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过后,须保持科研投入

  数十年来,科学家一直在发出警告,称大流行是“何时会来”而不是“会来”的问题。范范在《世界卫生组织2018年公报》中指出:“几乎没有人怀疑重大流行病和全球流行病会再次爆发。同样,…

  数十年来,科学家一直在发出警告,称大流行是“何时会来”而不是“会来”的问题。范范在《世界卫生组织2018年公报》中指出:“几乎没有人怀疑重大流行病和全球流行病会再次爆发。同样,几乎没有人认为世界已经做好充分的准备。”

  但是,对于政府而言,充分准备是很昂贵的。为什么我们需要提前计划?因为如果不这样做,成本同样会很高。 2004年12月发生的印度洋海啸导致200,000多人丧生,150万人无家可归。据统计,经济损失超过70亿美元。印度洋周围的国家迅速将科学家多年来倡导的建立预警系统提上议程。在教科文组织政府间海洋学委员会的技术援助和强大的国际支持下,该系统在短短几年内就建立并开始运作。这些投资的回报是未来发生海啸时挽救的生命和节省的重建成本。

  我们必须吸取教训,并致力于对研发的投资。面对当前的全球大流行,各国政府都在转向科学界,承诺投资并紧急将其用于疫苗研发。即使危机已经结束,这些承诺也永远不会被忘记。培养科研团队不是一夜之间的事,它必须有时间和资金来确保其发展和成长。

  为了为下一次流行病做准备,政府必须培训并拥有足够的专家。如果有足够的政治意愿,可以很快实现这一目标。在2006年至2017年期间,中国政府将每百万人口中的科研人员数量从921人增加到1,235人,增长了34%。

  但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研究所的统计数据显示,全球研发投入已达到平稳状态,在过去十年中甚至略有下降。许多国家尚未实现自己的研究经费目标。同时,巴西,中国,埃及和土耳其等中等收入国家也增加了研究经费。全球中等收入国家的研究经费比例从2012年的30%上升到2017年的36%。

  科学研究人员的招募也面临问题。即将发布的《教科文组织科学报告》将重点关注全球科学治理趋势。报告显示,在中亚,东南欧和西非的公共部门,选择从事科学研究的理科毕业生的数量急剧下降。低工资,过时的研究设备和冗长的研究预算都是造成这一趋势的因素。

  新的冠状病毒无国界,我们必须进一步改善国际科学合作。爆发初期,全球科学界与医学界之间的团结与合作为我们的未来奠定了蓝图。中国科学家于1月11日对新的冠状病毒基因组进行了测序,并在互联网上公开发布。在此基础上,德国科学家得以开发筛选测试工具,然后由世界卫生组织和各国政府共享。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目前正在推动193个会员国就“开放科学”达成共识。我们正在促进建立全球共享渠道,以共享数据,研究,出版物和技术创新。最近启动的“开放科学”在线咨询程序将帮助我们建立一套全球准则,并制定联合国关于开放科学的提案。

  在当前的流行情况下,我们注意到成员国对此工作的支持已大大增加。会员国一致要求我们成立一个国际联盟,以应对流行病,环境危机和其他全球威胁。在这场危机之前,这种呼吁并不强烈。

  态度正在迅速改变:这场危机可能会成为进步的催化剂。我们希望,新的冠状肺炎流行将成为增加科研投入和加强国际科学合作的机会。  

  资料来源:2020年4月13日发表在《金融时报》上作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阿祖莱

作者: 网站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