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与联合国教育减贫合作40年

  我国于1979年开始接受联合国的发展援助。40多年来,联合国机构在广泛的领域向我国提供了援助。减贫是重要因素之一。到目前为止,一些项目仍在继续合作。 40多年来,我国与联合国有…

  我国于1979年开始接受联合国的发展援助。40多年来,联合国机构在广泛的领域向我国提供了援助。减贫是重要因素之一。到目前为止,一些项目仍在继续合作。 40多年来,我国与联合国有关机构的教育合作促进了农村地区教育的发展;与联合国教育合作获得的经验也为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减贫与发展提供了参考,也为我国的持续发展提供了有益的参考。通过教育与贫困作斗争也是鼓舞人心且有意义的。最近,中国教育发展战略学会学术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周满生研究员作为深度参与我国与联合国教育合作项目的专家,接受了本报的独家专访,对教育多年来中国与联合国的合作,并分析了这种合作对国家乃至全球教育发展的意义。多方合作以改善贫困地区的教育质量记者:我国自1979年以来就获得了联合国的发展援助。联合国与我国之间的合作是什么?在教育领域超过40年?周满生:自1982年以来,我国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开展了许多幼儿教育与发展合作项目,如幼儿园与小学的连接,学前教育的师资培训以及学前教育机构综合教育的教学策略。教育和发展项目奠定了重要基础。 1986年至1995年,在中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的支持下,甘肃省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实施了一项国际教育合作项目“提高小学生小学教育成绩的联合创新计划”; 2001-2010年1988年,教育部与儿童基金会合作在贫困地区开展了“幼儿保育与发展”项目。 2001年,为了加速农村义务教育的全面普及和发展,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将在全球范围内倡导的儿童友好学校引入了我国,并在2001-2005年和2006-2010年成为教育部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两个合作周期中,基础教育项目的主线和核心内容旨在促进农村义务教育的普及和改善。记者:对于这些项目的发展,我国的教育有哪些发展需求?周满生:当时,西部义务教育的普及,尤其是边远贫困农村地区和少数民族地区,供求之间存在巨大的困难和差距。农村义务教育的教师素质低,资源匮乏,观念过时,单一的管理模式和单一的质量评估模型。贫困家庭仍然必须承担一定的教育费用。农村地区的儿童和贫困家庭在享受最基础的教育方面仍然面临障碍。西部地区中小学生的入学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在平等入学方面,女孩处于不利地位。在最贫穷和偏远的地区,女孩的辍学率高于男孩,而完成初等教育六年级的女孩比例则低于男孩。在学前教育方面,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和发展,自1990年代以来,我国的学前教育制度和机制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但是,在2000年,3-6岁的儿童中有60%没有接受幼儿园(班级)教育。农村入学前三年的毛入学率只有35%,城乡差距较大。质量远远不能满足需求。越来越多的流动儿童进入城镇,远离父母的农村留守儿童和残疾儿童迫切需要早期教育。为应对我国不同时期农村贫困地区教育发展所面临的问题和挑战,教育部与联合国有关机构合作,在贫困地区开展有针对性的试验,以寻求解决方案,并希望在改善贫困地区教育质量方面积累经验,在我国其他地区甚至其他国家推广。总结经验, 科学有效地促进教育事业发展记者:在这些项目中,“创新计划”最早启动。请简要回顾此项目的开发和结果。