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彰显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生命力与比较优势

  摘要:中国抗击“流行病”的阶段性成功,不仅得益于社会主义中国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方面的综合优势,而且符合以人为本,家庭和国家情感的精神。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中的家庭与家庭国家统…

  摘要:中国抗击“流行病”的阶段性成功,不仅得益于社会主义中国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方面的综合优势,而且符合以人为本,家庭和国家情感的精神。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中的家庭与家庭国家统一的政治意识与道德哲学的超越意识紧密相关。这种抗击流行病的做法不仅使我们更加深刻地意识到了中华民族所隐藏的不同于其他民族的文化基因和密码,而且还使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得以展示其深厚的底蕴。和当代价值,并展示了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生命力和比较优势。

  关键词:抗“流行病”;传统文化人道主义;家庭和乡村的感觉;超越意识

  目前,新的王冠流行病仍在世界范围内蔓延,西方许多发达国家仍面临严峻的反流行病任务。同时,根据文化和旅游部数据中心的计算,刚刚过去的国庆假期中国游客人数为6.37亿,同比增长79.0%,旅游收入4666.6亿元,同比增长69.9%。这充分表明,在当前的中国,新的王冠流行不仅得到了普遍控制,而且公众的消费者信心也得到了显着提高。中国抗击“流行病”的阶段性成功,不仅在于社会主义中国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方面的综合优势,而且与总书记一样与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影响因素息息相关。习近平在全国抗击新型冠心病的斗争中如是在流行病表彰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抗击流行病的伟大实践再次证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优秀传统传统的强大精神力量中华文化是凝聚人心,凝聚人心的强大力量。”

  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中的民主精神与中国共产党的“建设党为民,执政为民”的理念相结合,使“以人为本,生活至上”成为各国政府的最高准则。级别打“流行病”

  尽管人们普遍认为,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没有现代民主的概念,因为民主不仅意味着“人民有”和“人民享受”,还意味着“人民执政”,即人民被视为国家的主体,让人民参与国家政治事务的管理过程,但“以人为本”的核心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统一概念。从统治者的角度来看,这种民主主义是要认识到人民是国家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强大国家的物质基础,也是政治统治合法性建设的重要因素。世界,那些失去人民思想的人失去了世界。”因此,早在“五子之歌”中就有一句俗语:“人民是国家的根源,固态是在春秋战国时期,甚至“以礼节和音乐为中心的社会政治秩序也被彻底瓦解,历史陷入了漫长的时期。几百年的动荡和混乱”,[1]但是所有国家的君主都珍视人民的力量,并相信“国家的繁荣也是人民的福祉,因为它受到了伤害”(“左传·“艾元年”)。在秦法治主义消极教训之后,儒学在西汉武帝时期取得了庄严的地位。从那时起,各个朝代的统治者都将人民视为人民的核心。君主,船;老百姓“水也,水载舟,水推舟”(““子·国王制”)在过去已成为所有政治统治团体的高度共识。如果这种民主主义是要从防御和工具的角度看待人民在该国的作用,那么以儒家知识分子为代表的传统文人阶级几乎直接将人民视为政治统治的目的和宗旨。家。孟子说:“人民是最宝贵的,社会是第二,君主是光。”统治者必须分享忧虑和 与人民幸福,赋予人民恒定的财产,甚至认为王位是一种“天职”,他的职责是一种“祝福的职责”,而他所享受的只是一种“特权”。天禄”。 。 un子说:“天堂是为人民而活,而不是为君主;天空是建立君主,以为人民”(《 X子·大路》)。君主也被视为政治统治的手段和工具。从那时起,董仲舒进一步发展了这个想法。一方面,他提出了众神赋予的君主立宪制。另一方面,他继承了un子的哲学,主张“上天由人民而不是国王生活,而是天上的国王以为人民”(《春秋番》)建立了天谴理论。君主制的绝对权威,并始终警告君主以人民的心为中心。明末清初,一代思想家黄宗xi甚至直接提出“世界是主人,国王是客人”在《明义等待访谈》中,这被认为是现代中国最接近西方民主思想的政治主张。所有这些,其背后的思想,实际上是在要求统治者考虑从积极的角度来看,民生问题,人民安全和福祉是政治统治的目标和目标。

