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洁:教育是得以获取永生的事业

        陆洁低调,只见过她几次。每次她坐在会议室里静静地听。 -编辑2020年12月25日上午,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卢杰教授在家中和平过世。坏消息来了,心里非常难过。她…

  

  

  陆洁低调,只见过她几次。每次她坐在会议室里静静地听。 -编辑2020年12月25日上午,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卢杰教授在家中和平过世。坏消息来了,心里非常难过。她是国内外有影响力的教育家。她广泛而深刻的学术造,、无与伦比的美德与正义的道德境界一直是我的学习模式和人生目标。作为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系学校教育专业的毕业生,我一直以她的教学为座右铭。 1993年,她在《社会科学家》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教育是教师生活的永恒延续”。文章中有几段内容:“我认为教育是一种可以获得永生的职业。因为他(她)坚持不懈地将自己的知识和能力,情感和个性转化为学生的心,个人的生命可以永远延长。” “理想主义,无需鼓掌,您必须知道理想主义是生活的精神支柱,人们将永远需要它。” “当人类的内心被交换的原理和物质的渴望所冷却时,剩下的热量就不多了,当外星人的沙漠中的温暖普遍消失时,人们很快就会要求再次恢复激情和爱心。 ,那么具有占有欲。戏剧性的回味。”我在记事本的标题页上复制了这几个词,并且我一直有前进的动力。 1978年我在江苏教育学院工作后,在她的照顾下,我被借调到教育系任教,先后为1977年,1978年和1979年数学系的学生教授公共教育课程。我在学习时正在上课,并且有机会听了她为1978年教育系学生提供的教育课程的原理。教育学原理是一门很无聊的课程,但她说话充满热情,充满哲理和智慧。她以敏锐而广阔的视野和独特的见解进行教学,以简单的语言讲解深刻的理论,并以易于理解的语言表达深刻的理论,反映了她的境界和技能,达到了许多学者和教授所无法企及的高度,深度和广度达到。我热切地学习,认真地做笔记,希望记录每个单词和句子。当时,1978年的一些同学暂时无法写下来,所以他们下课后借了我的笔记来填补空缺。在课堂教学中,她特别重视培养学生的意识和发现和研究问题的能力,并鼓励学生表达不同的学术见解。在1978年的学生中涌现出一批杰出的中青年教育学者。回想起来,当她打开教育学原理课程时,她已经在我国探索并构思了一个崭新的现代教育学体系,为她为教育专业编辑的“教育学”奠定了基础。她在德育理论领域是独一无二的。由她和东北师范大学王凤贤教授合编的《新道德教育理论》作为《当代教育新理论》的重要著作,在道德教育理论领域具有重大影响。出乎意料的是,她带领并邀请我参加了这本书的写作。在她的指导下,我写了“学校德育管理”一章。参与写作工作极大地激发了我对德育理论研究的热情和兴趣,为我今后的学校管理研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我的教育生活中,我多次受到她的关爱。在1980年代和1990年代,她担任教育系主任时,与陈岚书记多次与江苏教育学院领导进行谈判,以解决部门人才问题,并调任我去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系任教。大学。没有任何工作需要成功。后来,我被调动参加了道德教育博士学位课程的建设,但失败了。在她和班华教授的指导下,我于1984年4月在《教育研究》杂志上发表了文章《思想道德品格形成的内在规律简析》,并在《华东地区》上相继发表文章。师范大学新闻》和《中国教育杂志》。 《对中国教育学的反思》等杂志发表了《对我国教育学的反思》,《建立社会主义教育学体系必须解决的问题》等文章。 她还建议我参加由原国家教委教师培训部组织的《教育指导方针》的编写工作。由此,我认识了一批国内知名专家和专家。她告诉我,学习应该能够忍受孤独,坐在板凳上,有明确的目标并确定学习目标,例如从黄吉,屈宝奎,叶兰等学者那里,我学得很好。她还经常提到爱因斯坦的一句名言:“无论时代潮流和社会风俗如何,人们都可以依靠自己的崇高品质来穿越时代和社会,走自己的正确道路。”这些教left使我印象深刻,在她的指导下,我从教育学和德育理论的基础理论研究转向学校管理和校本研究,1993年他编写出版她和刘富年主持的《总统研究》一书是《当代教育的新理论》之一。在我的一生中,她对我的爱无以言表。 1999年5月,为适应江苏省教育现代化的需要,我写了《教育现代化纲要》,并敢请她作序。她很少为别人做序,但是这次她例外了,很乐意答应。从1993年到1997年,江苏教育学院承担了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项目。根据项目要求,将为全国培训近300名主要负责人。我负责培训计划的制定和实施,并决定聘请国内外知名的教育专家进行教学。她很少在校外参加兼职课程,我邀请她以尝试的心态向培训班的校长们作一次关于学校道德教育的专题报告。没想到,她高兴地答应了。她的演讲在培训班上引起了极大的反响。从这些活动中,充分体现了陆杰先生对年轻同志和教育的关心和支持。落花不是无情的事,成春妮更像是四边形。她就像离开树枝的红花,回到大地,变成春天的泥浆,年年滋养春天。 (作者是江苏第二师范学院教授,​​江苏陶行知研究会顾问)《中国教育报》 2020年12月31日,第7版

作者: 网站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