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教育如何跨越数字鸿沟

  随着新的冠状肺炎流行病在世界范围内蔓延,世界各地的人们都在经历着公共卫生危机。由于防疫的需要,各国政府采取了非药物干预措施,如限制人们的出行和社会交往。迄今为止,世界上有188…

  随着新的冠状肺炎流行病在世界范围内蔓延,世界各地的人们都在经历着公共卫生危机。由于防疫的需要,各国政府采取了非药物干预措施,如限制人们的出行和社会交往。迄今为止,世界上有188个国家/地区暂停了课程,亿万儿童和年轻人的福祉受到了严重影响。长达数月的停课给教育系统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影响和挑战。最近,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以下简称OECD)联合了全球98个国家的330名教育政策制定者和知名的教育智囊团,发起了一个旨在了解全球教育体系如何开展的项目。应对当前的流行病。一项大规模调查,结合最新一轮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2018)的最新数据结果,将评估并反思学生,教师和学校的反应能力。挑战数字鸿沟或加剧教育不公平根据经合组织的调查,各国对教育系统的最大担忧是,自身反应能力的不足或不足导致数字鸿沟加剧了教育不公平。 83.9%的受访者表示,在流行病期间如何确保学生的学术研究的连续性,以及向缺乏独立学习能力的学生提供支持是所有国家教育系统最重要的问题。如果教育系统无法或不能更好地应对停学对学生学术学习的负面影响,那么处于社会不利地位的学生,没有受到学术兴趣和成就动机的学生以及无法适应独立学习的学生将所有人都将减少到这一流行病中受灾最严重和最脆弱的人群。学生生活的家庭环境,就读学校的应对能力以及自身的应变能力都增加了受教育机会的不公平性。其次,受访者还指出,有必要高度重视学生的情绪和心理健康,特别是家庭条件不利的孩子,他们的父母不能在家里照顾他们,也没有舒适的学习环境,因此,教师应该与父母紧密沟通。为有困难的学生提供个性化的支持和指导。原因高质量的在线学习环境存在很大差异。调查发现,数字鸿沟主要存在于个别学生中。实际上,学校的网络连接,计算机计算能力和带宽条件的差异并不大,但是支持学生进行高质量在线学习的环境却大不相同。 77.8%的受访者表示,技术设施和环境是目前遇到的最大障碍。经合组织通过2018年国际学生评估数据进一步证实,经合组织成员中平均9%的15岁学生没有在家安静的学习场所。在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和泰国,这一比例超过30%。更为严重的是,例如在美国,几乎所有在社会经济条件良好的学校学习的学生都可以在家学习计算机,但在弱势学校中只有不到四分之三的学生拥有这种学习条件。在中国的四个地方(北京,上海,江苏,浙江),平均74%的学生在家中可以学习计算机,这大大低于经合组织的平均水平(89%),而在弱势学校中的学生最多2/3的学生是合格的。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学生是否能够通过认知能力在线学习大量信息。在经合组织成员国中,平均而言,每9名学生中就有1名无法通过内容和信息将事实与观点区分开。支持教育系统是否具有专业能力除了技术设施和环境挑战之外,各国的学校系统是否准备在专业能力和支持方面接受全球数字学习?调查发现,中国和新加坡在教师专业准备和能力支持方面相对比较充足,而其他受到该流行病严重影响的主要国家,包括日本,西班牙,法国,德国和其他学校系统,还没有做好准备。大规模在线教育。在中国四个地方(北京,上海,江苏,浙江)和新加坡的15岁学生的90%的校长 相信教师具有使用数字技术进行教学的基本技能和能力,而日本,法国,意大利,德国和日本。西班牙的百分比均低于经合组织的平均水平(65%);同样,中国和新加坡的15岁学生中,有90%以上的学校教师有足够的时间使用数字设备进行教学准备(包括课程准备,课件制作),而意大利,韩国,德国,西班牙和日本远低于经合组织的平均水平(61%)。在中国四个地方和新加坡的学校中,有90%及以上的15岁学生提供有效的学习资源或配备了专业助手来帮助教师使用数字设备,而在英国,韩国,西班牙,德国和日本,这一比例更高都是较低的组织平均水平(65%)。值得注意的是,来自中国和新加坡四个地方的15岁学生中95%或以上的人已经建立了有效的在线学习平台,而意大利,法国,俄罗斯,德国和日本的比例都低于该水平。经合组织平均值(54%)。重新考虑教师和学校职能在危机中的作用在流行病爆发之前,在线教育仅被用作协助校外学习或描述未来教育的一种手段。但是,在线学习已成为教育的生命线。各个国家/地区的教育政策制定者普遍认为,在线学习不能完全取代学校教育的社会功能和教师的作用,学生不能仅从技术中受益。调查结果表明,除了技术设施和环境挑战外,关注流行期间学生和教师的身心健康,特别是对学生的情感和价值观的教育,也是受访者认为教育系统应该给予的主题。优先考虑。首先,要在学生的身心健康与长期在线活动(学习或社交)之间进行权衡。学校必须就安全合理使用数字工具和社交媒体向学生家长提供指导和建议。其次,在危机中,学生需要感到自己不是孤立的个体,人们需要相互联系和关心。因此,该报告建议,即使在特殊时期,仍然有必要建立人际交往的“新常态”或机制,以消除学生和教师的焦虑和过度恐惧。其次,教师的作用不会被技术或人工智能所取代。受访者普遍认为,相反,人们对特殊时期教师的角色寄予更高的期望,他们将从原始知识的灌输者转变为知识的创造者,评估者和推动者。总体而言,本次调查的80%的受访者都在积极研究流行病危机给教育系统带来的挑战。大多数教育政策制定者和研究人员都认为危机是促进教育改革的刺激因素。他们认为,大规模在线教育实验,创新教育教学方法的引入以及学生学习自主性和自我控制空间的改善,都是该流行病对教育系统产生的意想不到的积极影响。面对世界的不确定性,即使在流行病危机之后,促进教育改革并保持当前教育系统的创造力和活力是大多数教育改革从业者的共同愿望。 (作者是上海师范大学国际教师教育中心,作者也是经合组织教育部的教育政策顾问和分析家)《中国教育报》 2020年5月15日,第5版

作者: 网站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