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资格证体检表 – 从洋模特到中医洋博士

院长,给我一次机会 我一直忘不了2003年春天托尼·威尔科克斯来我办公室的那一幕。一天下午,我被告之要面试一个报名来我校学中医学士硕士联读的学生。看完这个学生的资料,我皱起了眉头。…

院长,给我一次机会

我一直忘不了2003年春天托尼·威尔科克斯来我办公室的那一幕。一天下午,我被告之要面试一个报名来我校学中医学士硕士联读的学生。看完这个学生的资料,我皱起了眉头。他原来是一个职业模特,还是世界级的。更让我揪心的,是他两年大学的GPA(平均学分绩点)只有2.2,虽然美国教育部新规规定GPA达到2就可入学,但我校的入学标准规定GPA是3,难怪招生委员会一定要我这个院长来决定收还是不收。

不久,有人走进我的办公室,“院长好。”我闻声抬头一看,一个高大阳光、体魄健硕、五官端正的帅小伙站在我面前。

p43.jpg

我马上意识到,他就是那个正等着我来决定命运的模特了。

“你是托尼吗?”

“是。”

“托尼,能介绍一下你自己吗?”

“当然,我是一个职业模特……”

“那你平时都做什么工作?”

“走秀。”

“走秀,不会每天走吧?你为什么要来读中医?”我很好奇地问他。

“平时要锻炼身体保持体型。因为在健身房锻炼的人大多有身体伤痛,他们经常用针灸治疗,因此我想学针灸、推拿,学好后可以治疗他们的伤痛。”

“你的学习成绩不是很好,学医并不容易。你要考虑成熟才能进入医学大门。”

他愣了一下说:“院长,我热爱中医、热爱针灸,我愿意放下我的职业,全心投入中医学习。”

看着眼前这个青年,我暂时无法作出决定,便对他说:“做医生,不仅读书苦,还要承受分担病人的痛苦心情,这里不会有你走秀时得到的掌声喝彩和众人追捧。这两个职业反差太大,我需要考虑一下是否接收你。你先回去,我们决定后再通知你。”

说完,我看到他的眼睛顿时失去了光彩,有一抹失落和忧伤。他起身向我躹了一躬道别,走到门口,他又转过身来说:“院长,给我一次机会吧。”那一瞬间,我的眼睛湿润了。他当模特只是为了生活,他现在的成绩不好,但可以改变,可以提高,如果他真的读不下去了,再淘汰也是可以的,于是我们收他入学了。

人生新舞台

托尼不愧是个世界级模特,只要双臂平伸,他的肱二头肌、胸大肌、腹肌便呈现无疑,加上他浓眉碧眼、鼻梁高挺、嘴角微翘,无论是在T台上还是在生活中,托尼给人留下的印象都是阳光潇洒、健康俊美。

从T台秀场到医学院,做一个真心实意对病人体贴入微的良医,要实现这样一个转变,对托尼来说实非易事。

中医在美国通常被列入替代医学(alternative medicine),或称为“补充医学”(complimentary medicine),一些大学也设有中国传统医学课程。据美国针灸与东方医学院校资质委员会(ACAOM)统计,全美有40多个州允许执照针灸师开业。美国的针灸师主要由4类人组成:经过300学时训练的美国西医,修读4年制美国针灸学院的毕业生,来自中国的中医院校毕业生,以及经过中医训练的中国西医医生。

1994年10月,我和先生严而良在美国东海岸的罗德岱堡创建了大西洋中医学院。这是一所完全由迈阿密地区华人捐钱创建的中医高等学校。经过20多年的辛勤耕耘,大西洋中医学院在当地的美国华人中几乎人人皆知。

在美国,学生入学没有年龄限制,但对本土学生来说,要学习来自古老中国的医学知识,要付出更艰辛的努力。学院实行全英文授课,但为更好地和古老的中医学衔接,学院专门开设90个小时的课程学习中文、拼音和查字典。

因此,学生的学习任务非常紧张,由于没有相关专业基础,托尼刚开始的成绩并不理想,我对他能否坚持下来并没有太大把握。没想到,托尼付出了比其他人多几倍的精力,克服了一个又一个难关,最终成绩优异。学校为了鼓励他,给他颁发了优秀学生奖状。

有一次,我问托尼:“你还想走秀吗?”

“院长,我寒暑假还要去走秀。”

我瞪大眼睛说:“你还念念不忘老本行啊?”

