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兴趣、职业,有啥关联

              您好,年轻的朋友们,我是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的焦宏昌。应《中国教育新闻高等教育周刊》“新的“老师讲话””专栏的邀请,我将与您谈谈法律。在谈论法律之前,我想…

  

  

  

  

  您好,年轻的朋友们,我是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的焦宏昌。应《中国教育新闻高等教育周刊》“新的“老师讲话””专栏的邀请,我将与您谈谈法律。在谈论法律之前,我想与您讨论一个问题:我们选择的大学专业与未来的兴趣和职业之间是什么关系?兴趣引导专业的选择多年来,我一直参与学校的招生工作。在面试中,您可以直接与学生交谈。这时,我通常会问他们一些问题,例如“为什么要学习法律?您的初衷是什么?”当然,这个问题不是要检查学生对法律的了解程度。相反,我想通过回答来检查他们的表达能力,想法等。学生们的答案很有趣。一些学生说,他们认为法治和法治对国家和民族有着深远的影响,他们希望参加法治国家的建设。一些学生说,家庭中有律师长者,可以帮助客户解决困难并寻求法律帮助,使他们可以欣赏法律工作者的价值。一些学生说,他们的父母作为法官,公正地做出判决,并维护法律的公正性和公正性,这使他们向往。这些学生或多或少表现出对法律的兴趣。我认为,就学生的成长而言,兴趣是第一位的。从1983年担任教师到现在,我每年都教本科生,后来又教研究生和博士生。这些年来的所有经验告诉我,学生的兴趣对于专业学习至关重要。兴趣将为我们提供更多的人文关怀,并使职业道路更有意义。没有兴趣,不仅职业道路艰难,学生自身也将陷入困境。既然兴趣可以决定我们对专业方向的选择并促进专业学习的过程,那么兴趣与职业之间是否有必然的联系?职业和兴趣不一定相关。让我举三个真实的例子:第一个是我选修的法学院“六年实验班”的学生。实验班培养了实用的法律人才,通过论文答辩,学生将获得法律硕士学位而不是法律硕士学位。这位学生提出他特别想进行研究并想获得法律硕士学位。因此,她选择了高三的实验班,去参加研究生入学考试。退出存在风险,这意味着无法保证。如果她没有通过研究生入学考试,那么她将不得不从大学学位毕业后离开学校。对于她来说,压力仍然很大。幸运的是,她成功通过了研究生入学考试,这被认为是她的愿望。在就读研究生的过程中,她要求再次参加考试。与老师讨论后,我们认为这个孩子很好,并鼓励她参加考试。但是,就在考伯(Kauber)之前,她去律师事务所实习,突然想了解:“嘿,法律实践也很好。”后来,她成为了非常成功的律师。第二个也是我录取的学生。他在本科,硕士和博士学位级别与我一起学习,毕业后留在大学任教。前段时间,他来家里看我,并告诉我目前的困境-他可以继续他的职业生涯,但他不能说他真的很喜欢。他从事科学研究并且发表论文的速度比其他人慢。因为他的最大兴趣不是研究,不是老师,而是京剧。第三是我们学校职能部门的老师。他上学时学习法律,下班后一直从事教学管理。他的真正爱好是书法。他的书法有多好?每当老师出国访问并想带些代表中国和学校的礼物时,他都会问他一些话。退休后,他感到非常高兴。现在,他每天可以花5个小时专注于书法创作,一点也不累。慢慢地,他确实在行业中形成了影响力。这三个例子告诉我们,利益与职业之间可能有也可能没有任何关系。真正的兴趣是什么?进入大学之前,请选择一个专业。一些学生对此感兴趣,例如法律。我认为,学生的兴趣来自不同的动机。例如,一些 学生可能只是以某种方式受到了感动,而且这种感动可能很小,有时甚至只是看法律电影。单凭这些动机不足以支持他们提高职业甚至人生计划水平的兴趣。他们中的一些人进入大学后,他们的兴趣将会改变。换句话说,先前的利益可能只是表面上的利益,暂时掩盖了实际利益。毕竟,当您还年轻的时候,您可以接触到的人和事,甚至领域都非常有限,而且父母可以提供的指导也非常有限。在成长过程中,改变利益是正常的。还有一种非常普遍的情况,在应试教育中,许多学生的兴趣被考试压制了。他们申请学校并根据分数选择专业,但不能说他们对所选专业没有兴趣。例如,上面提到的第二名学生并不讨厌法律,否则就不可能硬着头皮学习博士学位。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他找到了自己喜欢的领域。他曾经对我说过,通过学习和表演京剧,他可以获得成就感并实现自己的价值。从人格完善的角度来看,这也是一种幸福和满足。在综合大学学习的学生更有可能被兴趣“吸引”。通过选择课程并参加各种活动,他们可以与许多不同领域,哲学,汉语,戏剧等保持联系。扩展接触面之后,可以更轻松地发现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和适合自己的东西。因此,经过多年的教育,我看到了这么多的学生毕业后从事与专业无关的工作。没有什么可惊讶的。一个人在社会上能走多远主要取决于个人的修养。大学更多地是早期培训和培训的角色。这是人才成长的真正途径。我在一开始学的专业是什么,无法确定一个人的生活方向。谈论了这一点之后,实际上存在一个值得进一步考虑的问题,那就是什么才是真正的兴趣所在。我把这个问题带给大家。 (焦洪昌的口头报导,本报记者张颖主编)《中国教育报》 2021年3月1日第5版

作者: 网站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