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评价彰显职业学校办学价值

  教育评估关系到教育发展方向的确定,可以决定社会对教育的价值判断,影响政府对教育的投资,并指导家庭选择教育机会。自21世纪初以来,尽管职业教育持续快速发展,但吸引力和价值认可仍需…

  教育评估关系到教育发展方向的确定,可以决定社会对教育的价值判断,影响政府对教育的投资,并指导家庭选择教育机会。自21世纪初以来,尽管职业教育持续快速发展,但吸引力和价值认可仍需要提高。重要的原因之一是,职业学校的价值没有通过全面科学的评估得到充分体现。中共中央,国务院近日发布了《新时期深化教育评估改革总体规划》(以下简称《总体规划》),提出了“健全的职业学校评估”。对于职业教育而言,提供了一个机会来彰显职业学校的独特和不可替代的价值。                             在职业教育领域,中等职业教育,初中本科生职业教育和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相继相继形成体系,办学效益明显。职业学校必须执行立德大学的基本任务,并通过扎实,有特色的办学学校来培养人才。为此,首先,我们必须充分响应中国经济发展中对技术人才的需求,切实体现职业学校的发展内涵。根据联合国行业分类标准,中国是世界上唯一拥有完整工业体系的国家。中国拥有完整的产业链体系,已经完全占领了低端产业,正在向整个高端产业冲刺,并在各个领域处于世界领先地位。中国应通过发展研究型大学并鼓励知识创新来实施创新驱动型发展战略,同时积极发展职业教育以支持基于行业和基于技术的发展。第二,要承担招生,尽人尽责的社会责任,彰显职业学校的公平内涵。这不仅是教学思想的现代继承,而且不是阶级的继承,也是时代不断提高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水平的要求。                                "通识教育体系和职业教育体系具有各自的分工,这有助于确保通识教育和职业教育的价值相等。普通职业分类评估和分类发展,通过“差异但平等”的策略,鼓励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特色的发展,差异化竞争,突出特色的价值,保证差异的平等。促进普通职业融合,可以从根本上提高职业学校的价值,有助于确保学生在教育中的平等权利,也可以满足学生的个性化增长需求。普通职业融合的直接困难在于如何打破两者之间的障碍,以及如何为学生自由迁移提供渠道。根本问题在于高职阶段职业教育体系的“失误”,而本科生和研究生教育无法与通识教育系统地联系起来。建议构建与通识教育相当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在高职阶段探索具有中国特色的现代学徒制和学位授予体系,并通过将学士学位与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相结合来确保通识教育在应用技术中。在整个教育系统中彼此融合。 《总体规划》强调需要“深化职业普遍融合,探索具有中国特色的高级学徒制,并提高与职业教育发展相适应的学位授予标准和评估机制。”坚持一般职业的分类和评估将有助于准确 展示职业学校的价值。分类评估有助于普通职业学校“使每个职业都有自己的美丽并共享相同的美丽”。职业学校必须结合德育与技能,产学结合,校企合作,教育培训相结合,鼓励学生获得职业资格或技能水平证书,加强“双资”师资和“一体化”建设。老师。坚持一般工作分类的发展将有助于实施一般工作分类评估。具体的保障措施有三种:一种是根据职业教育的规定对资金进行保证,以确保有足够的资金,甚至有少量盈余;二是保障高等教育的发展,更加顺利地建立中等职业发展和应用型本科生,应用型本科生和专业硕士。全面构建了普通职业学校,应用型大学与学术型大学之间的横向转移渠道,建立了学术硕士和专业硕士向专业医生的通道,从而建立了水平转移,垂直转移和对角转移(例如从职业学校转移),应用型大学从普通高中,学术大学到应用型大学的学术大学)“立交桥”;第三是就业保障,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带头扭转“唯一名校”“教育背景”的就业取向,放弃毕业院校,外国(外国)学习经验和学习方法招聘公告和实际操作的限制性条件,以及设立住所,就业,政府机构,企事业单位参与招聘,职称评估,一般应届毕业生在晋升方面均受到同等对待。纠正选拔用人的观念,将有助于展示人才增长和教育发展的科学观念,扭转“尊重普通工作,鄙视工作”的社会心理,并煽动“强调知识分子的单边办学行为”。教育,鄙视德育,强调分数,忽视素质”。为建立以道德和能力为导向,针对工作需求的人才利用机制奠定基础。    完成综合评估,但要强调增值评估。职业学校的价值需要通过评估来证明。首先,我们必须全面评估职业学校的价值。职业学校有两个主要任务:一个是职业教育,另一个是职业培训。始终很少客观地了解和合理地评估职业培训的增值收益,但这正是国家,社会和人民迫切需要的。 《总体规划》强调:“增加职业培训,服务领域和行业的评价权重,把职业培训作为批准职业学校教师总绩效工资的重要依据,促进良好的终身职业技能培训。系统。”职业学校反映了区域和行业服务的价值。第二,要科学评估职业学校的价值。 “五维”评估方法不能充分,科学,客观地反映职业学校的价值。改进结果评估,加强过程评估,探索增值评估,并改善综合评估。它不仅评估最终结果,而且还涉及对工作和进度的增值评估。这是合理比较职业学校和普通学校效能的合理比例。增值评估侧重于四个方面的评估:一是学生的成长,二是教师的奉献与学生成长之间的关系,三是学校的努力和进步,四是政府工作与职业学校之间的关系。 。最可能出现的问题之一是“轻量级”,即重视量化指标的评估,而相对忽视非量化指标的评估,以简化的方式处理增值评估的复杂性,这可能导致新的“指示主义”。 。该政策要求的增值评估必须作为运营职业学校的具体措施来实施。首先,我们必须集中精力对增值评估进行深入研究。鼓励大学开放教育评估,教育测量和其他学科,以及 通过人才储备支持评估改革; 从心理学,教育学,社会学等多学科维度建立相关研究主题,鼓励跨学科研究,为增值评估实践提供学术支持。 其次,要鼓励不同地区,不同层次的职业院校探索增值的评价模型和试验方案。 第三,要广泛吸收社会和行业参与职业学校的增值评估。 扩大评价范围,扩大评价范围,深化评价要点,确保科学合理的增值评价。 (作者为惠州大学特聘教授,华南师范大学职业教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教育报》 2020年12月10日,第7版

作者: 网站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