“我要用走秀赚到的钱来付学费。来中医学院读书之后,我其实对走秀已经没有太大兴趣了,不过走秀可以帮我挣到学费,让我没有经济压力,就能更加轻松地投入学习了。”

我说:“托尼,你说得对,记住青春是有限的,知识是无限的。”

3年学习结束后,托尼获得大西洋中医学院针灸中医硕士学位,并顺利通过全国统考,拿到中医和针灸的营业执照,创立了规模不小的中医诊所,成为一名优秀的中医针灸师。而且他很有经营头脑,重点放在对运动员患者的治疗上,还担任了迈阿密冰球队的队医。

走进他的诊所,看他穿着白大褂,3个手指按在求诊者的手腕上,眯着眼睛仔细观看患者的舌苔,倾听患者述说病痛,和同事一起研究病情,那种专注和专业让人过目不忘。托尼说:“我热爱中医,无论是针灸还是中药,治疗效果都很好。能向世界传播中医,我很骄傲。”

最令人难忘的是在大西洋中医学院20周年纪念晚会上,托尼也专程来参加。我走到他的桌位和他打照呼,突然站起来10多个彪形大汉,一齐喊道:“院长好!”把我吓了一跳,他们一个个体态魁梧,个头有我两个大。原来,他们都是托尼请来的他诊治过的病人——美式相扑队员。

托尼在中国学习中医.jpg

走进DAOM课堂

2013年,大西洋中医学院成立博士教育中心,上海中医药大学、北京中医药大学、安徽中医药大学、山东中医药大学和黑龙江中医药大学都派出专家来助阵。为了让美国人感受到纯正中医文化的魅力,学院引进了上海中医药大学的教学标准,双方合作,互认学历。这是美国东海岸第一所授予DAOM(Doctor of Acupuncture and Oriental Medicine)学位的院校,这个学位是美国针灸中医最高学位,学生毕业后可称医师,与美国的MD(Doctor of Medicine,即医学博士学位)称呼等同。

有学习机会,托尼是不会放过的,他已经获得硕士学位且已经拿到营业执照,并开办了诊所,但他仍然报名申请DAOM。较之学士和硕士阶段,博士阶段的学习难度肯定增加不少。DAOM的学习不同一般,两年24个月,每月一个专题,都是国内大学的专家们来授课,没有国内各中医药大学的支持,想组建一个豪华的专家阵容是办不到的。

虽然托尼已是一个小有成就的中医师,但当他进入博士阶段学习,依然如饥似渴,尤其在上了安徽省中医药科学院临床分院学术院长杨骏教授的课后,他更一发不可收拾,他想跟杨院长进一步学习针灸治疗学。

当时大西洋中医学院和国内各中医药大学都有合作,得到了国内中医院校的大力支持。于是,我们进一步决定,开展联合培养博士的方式,互认学历学位。

托尼第一个报名进入针灸中医博士班,赴安徽中医药大学继续攻读博士。

托尼1.jpg

学中医的洋博士

2016年,托尼终于如愿以偿走进安徽中医药大学,攻读中医博士学位。杨骏教授也有心要培养这个洋学生,还向安徽省教育厅申请了奖学金。

然而,读博士谈何容易,不仅要学专业课,发表科研文章,还要做医学实例研究。托尼不能一直留在安徽,便又回美国找医学单位。在美国,没有规模大的医院做中医研究,更缺乏实验设备,托尼最终选择了与西医合作。因此,他的博士研究方向逐渐转到中西医结合的研究。托尼又申请到位于博卡拉顿的佛罗里达大西洋大学医学院,在詹姆斯·加文教授和研究中心主任埃米指导下继续博士阶段学习。在中美双方导师的协商下,托尼确定博士研究题目为:针灸在阿尔兹海默症引发的轻度认知障碍方面的疗效研究。几年间,托尼和杨骏这对师生不断往来于美国佛罗里达州和中国安徽省之间,杨骏到美国访问期间,还特地与我一起拜访了托尼的美国导师。

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托尼的坚持和耕耘,以及老师们的悉心培养,终于到了开花结果的日子。2019年5月29日,我收到托尼从安徽发来的微信:“院长,我通过博士论文答辩了……”

哇!当我给大西洋中医学院的同学们转达这一消息后,大家都高兴得欢呼起来。

读了8年中医,开了14年中医诊所,诊治了上千病人,如今已55岁的托尼,虽然两鬓已染微霜,但在我这个87岁的老院长眼里,他还是个孩子,我们学校的学弟学妹和老师们都殷切等待着托尼在中医领域做出更大的成就。(作者系美国大西洋中医学院创办人、院长)

来源:神州学人(2021年第3期)

文|朱海纳[美国]

作者: 网站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