  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强大领导核心,中国共产党从新的历史高度继承和发扬了这种以人为本的精神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并赋予了其新时代的意义。一方面,它把人民视为执政的立足点和终点,并强调“为人民建设党和为人民执政”。另一方面,它相信人民的力量,以历史唯物主义的勇气和智慧将人民当作历史。的创造者,紧密依赖人民,紧密团结人民。从毛泽东的“为人民服务”和群众路线,到邓小平的“三个好处”,强调民主作风,从江泽民的“三个代表”出发,强调干部“从高楼上下来,离开医院”。 “从胡锦涛的“以人为本”,到始终强调“保持党与人民之间血肉联系”的需要,我们都可以看到这种以人为本的精神在当代的意义。中国,目前正处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时期,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再次把人民利益置于至高无上的地位,强调“人民是最重要的”。历史的创造者和人民才是真正的英雄。”面对新的王冠流行,一方面,党中央,国务院始终坚持“把人民的生命安全和健康放在首位”。并采取了一系列果断措施,“为保护人民的生命和健康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防御系统”包括在2020年春节前后关闭武汉;统一部署与民生有关的所有基本资料;建立庇护所医院;对于全国的重症患者,将派遣一个国家级医疗团队进行“一对一”治疗;新的皇冠患者的治疗费用由财务承担。另一方面,正是由于相信人民的历史唯物主义的勇气和智慧,我们才能最大程度地调动各种资源来调动大量的医务人员,疾病控制人员,官员和医务人员。解放军士兵,武警官兵,科技工作者,社区工作者,公安警察,紧急救援人员,记者,企事业单位从业人员,工程建设者,下沉干部,志愿者等,紧密团结,形成一个充满野心的城市,以对抗“流行病”。可以说,经过数千年的智慧积累,当代中国共产党人对传统文化中这种以人为本的精神和情感得到了升华。这也是一代又一代中国共产党人继续奋斗的强大动力。

  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中的家庭与乡村情怀,以及融合了家庭与乡村的政治意识,激发了无数普通百姓为抗击“流行病”而牺牲和牺牲

  祖国与祖国的感情以及祖国与祖国融合的政治意识,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基因和密码。如果是西方的 文化是一种以个人主义为核心概念的自由主义价值观,那么基于家庭民族感情的集体主义价值观和家庭民族融合的政治意识一直是中国文化的主流。 “在人类历史上,这个国家的扩大是一个伟大的发明。从来没有像中国这样的第二个文明国家。” [2]即使在现代,这种感觉和意识也是一种强大的精神力量,它激发着无数中国人牺牲和奉献自己。

  家庭民族感情和家庭民族融合的政治意识首先是面向家庭的,家是一个缩小的国家,一个国家是一个扩大的家。家乡被送往国家,而国家就在家。这种感觉和意识始于商周时期的封建制度。西周时期,皇帝的职位实行长子(大)继承制度,周皇直接统治王吉地区。另一方面,周朝皇帝将全国其他地区划分为the(小氏族),氏族亲戚和英雄。在这种政治统治结构中,家庭和国家是一体的。自大秦帝国以来,中国一直在全国范围内实行州县制,但实际上,西汉,西晋和明代实行封建制的程度不同。不仅如此,儒家基于血缘关系的“仁”与“礼”概念以及基于西周政治模式的历史情结也使家庭民族感情和家庭民族融合的政治意识始终具有在传统文化中具有强大的生命力。作为儒学的十三本经典之一,《孝经》有句俗语:“管家的人不输给the,而是妻子?因此,他赢得了别人的青睐,善待自己。亲戚们。”不敢侮辱寡妇,但对学者来说更重要吗?这就是为什么人们的爱情受到青睐,统治者是前任的原因。”它反映了这种具有相同家庭和国家结构的政治思想和治理模式,正是因为如此。金朝以来的统治者高度重视《孝经》,甚至对《孝经》进行了讲学或做笔记。

