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理校外培训机构亟须立法

  竹子      2013年,我参加了第12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会议,并提出了“增加外国培训机构管理”的建议。近年来,我一直关注学校培训机构的进程。作为教育者,中小学文化课程课外…

  竹子

  

  2013年,我参加了第12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会议,并提出了“增加外国培训机构管理”的建议。近年来,我一直关注学校培训机构的进程。作为教育者,中小学文化课程课外培训机构的无序发展深深逊色于中小学生,教育危害以及人民培训机构的不满和无助。作为老师,作为父母,我目睹了孩子的疲惫,并被送到培训机构。孩子们一直拥挤,现场场景被挤压,课外阅读,社会互动,劳动实践所占用的时间,错过了综合发展的机会。目前,培训机构已成为越来越多的工业化,但越来越有趣的行业,对远程教育的需求进一步可能是。为了应对教育和培训机构的一些问题,我相信治理教育和培训机构需要立法。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办事处”为私营非学术教育和培训机构的监督提供了基本的法律依据,但在监管实践中发生了许多新问题。近年来,国务院综合办公室发布了“关于规范自动培训机构的发展”,六个部门的教育部发布了一些指导文件,如“关于培训的实施意见校园“,许多省市也制定了有关管理的临时措施,但为了管理,不足以增加法律层面的标准化努​​力。目前,主要问题在那里,主要监管机构和职责不够清楚。他们没有形成一个专门的培训机构监督系统。很难适应监管工作的需要。很难比较市场监督,网通,公安。很难形成一个强大的多部门联合执法系统。培训机构的监管事项尚不清楚。培训机构的现行监管事项和调度人员分散在多个文件中,有更多的指导或鼓励意见,缺乏具体规格。强制性要求可操作性,有各种类型的非法违法行为,这严重侵犯了学生父母的合法权益。实施行政惩罚的基础和标准对非法培训机构的缺点尚不清楚。目前,我国教育和培训机构的法律法规,相关政策规定,具体的管理条款小,执法,惩罚程序并不好,具体而言,缺乏专业化培训机构法律法规缺乏法定,具体市场监督,公安和网通等部门的监管职责,使教育部门承担了大部分治理工作。因此,有一种紧迫的法律规范,加强对各类培训机构的监督。私人非合格教育培训机构的有针对性的法律法规是规范教育和培训市场的首要任务。建议总结,修改和丰富近年来国务院的现行政策条款和相关部委和纪律,并将尽快从国家一级开展立法工作,或国务院已发出“私立教育培训机构管理条例“,这是监督,执法,守法等待强大的支持,为整个教育和培训行业的稳定发展提供法律担保。 “中国教育新闻”2021年3月9日,第2版 

作者: 网站编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