周满生:《创新计划》于1986年9月实施。甘肃重点研究了计划的六个方面中的前四个,即学前教育,教材和方法的研究,师资培训和父母的社会参与。 1989年,该项目扩展到了全省14个州和城市的500多所小学,覆盖了60,000多名学生。 1993年,该项目遍及全省1000所学校。各级教育行政部门,教研室和实验学校的校长和教师10,000多人参加了这项综合实验,有10万多名学生参加了该实验。在实施重点和方法方面,“创新计划”实验是通过分析偏远,落后和欠发达地区基础教育质量低下的现象,并对原因进行研究;影响教育质量的四个关键因素(学前教育准备,师资培训,教材和方法的改进,社区支持)是实验活动和创新活动的关键活动领域;以创新的教育思想为指导,以人员培训为基本手段,以“双向参与”为特征,着力传播新的教育思想,激发全体教师在教育创新中的主动性和创造力;利用研究作为组织和组织校际,县际,省际和国际交流,研讨会和合作研究的机制,结合创新实验开发的不同阶段和不同研究主题;等等。该实验提高了教学质量和教学效率。提高入学率和学前教育率,降低留级率和辍学率,按时完成率是反映“创新计划”实验结果的重要内容。该实验建立并应用了多种评估方法,以促进孩子们上学前的有效准备。实验促进了小学与小学之间的联系,加强了学校与家庭之间的联系,缩小了学校教育与家庭教育之间的差距,也是思想上的创新和进步;形成了庞大的教育创新团队,有大量有抱负的人。教育改革的中坚力量为顺利开展各项实验活动创造了良好条件。改进教学方法;形成了双向参与农村社区和小学教育的新局面。记者:请简要回顾一下“幼儿保育与发展”项目的开发过程以及从该项目中获得的经验。周满生:该项目的预期目标是探索农村地区以社区为基础的学前教育发展机制和路径,建立适合农村地区的灵活多样的学前教育服务,并确保学龄儿童获得公平和公正的教育。优质的学前教育经验。提供示范和指导。在国家政策方面,加强对幼儿教育发展的调查研究,依靠研究单位对幼儿教育政策进行回顾性研究,支持对幼儿教育立法的调查;定期举办地方试点战略研讨会和经验交流,并资助试点地区的独立设计。开展适合当地情况的项目活动;在中西部地区开展儿童友好型幼儿园项目,在农村地区建立低成本,多样化的早期教育机构,并为特殊儿童提供定期学习的机会;在没有幼儿园的偏远地区试点“父母”,支持“儿童入学准备”实验项目以及各种形式的步行教育,非正规教育项目等;充分利用国际资源,邀请国内外专家合作提供该项目的技术保障,例如,在制定指南的过程中,教育部召集了21名儿童发展和学前教育领域的中国学者参加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组织的全球和亚太培训。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总部聘请专家来中国进行培训,共进行了两次培训,专家多方面的指导对 改进了项目执行和评估能力。记者:“儿童友好学校”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全球范围内倡导的一项扶贫项目,需要根据当地情况在不同国家开展。那么,这个项目是如何在我国开始的,取得了什么成果?周满生:的确,从一开始,该项目就一直在探索一种多样化的中国儿童友好学校模式,为改善农村地区,特别是西部贫困地区的学校提供​​有益的参考。每个农村学龄儿童,包括女童的入学率和有效学习。学校的模式和模式;结合国家政策和国际观念,制定和执行《中国儿童友好学校标准》,为有效改善学校提供指导,促进义务教育特别是农村义务教育的全面普及和改善。在2001年至2005年期间,“儿童友好学校”项目将以试点项目为重点,通过师资培训来改变师生关系并营造互动的教学氛围;通过校长培训,大规模创新学校的管理方法,为项目的实施奠定基础。在2006-2010年周期中,该项目考虑了试点和标准制定的深化,扩大了试点范围和试点内容,强调全面改善学校的氛围和环境,并确保儿童的入学,学习过程,师生关系,家庭与学校的关系和学校生活平等,包容,积极参与和在学校有效学习;将“爱心学校”的概念扩展到“爱心学生”和“爱心老师”,突出教师在建设爱心学校中的重要作用;纳入标准的制定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与教育部之间的合作计划通过多种渠道扩大了对儿童友好学校的影响力。