  家庭民族感情和家庭民族融合的政治意识不仅是面向家庭的,而且更重要的是,由此产生的政治文化社区意识。在这种政治和文化社区意识中,个人的生活和价值常常与家庭,家庭,国家等联系在一起,并经常建立在各种关系社区中,从家庭到家庭,从家庭到乡村,从乡村到州和县,从州到国家。孔子强调,“大学是因为个人的价值植根于更大的社区中”的思想,即“修身养身,团结家庭,治国治国,使世界和平”。孟子强调“牺牲自己的身体以求公义”,范仲淹。只有当有句名言:“先忧世界,后忧世界”,特约学者张载说。可以说“为天地树立心,为生活和人民树立生命,为圣人继续神圣的学习,为后代开放和平”。顾彦武具有“横断四句”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每个人都对世界的兴衰负有责任”。

  在当今的中国,尽管西方文化已成为多种多样的社会思想和价值观的重要组成部分,但与此同时,这种传统民族文化中的家庭民族情感和政治意识却仍然是中国人的重要维度。价值观。它还带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和爱国主义形式的新的道德责任感和使命感。在与新王冠流行病作斗争的过程中,我们发现,在农历新年前后,处于流行病中心的武汉市民自觉地积极配合政府的封锁行动和各种防疫措施以减少尽快脱离感染源。他们还必须默默忍受失去亲人的痛苦;成千上万的医务人员响应党和国家的呼吁,积极支持湖北,特别是武汉。他们抛弃了他们的生死,放弃了他们的生命。 家庭,放下他们的孩子,父母和恋人。让更多的家庭幸福快乐,使国家尽快实现稳定与和谐;无数的普通志愿者,基层干部和各种社会组织一直在前线奋战,因此,即使在流行病高发时期,整个社会仍然可以维持基本秩序和稳定。如果我们抱有更大的远见,数十亿中国人民将有意识地将自己隔离在家里,以免给政府造成混乱。可以说,这一流行病表明了中华民族的杰出集体主义和爱国主义。放眼世界,只有中华民族的孩子才有这种责任感和使命感。在关键时刻,我们可以为社区做出自己的牺牲。自由,放弃自己的家庭,毫不犹豫地承担起最重的责任。正是因为如此,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说,中国人民为预防和控制这一流行病所作的牺牲是对人类的巨大贡献。可以说,通过这次反流行斗争的伟大实践,中国的儿女们更加深刻地感受到了家庭和国家统一的真实性。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2019年春节聚会上所说的那样:“如果没有一个国家的繁荣与发展,就不会有幸福的家庭。同样,没有成千上万的幸福家庭,就不会有一个国家繁荣昌盛。”

