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村扶贫,誓把他乡变吾乡

  “不要去,不要聚集,不要出去,出去时必须戴口罩……”每当这种微弱的女性声音传来时,陆丰市界石镇新有村的村民们,广东省知道,该村扶贫小组组长陈立斌是深圳罗湖区教育科学研究院的研究…

  “不要去,不要聚集,不要出去,出去时必须戴口罩……”每当这种微弱的女性声音传来时,陆丰市界石镇新有村的村民们,广东省知道,该村扶贫小组组长陈立斌是深圳罗湖区教育科学研究院的研究员,现在又开始传播这一流行病。

  新有村是广东省贫困户最多的村庄。它位于Jie师镇城乡一体​​化区,常住人口众多,人员往来复杂。由于担心村里防疫工作的艰巨,在新年初三仍在休假的陈立斌从深圳开车回到新友村四个小时。在当天的朋友圈中,她写道:“’双重战争’和2020年的两次强化战斗将从今天开始。”

  发布防疫宣传,为村民测量体温,拜访并了解在家中隔离人群的身体状况,撰写防疫说明…陈丽斌躺在深夜躺在床上休息,仍然要休息。白天工作中是否有漏洞?如何安排和完善第二天的工作?在防疫的第一线,陈立斌已经“联系”了30多天。

  散着头发,穿着一件灰色短外套,还有一条休闲围巾…翻开防疫工作的照片,陈立斌尴尬地说道:“我不在乎忙碌时要打扮。”

  现年50岁的陈立斌在村里减轻贫困之前是一个地道的“时尚”人物。她经常摇摆裙子和修长的高跟鞋。在朋友圈中,“品尝茶道”和“展示食物”是她的“标签”。

  2019年,陈立斌主动请英成为村里的扶贫干部。前扶贫干部吴松明和蔡汉庚告诫说:“你要想清楚,这不好玩。作为体育老师,我们这里都患有中暑。”

  陈立斌的父母和同事也质疑:“您现在还不年轻。您必须了解,这样做时,减轻贫困不是在开玩笑吗?”。许多人来询问。陈立斌只是写了“对所有问我为什么要来帮助村里的穷人的人的答案”。文章写道:“这并不是说我不喜欢一种舒适自在的生活方式。这只是我内心深处总有另一种声音。打电话给我。既然时代有这样的需求,那么我会选择来完成这项任务。带来感动,不问任何事情就足够了!”

  这样,陈立斌就成为了女性基层扶贫干部。令所有人惊讶的是,总是在讲台上讲话的陈老师对村里的工作充满了毅力。她说:“我必须做好已确认和正确的事情。”

  当初来到新有村时,陈立斌注意到村入口处的道路上堆积了很多垃圾。污水流过并飞来飞去,这不仅阻碍了道路,而且非常不卫生。垃圾池显然在两三米外,为什么要扔在路上? “这是当地人的一种古老习惯。夸张地说,这堆垃圾已有数百年的历史,无法改变。”村干部回答。

  刚到的陈立斌与这堆较旧的垃圾“竞争”。

  仅仅扩大健康促进措施是没有用的吗?首先清理这堆垃圾,然后将其包围。还有人在里面扔垃圾吗?从村庄雇来的老人每天都住在附近。

  “大约一周后,垃圾场慢慢消失了。现在,这个地方很干净。”陈立斌说:“也许这件事并不引人注目,但我很高兴做到这一点。减轻贫困需要支持。卫生环境非常糟糕,精神面貌如何。”

  扶贫进入了决定性的胜利时期,剩下的许多工作是艰苦的“硬骨头”。其中,危房改造可以称为“老困难”。为了帮助村民下定决心,找到改善住房条件的方法,陈立斌探访了贫困家庭近千次,对最“困难”的家庭探访了二十多次。讲得太多,陈立斌教学时的声音并不“不好”,她患有严重的咽炎。她经常流浪,得了甲沟炎。在小型诊所中拔出两个脚趾甲后,她第二天再次将其拖了。血腥的脚开始拜访;在户外长时间工作后,陈立斌的皮肤变得黝黑粗糙。

  在春节前夕, 农历新年前,曾瑞峰一家作为村里最后一个贫困家庭住进了新房,也搬进了宽敞安全的房子。

  新有村位于广东省东南部,教育资源薄弱。在村里待了一年多的扶贫工作后,陈立斌不仅利用业余时间指导示范班的当地老师,而且还组织当地老师多次访问深圳。在新有小学,扶贫小组带领老师们在教学楼的每一层楼上都开设了一个开放式书房。没有上锁的门和没有监督的老师。学生可以随时写作业和在这里阅读;扶贫工作开始之初,工作组联系了罗湖区洪湖小学,向Jie石镇Jie南中学捐赠了60台电脑。这在“不停课”期间派上了用场。

  为了帮助穷人,我们必须帮助智慧和意志。温妙雄,一个年轻人,出生于1985年代的村庄,自小就没有父母照顾他。他住在别人的房子里,长期处于贫困状态。陈立斌添加了自己的微信帐号,并经常与他聊天并鼓励启蒙。现在,曾经沉默寡言,不安的温妙雄经常主动与陈立斌分享自己的人生计划:“努力赚钱,回来建新房,嫁给好妻子。”

  农历新年的第十天,闻妙雄得知该厂将为武汉加工生产消毒水,便回到广州恢复工作。在朋友圈子里,他下班后贴了一张自己的照片。尽管该人被严密覆盖,但他的背部却非常笔直。他写道:“我们也支持武汉。去武汉!去中国!”

  “看到曾经迷茫的年轻人变得乐观并积极回馈社会,我感到特别欣慰。”陈立斌说。

  当我第一次来到新有村时,当地人对陈立斌并不乐观。许多人甚至亲自称她为“母亲”,这意味着福建省的一名妇女。 “在我来之前,二十多名村干部中只有一位女干部。如果每个人都对我表示怀疑,我会采取行动让他们认识。”

  现在,在新有村的大街上,我看到了陈立斌。年轻的村民称她为“姐姐本”。不会说普通话的老人在邀请她的时候会竖起大拇指。进入房屋和“杯子和碟子”(喝茶)。

  “希望在远离亲戚的地方练习,并将其他房屋变成家乡。”陈立斌曾经写过《帮助朋友》,并和同事一起受到鼓励。她开玩笑地说,她参与减贫工作太深了,说她只是把选择留在村子里帮助穷人当成必须完成的任务,而把另一个家乡当作我的家乡。

  WechatIMG4.jpeg

  陈立斌(右一)在防疫工作的第一线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作者: 网站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