帮助减少贫困并为发展中国家提供中国经验记者:我国与联合国之间的教育合作项目跨度很长,在我国贫困地区开展教育发展的实践中探索了不同的经验。不同时期。请简要分析这三个项目的经验和影响。周满生:《创新计划》处于中国改革开放的初期。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支持下,甘肃省的教育行政,教育研究和基层教育工作者,由于该省教育质量低下,参加了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通过组织的合作进行了大规模,长期的综合性教育创新实验。 《创新计划》的创新实践是联合国倡导的通过教育援助减少贫困和增加智力的“教育创新促进发展”概念本地化的典型案例,并且是中国最好的例子之一。教科文组织在教育领域的合作。 “幼儿养育和发展”项目进行了一系列政策研究,涉及支持农村地区的早期教育,弱势儿童的教育和私立幼儿园的管理,受到了教育部和有关部门的关注。同年11月发布了《改革发展纲要(2010-2020年)》和《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发展的若干意见》这两项重要文件,为政策实践提供了有力支持。战略和政策的理论基础。合作项目还支持制定国家级指南培训包,并为每个省的主要行政,教学和研究领导者提供培训。 “儿童友好学校”项目的重点是促进农村地区特别是西部贫困,偏远和少数民族地区的九年义务教育的普及和发展。它坚持多样化的试点项目,并坚持从观念,方法,措施到系统,以使贫困地区的儿童,特别是女孩,在平等的基础上接受现代教育,开拓创新,探索有效的时间上方法。以儿童为中心的场所,成功地渡过了“最后一英里”,积累了可扩展的经验。约有2500所儿童友好学校的试点学校已成为促进农村地区平等入学和有效学习的榜样 项目地区的儿童,特别是贫困儿童和女童,驱使更多的乡村学校改善其办学理念和校园环境,并提高教育和教学质量。记者:联合国同我国的教育合作项目是否对其他国家的教育发展和减贫具有参考价值?这些项目对促进我国未来的国际教育合作有什么帮助?周满生:关注孩子,确保每个人都有一个良好的起点,享有充分的教育和未来发展的潜力,是社会文明和进步的方向,也是缩小贫富差距的基础。贫困并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中国既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国家,又是一个发展中国家的教育人口众多的国家,拥有大量学龄儿童,这是一个大型发展中国家接受大量教育的典型例子。中国在基础教育方面的成就,特别是对为数亿学龄人口提供免费,公平和优质的九年义务教育的贡献,是对国际扶贫事业的最大贡献。例如,“儿童友好学校”项目在农村和贫困地区发起的各种试点项目以及积累的经验和资源也可以帮助其他类似的发展中国家和地区实现联合国提议的包容,公平和优质的教育提供参考。在发展中国家实现幼儿早期教育的公平是一个普遍的挑战。在幼儿教育的普及中,随着乡镇幼儿园的蓬勃发展,中国政府将中央政府的资金倾斜到了贫困地区,并扩大了覆盖范围,同时带动了村级和分散的小型幼儿园的发展。该项目扎根于基层贫困的现实,并培训了一群想做,可以做和知道如何做的政府官员。他们可以调动社会资源并在贫困地区扩大教育资源。记者:这些合作项目对我国正在进行的教育扶贫战有什么启发和借鉴?周满生:其他山上的石头都可以用作玉石。联合国组织与中国合作开展的这些典型的扶贫案例已被证明是有效的,并且在多年实践中可以复制和推广。这些项目已得到国际组织的充分肯定,并在许多国际会议上得到介绍和推广。我国各个省份也享有很高的声誉。当然,由于发展中国家的国情不同,认知偏见和实施方式也有所不同。在我国的地区和省份之间也是如此。减轻教育贫困首先是对思想理解和文化援助的改变。必须准确地进行教育,以减轻因家庭造成的贫困,防止“学习无用理论”的再次发生,并防止辍学儿童因贫困而摆脱贫困。第二,减贫教育必须坚持政府领导,家庭参与和社区合作的紧密结合。同时,教育扶贫必须与产业援助和就业援助紧密结合,以改善贫困人口的就业环境,增强其就业发展能力。 2020年5月8日的《中国教育报》第5版

作者: 网站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