  在优秀的中国传统文化中的超越意识激发了中国继续扮演大国的角色,并在与“流行病”的斗争中有所作为

  我们知道,在古代文明中,只有中华文明才能真正实现悠久的历史和持续不断的发展。尽管许多学者在这方面做出了详细的归因,但从哲学的角度来看,其重要原因之一是,中国文明已经实现了帕森斯所说的“哲学突破”。这一哲学突破中最典型的是,中华民族在春秋战国时期取得了超越。在这种超越性突破中,“人们可以脱离社会关系,独立寻求和追求不依赖社会组织的生活的终极意义” [3],因此个人本身就是文化和文明的载体。以孔孟思想为代表的先秦儒学就是这种超越性突破的典范。我们知道,在儒家文化中,“人与鸟之间的差异”是思考所有社会政治问题的出发点,“人与鸟之间的差异”的核心是面对人类作为一种特殊的事物。存在。物种之所以不同,是因为它们是具有道德感和道德能力的动物。他们天生具有认识和实践儒家所说的“道”的能力,因此每个人都是潜在的道德主体。这种道德能力在现实中体现为了解“仁”和理解“仁”,“仁”的核心含义是“每个人都有不能忍受他人的心”,所以我们必须“爱他人”,这种“爱” ”,不是墨家所说的“普遍的爱”,而是对所有人的爱。换句话说,我们之所以需要去爱别人,主要是因为我们内在的意识和情感,因为即使那些陌生的“他人”也像我们一样,它们也是人类社会的一部分,所谓的“伟大之路” ,世界是公众”,“世界是一个家庭”和“四海中的所有兄弟”反映了人类的意识。受到这一内在道德律的启发,真正的儒家知识分子将始终坚持自己的良知,底线。所谓的“道家技能”,“信道教,夜死”。在这种精神的鼓舞下,即使在春秋战国的动荡时期,以孔孟为代表的儒家知识分子将带着“知道什么是不可能的事”的使命感与他们的门徒一起环游世界。即使他们随时可能被杀,孔子知识分子正是在这种精神上的鼓励下H拥有“神都”等概念和所谓的“内圣外王”的道德责任感和使命感。

  这种在道德哲学意义上的超越也使传统中国始终具有文化文明的社区意识,在与周边地区打交道时会超越特定的统治领土,并且对其他政治社区的个人总是具有同情心。并始终坚持 君王的方式,对邻居要友善,以邻居为伴,放弃霸权。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亚洲文明对话会议上所说:“与仁慈的邻居亲近,与所有国家和睦相处是中华文明的一贯方式。” 《诗经·秦风·武夷》说:“为什么没有衣服?与儿子同袍”不仅适用于政治内部,也适用于我们外部的“其他”。这种精神和理念也启发了人们。在这场与新王冠流行作斗争的全球危机中,中国政府一直坚持“及时,公开,透明”的原则来应对国际社会的种种关切。始终坚持大国的责任心和责任感,与国际社会共享共同的命运,命运和命运。在新王冠疫情爆发之初,我们不惜一切代价关闭了武汉,并及时监测了新冠状病毒的危害,尽快将这种病毒的全部基因序列分享给世界,并通知了世界卫生组织和有关国家有关该流行病的信息,实时分享中国在抗击“流行病”,向相关国家派遣医疗专家以及向发展中国家捐赠口罩和呼吸机等医疗设备和设备的经验和做法。此外,中国政府还积极加入了“新冠状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并在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上宣布:“新的冠状疫苗将在世界卫生大会发展后用作全球公共产品。疫苗建成并投入使用。中国的可及性和可负担性为中国做出了贡献。”所有这些不仅赢得了国际社会的高度认可和赞赏,而且显示出一个大国应负的责任和举止。 “山河不同,风月同在天上”,可以说在中国传统文化的超然视野下,人类作为一个物种而存在,相互照应的义务被明确规定。通过人类固有的道德定律。在中国传统文化中这种超越感,再加上今天中国政府所倡导的“人类共同拥有未来共同体的意识”,在与新的王冠流行作斗争的重要历史时刻,这一点更加珍贵。

  一个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是一个民族的历史记忆所形成的意识形态谱系,它承载着这个民族在历史上积累的智慧。作为当代中国“四个自信心”的“文化自信心”的重要组成部分,以人为本的精神,家庭和乡村感情的政治意识以及人民团结的精神代表着优秀的传统中国文化。家庭和国家,以及在道德层面上的超越感。二次抗流行病显示出强烈的包容性和魅力,不仅使我们更加深刻地意识到了中华民族所隐藏的不同于其他民族的文化基因和密码,而且还展示了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深厚底蕴。当代价值,彰显了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生命力和比较优势。 (作者:于艳红,单位: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关系学院)

  本文是国家社会科学基金总项目“关于年轻农民工政治价值的经验和主导研究”的初步研究结果(项目号:19BZZ032)

  参考资料:

  [1]张兴久。中国政治思想史[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17:32。

  [2] [3]金冠涛。中国思想史十讲(第一卷)[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5:17。

  《北京教育》杂志

作者: 网站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