在5月6日之前,日本全境将进入紧急状态。居民将取消不必要的郊游,并避免与他人密闭,密集和紧密接触。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家里保护自己和家人,并尽力防止艾滋病的蔓延。从中国成功的抗流行病经验中汲取教训,我相信日本也可以尽快控制流行病的发展。

  关于家庭学习,我为自己制定了学习计划,并且每天都要执行。复习在线课程中学到的知识,阅读与专业相关的论文,加深研究方向的思想和知识储备,并在学校启动后为相关方向的科学研究做准备。同时,利用这一特殊时期,我将继续提高自己的中文能力,并为汉语水平考试做准备。 尽管受到流行病的影响,世界范围内的经济衰退以及就业困难的增加,我仍然相信艰苦的工作可以克服所有的障碍,而艰苦的工作自然会拥有光明的前景。

  最后,我听说由于这种流行病引起的焦虑和恐慌,一些亚洲人受到侮辱和歧视。我对此感到非常难过。实际上,未知病毒可能会出现在任何国家/地区。流行病已经爆发。我们需要做的是保持社会疏远,保护自己并团结起来应对,而不是侮辱和侮辱他人。我们都是生活在地球上的人类,无论种族,宗教或国籍如何,我们都应及时交流正确和有用的信息,以面对共同的威胁相互帮助和支持。

  我相信这种流行病很快就会过去,每个人都必须采取预防措施。

  我要向所有积极抗击流行病或为抗击流行病作出贡献的人们表示由衷的感谢。

  我想念每天与同事在实验室进行科学研究的时间。黑暗将永远过去,黎明不远。

  来吧,世界! (贡献|合肥工业大学)

作者: 网站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